鬼吹灯 > 虎帅 > 第四百七十章 煞神

第四百七十章 煞神

    “知道这是谁吗?赶紧跪下道歉,或许飞哥还会网开一面!”

    “云公子在这里包场,居然也敢来砸场子,这是活得不耐烦了!”

    “飞哥是云公子的兄弟,可是跟着一个大拳师练过十几年的……”

    “小子,识相点,赶紧滚出去,免得等一会连哭都找不到地……”

    不仅是保安,那些在这里玩的年轻男女也纷纷叫嚣起来。好像只要飞哥一出手,盛开就必死无疑。

    听着周边明着是针对盛开,实际是在拍他马屁的声音,飞哥难免得意。

    他左顾右盼,那种得意不用仔细看,就能明显感觉到。

    他看向盛开与叶青青,双手交叉一握,发出“噼里啪啦”一阵响,随时准备动手。

    盛开自然不会畏惧他,只是叶青青在身边,的确让他有所顾忌。

    对付这么些人,他完全不放在眼里。只是一旦动起手来,难免叶青青不会被他们伤到。

    他心中虽然担心柳小玉,但也不放心就这样大打出手,让叶青青陷入险境。

    就在他两难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是这里,大哥给的地址就是这个酒吧……”

    “玛的,谁特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大哥的大哥的妹妹也敢动……”

    “马上通知兄弟们,立即赶过来。大哥说了,妹子要是少一根汗毛,就拔了我们的皮!”

    “放心,八大金刚,四大护法全部过来了,真要是伤了妹子,今天这里一个也别想活!”

    外面的嘈杂声中,传来几个既带着焦急,又显得恶狠狠的声音。

    看样子,这些人也是真急了。

    大家诧异的向门口看去,只见呼啦啦进来十几个人。在门外,还有不少电动车、机车、单车,甚至还有跑步的,往这边涌来。

    盛开一听,就知道是许鹏飞的人到了。

    许鹏飞肯定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保护好柳小玉。所以他的这一帮小弟,全部觉得责任重大。

    酒吧里玩耍的人,保安、飞哥的人全都惊讶的看向外面。

    飞哥身边的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过去,大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来梦幻酒吧撒野?”

    冲进来的人看了他一眼,一人恶狠狠的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喝骂道:“去尼玛的!”

    那人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根本不及反应,便被一脚踹翻在地,捂着肚子翻滚,痛得满头冷汗。

    林永胜忍着脸上剧痛喊道:“拦住他们……”

    所有保安立即挥舞保安棍向冲进来的人扑去。

    酒吧中顿时混战起来。

    开始,冲进来的人只有不到三十人,人数上明显落了下风,而且都是空手,刚一交手便有几人被打翻在地。

    “玛的,就这样的菜鸡也敢来砸场子,找死!”

    飞哥啐了一口。

    然而,外面的人绵绵不绝的赶来,而且其中有不少穿着金盾安保保安服的人,一个个一米八以上。

    他们一冲进来,势不可挡,不少保安手中的保安棍,莫名其妙被抢去,然后被砸倒在地。

    局势很快反转,梦幻酒吧的保安纷纷被打倒在地,哀嚎翻滚。

    随着一声爆喝:“不想死就都给老子蹲下!”

    紧跟着,冲进来一个巨型大汉,瞪着一双牛眼,手中揪住一个保安的衣领,看着站在盛开对面的飞哥等人。

    盛开转头说道:“保护好青青!”

    来的这个人是财神,他刚将何兰月送到家,忽然收到叶青青的信息。

    他一看,酒意顿时醒了大半,对出来迎接何兰月的何政军说道:“何叔,借何所的车用一下!”

    没等何政军反应过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酒架,开着车一路飞驰,来到了梦幻酒吧。

    一进酒吧,就看到一场混战,一名保安举着保安棍来打他,被他一把将棍子夺了,揪住衣领给推了进来。

    盛开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财神到了,心中便安定下来。

    有财神在,他完全可以放心将叶青青留下,自己离开。

    财神见盛开将叶青青让他保护,毫不犹豫的说道:“大哥放心。”

    盛开说完,没有耽误,立即准备上楼。

    飞哥狞笑一声:“想上去,先过我这一关。”

    盛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身子一晃,飞哥只觉得眼前一花,便不见了人影。等他反应过来,盛开已经到了楼梯口。

    几名保安呼喊着向他追去,但连衣角都碰不到,盛开已经到了二楼。

    楼下这么沸腾,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盛开越发的焦急。

    柳小玉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将会后悔终生。

    二楼十几个包间,每个包间都是紧闭着门,也不知道柳小玉在哪一个包间。

    他一脚踹开第一个包间,里面是空的,一个人也没有。他没有犹豫,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

    接连踹开几个包间,其中的两个包间中有人,但没有见到柳小玉。

    此时,楼下的飞哥一脸狰狞,刚才盛开鬼魅般的身法,让他根本没看清楚,就不见了人影。他认为盛开只是身法快,并没有深想。

    他转身便要往楼上追去,财神沉声道:“站住!”

    刚走出两步的飞哥诧然转身,看着财神问道:“你叫我?”

    财神往前两步,沉声说道:“你再往前一步,打断你双腿!”

