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虎帅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混战

第四百五十四章 混战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是紫东花园小区物业公司经理,叫黄书朗,金盾安保的保安就是和他签订的劳务合同。

    许鹏飞想了想,以后安保公司的业务还是要他点头才能继续下去的,于是又说道:“如果查实是我们的人打了业主,我们肯定不姑息。金盾安保是一家专业的安保公司,所有保安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熟悉保安条例后才准许上岗的,维护业主权益是他们的基本职责。如果出现了你所说的保安打业主之事,我们一定严格处理,将这样的害群之马清除出我们公司。”

    黄书朗眼中闪烁了一下,沉声说道:“你们的人打了解总,有不少人亲眼目睹,你居然还在这里百般抵赖。就你们这样的态度,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许鹏飞想了想,咬牙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有人看到了过程,那么你把人找来,让他们当场指认!”

    不等黄书朗回答,又转头看向身后的一名保安,说道:“张经理,去将在这里上班的所有保安叫来集合,让目击证人辨认。”

    那个张经理有点迟疑的说道:“许总,我已经问过了,没人动手……”

    许鹏飞沉声说道:“你得让他们相信。”

    那个张经理是紫东花园保安经理,叫张弦。听到许鹏飞的命令,立正后说道:“好,我马上去把所有人叫来。”

    说着,拿起对讲机喊道:“所有保安立即到小区东门集合……”

    对讲机里传来一连串的声音:“一组收到……二组收到……”

    不到三分钟,几队保安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跑步过来,很快在张弦的身后列成了一个方阵。

    在一系列口令之后,张弦向许鹏飞报告:“许总,紫东花园所有保安集合完毕,应到93人,实到93人,报告完毕。”

    从集合到整队,到报数,最后向许鹏飞报告,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整齐的队伍,响亮的口号,足以彰显金盾安保的高素质。

    许鹏飞喊了一声:“归队。”

    张弦便小跑站在队伍一侧。

    围观的百姓,小区的居民对刚才的集结感觉到有些震撼,保安的集合,硬是整出了军队的气势。

    许鹏飞看了一眼已经集合完毕的队伍,转头看向黄书朗,冷遂的说道:“黄总,请出目击证人前来辨认吧,只要确认,我们一定严惩不贷!但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做的,你们也必须有一个交代!”

    黄书朗的眼中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说道:“好,我马上叫人来人辨认。”

    随即转身对这着自动门内的人喊道:“你们谁早上看到解总被打的经过了,出来辨认一下。这样的人渣,我们必须要找出来,确保我们小区的安全。”

    两个年近六十的老头立即走了出来,说道:“我看到了……”

    “如果让你们认,能认出来吗?”

    两个老头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能!”

    黄总点了点头说道:“那辛苦你们去认一下。”

    两个老头来到那几十个保安面前,两人一个个的看过去,一边看一边摇头。

    许鹏飞扫视着所有保安,见每一个人都神情自若,丝毫没有显示出慌乱。

    眼见要全部辨认完毕,两个老头也没指认出任何人。

    许鹏飞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就说不可能是我们队伍里的人……”

    可他的话还没落音,一个老头忽然惊声说道:“就是他们三个……”

    他愕然看去,只见一个老头举手指着最后一排的其中三个保安,显得很激动。

    另一个老头立即跟着说道:“对,就是他们……”

    那三个保安的神情显得莫名其妙,其中一人还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你看清楚了,是我?”

    “是你,我不会看错的,当时我就在附近……就是你们三个……”

    两个老头言之凿凿,认定那三个保安就是动手之人。

    黄书朗冷笑一声,问道:“还有什么话说?”

    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脸上露出暴戾之色,恶狠狠的说道:“把人交出来!”

    许鹏飞看向那三个保安,沉声喝道:“你们,出列!”

    那三个保安一脸茫然,也带着几分紧张,来到队伍前面站好。

    其中一人说道:“许总,他们认错了,我昨天晚班,下班后一直在宿舍睡觉,怎么可能是我打了人……”

    “对啊,我们三个是一个班,下班后全部在宿舍睡觉……”

    三人的双眼的确有血丝,这是熬夜的表现。

    看他们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可那两个老头言之凿凿,一定要指认他们,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年轻人往前走了几步,说道:“把人交给我们!”

    许鹏飞看向他,见他脸上露出暴戾之色,好像恨不得将眼前三个人给吃了。

    他心中一动,知道如果把人交给他们,肯定会被毒打。他当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怎么说,这三个保安是他手下的人。

    他沉声说道:“等一下!”

    年轻人看向许鹏飞,问道:“怎么?已经被指认出来了,你还想包庇?”

    许鹏飞问道:“如果确认是他们三个人打的,我们会承担责任。伤者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等费用,我们都会承担,并会给予合理的赔偿。”

    “赔偿?你能给多少赔偿?”

    年轻人似乎有些不屑的说道。

    “你是伤者的什么人?”

    “我是他儿子,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动弹不得,你居然还想包庇他们?你要赔偿也可以,给500万,我就不追究了!”

    许鹏飞一听,就知道他是漫天要价,也就是根本没有接受赔偿的愿望。

    看得出来,这是个不差钱的主,赔偿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愿意接受。

    “把人交出来,我哥被打成什么样,他们就得什么样!我们不要赔偿,要公平!”