    飞哥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好像不可思议的说道:“死胖子,不要以为自己肉多就能打!老子可是练了十几年的拳……”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迈出一步,但后面的话他没机会说出来了。

    嘴里的话被憋了回去,变成了一声惨叫。

    随即整个身子横飞而起,直接飞去五米远,重重的砸在吧台上,吧台轰隆一声被生生砸倒一处。

    然而,他还没缓过神来,财神那硕大的身躯竟然幽灵般到了面前,左脚毫不犹豫的踏下!

    “咔嚓!”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酒吧内瞬间安静下来,紧跟着,飞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喉咙里“咯咯”几声,头一歪,昏死过去。

    “老子警告过你,你不信,我不能让你失望!”

    一脚将飞哥的两条腿踩断,财神若无其事的看着酒吧里的众人,沉声说道:“我再说一遍, 除了许鹏飞的人,其他的人都给我抱头蹲下!”

    刚才财神一脚踹飞那个在他们眼中认为非常能打的飞哥,又毫不犹豫的踩断他的双腿,让酒吧中所有的人都感到心肝发颤。

    这哪是人,这简直就是煞神!

    有他这一句喊,谁还敢站着,纷纷抱头蹲下,就算是来玩的人,也没人敢再站着。

    酒吧中突然显得出奇的寂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而楼上的“砰砰”之声接连传来,十六个包间,已经有十五扇门被踹倒。

    但盛开一直没有发现柳小玉。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扇门了,盛开心中越来越紧张,害怕最后一扇门倒下,依然不见柳小玉。

    酒吧外依旧有人不停的赶来,酒吧里的保安,大部分已经受伤,没有受伤的暗暗庆幸。

    这架势,那个云公子招惹的不是一般的人,不知道是那一路煞神。

    真要继续打下去,只怕断手断脚都是轻的。

    这个时候,自然也没人敢报警,一个报警电话打出去,搞不好自己就的终生残废。

    盛开冷冷的看着最后一扇门,他这次没有踹,而是伸手敲了几下。

    因为他听到,包间中居然还传出沉闷的音乐声。

    难怪外面已经翻了天,屋里的人却一点也不知道。

    敲门声过后,很快有人来开门,探头说道:“找死啊,不知道云公子在里面快活!”

    盛开一听,心中怒火升腾而起。

    这人说完,便准备缩回去将门关上,但盛开如何还能让他关门?

    呼的一拳打出,不偏不倚的打在鼻梁上,哪人一声惨叫,“蹬蹬蹬”后退几步,仰面跌倒。

    而包间门已经被盛开一脚踢开,目光落向包间里面的沙发上。

    沙发上,躺着三个人,坐着一个人,只是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

    他心中“咯噔”一下,虽然看不清人,但沙发上躺着的是三个女人!

    他怒吼一声,大步冲了过去。坐在沙发上的人惊慌的喊道:“你特么是谁?”

    盛开哪有会去回答他的问题,扶起沙发上的一个女人看了一眼,不认识,又扶起第二个,还是不认识,第三个也看了,还是不认识。

    他顿时一惊,双眼冷遂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人,问道:“柳小玉呢?”

    那人似乎被他那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畏惧的说道:“什么……什么柳小玉,我不认识……”

    “啪!”

    一记耳光毫不犹豫的打在他的脸上。

    “柳小玉呢!”

    还是这句话,只是,这一次显得更加阴狠凌厉,可以想象,现在的盛开已经暴怒到了极点。

    “她……她……”

    这个人捂着被打肿了的脸,显得有些惊慌,一边往后退缩,一边嗫嗫的说着。

    “啪!”

    再次一记耳光,清脆响亮,甚至盖过了屋内震耳的音乐声。

    “她喝多了,去了卫生间……”

    吃了这一耳光,他不敢再犹豫,立即说道。

    这里的包间,自带卫生间,而且还有一个小房间。

    这个小房间的作用,不明而喻。

    盛开立即冲向一侧的卫生间, 喊道:“小玉!”

    但里面没有反应,他正要冲进去,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声:“放开我……”

    他心中一紧,这个声音就是柳小玉。

    他偏头看向一旁的小房子,门虚掩着,并没有关紧,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他走过去将门推开,立即血脉贲张。

    小房子中,有一张按摩床,柳小玉正衣衫不整的躺在上面,一个年轻人已经脱去了上衣,光着身子往上面爬。

    但柳小玉拼死反抗,手脚并用,这个人始终没有爬上去。

    “你走开,你敢碰我,我让我哥撕了你!”

    “你哥,到时候你成了我的人,他就是我大舅哥……”

    那人得意的笑着,显得十分轻薄与放荡。

    屋内震耳的音乐声,让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他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自己的腰间传来钻心的剧痛,连哼都哼不出来,捂着腰往地上委顿而去。

    盛开冷冷的盯着他,见他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也还算过得去。按时下的话来说,也算是一个奶油小生。

    只是,像他这样的奶油小生,偏偏却要做这种让人痛恨的龌龊之事。

    这个年轻人看到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自己的腰间莫名其妙的剧痛,肯定就是这个人做的。

    他惊慌的说道:“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

    盛开的脸上出现一丝狰狞之色,左手已经缓缓握拳,指关节发出“噼啪”之声。

    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忽然感觉到一丝寒意!

    

    http://www.cxbz958.com/hushuai/206653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