    那个中年人在一旁阴冷的说道。

    黄书朗此时也说道:“解总,解公子,人我已经给你们找出来了,至于怎么处理,需不需要我们物业公司调解,你们自己做主。”

    “不用,这件事我们自己处理!我爸不能无缘无故白白挨打!他们把我爸打成什么样,我就得把他们打成什么样。”

    年轻人狠狠的说道。

    说完后,转头看向身后站着的几十人,沉声喝道:“把这三人的全身骨头给我打断!你们不是要赔偿吗,打断了我们再来谈赔偿,如果该我们给你们钱,只管开口!”

    后面那句话是冲着许鹏飞说的,语气狂妄、嚣张,好像把人打进医院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年轻人身后的那一群人立即蠢蠢欲动,缓缓向这边逼来。

    三个保安纷纷说道:“一定是认错了,我们今天早上下班后一直在宿舍睡觉,怎么可能跑出来打人……”

    “对啊,就算我们在上班,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人的吧……”

    “许总,这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很珍惜这份工作,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三人是真急了,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他们是担心自己被交出去,看对面的阵势,真的会将他们的全身骨头都给敲碎了。

    “等一下!”

    许鹏飞一声断喝,所有人骤然站住,狐疑的看向他。

    “人不能给你们!”

    他看着那个中年人和年轻人,沉声说道。

    “看样子你是真打算护犊子了!”

    中年人没好气的说道。

    许鹏飞看了他一眼,冷遂的说道:“虽然有人指认,但事情还不能确定。而且就算确定了,人也不能交给你们!”

    那两人看着他,年轻人阴冷的说道:“交不交,恐怕由不得你!”

    许鹏飞说道:“既然他们被指认,我们必须报警,将这件事交给警方处理。”

    “交给警方?那不是太便宜你们了?”

    年轻人啐了一口,转头喊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我看谁敢拦着!”

    身后的人纷纷向前面冲来,大有要将那三人打的粉碎的架势。

    许鹏飞见状,怒火上涌。好歹他在韩城也算是一号人物,这人一直在他面前嚣张,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况且还要打他的人,哪里还忍得住?

    他大喝一声:“所有兄弟听着,谁要是敢动你们的兄弟,你们不要手软!”

    那一群保安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火,尤其是上夜班的,刚刚睡觉又被叫出来。而且他们都清楚的知道,那三个人都是在宿舍睡觉,什么时候跑出去打人了?

    那个年轻人和中年人嚣张的气焰,更加挑起了他们的怒火。

    这些保安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为了工作,平时本来就经常忍气吞声,现在居然被人叫嚣着要打断他们全身骨头,哪里还忍得住?

    许鹏飞的一声喊,彻底点燃他们心中的烈火,纷纷一声吼,队伍立即散开,与对面的那百余人对打了起来。

    “反了!一群臭保安居然敢这么嚣张……”

    年轻人看到现场一阵混乱,气急败坏的喊道。

    围观的百姓见突然动起手来,不禁赶紧后退,惊愕的看着这一场全武行大戏。

    那些社会上的人那是这一群训练有素的保安的对手?

    不到五分钟,地上全是滚地葫芦。

    听到年轻人喊他们是臭保安,许鹏飞怒道:“保安怎么了?保安也是人!他们就活该被你们欺负,不能还手?”

    “好,你们等着,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社会!”

    “就你,还和我谈社会?”

    已经红了眼的许鹏飞针锋相对,和他谈社会,简直就是笑话。

    年轻人依然嚣张, 他退后几步,掏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爸被人打了,现在还在医院!二叔和我也差点被人打死,你管不管?”

    随后又说了一句:“在紫东花园东门……”

    然后挂掉电话,阴冷的看着盛开等人。

    这时,双方已经停手,不少人鼻青脸肿,还有人被打得鼻血、牙血直流。

    不过,这一场混战,双方都有几十人受伤,只是总体上来说,保安们还是占了上风。

    近两百人站在那里呼哧带喘,显得狼狈不堪。

    围观的群众看得目瞪口呆,有人已经悄悄报警。

    “我知道你以前是韩城的扛把子,可现在你是生意人!开着公司还这么嚣张,真以为韩城是你的?”

    年轻人叫嚣着,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情,可以肯定,他刚才叫的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许鹏飞并不在意,在韩城,像这样的场面还真镇不住他。

    不过他看着双方鼻青脸肿的几十人,还有围观群众举着手机拍照的情形,知道这件事可能会失控。

    他清楚自己的身份,虽然已经洗白,但毕竟以前在警务署是挂了号的。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自己有麻烦是小事,毫不容易竖立起来的金盾安保招牌,也很可能因此被砸了。

    而且,失态如果失控,最终还会影响到金叶集团的声誉。

    他想了想,赶紧给盛开打了个电话。

    就在他挂掉电话的时候,警笛声大作,两辆警务车呼啸而来,车刚停稳,从车上下来七个身穿警服的警员,大步向这边走来。

    来的是学府路警务所的人,领队是所长何兰月。

    

    http://www.cxbz958.com/hushuai/205318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