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虎帅 > 第四百五十章 众矢之的

第四百五十章 众矢之的

    村民们之所以被蛊惑,一则是因为柳书金是村长的儿子,他们家在村里有权有势。

    二则他鼓动大家入股建养猪场,是人就趋利,大家认为跟着他有钱赚,所以大家都维护柳书金。

    三者,盛开是大柳村的养子,养父母已经去世了,在村民的心里,早已经认定他不是大柳村的人了。

    至于韩大牛家,那就更不用说了,村民从来都是排挤他们家的。

    昨天,韩远山说起柳书金办养猪场的目的,其实就是带着报复的心态。像他这样的人,要说能带着村民致富,纯粹是扯淡。

    至于这个养猪场能不能开起来,都是不能预测的。

    昨天晚上,他在宾馆时,仔细查了开养猪场的相关政策,投资与管理细节问题,像柳书金这样的村二代,怎么有可能会有这长性?

    看到村民们围了过来,盛开扫视了众人一眼,说道:“大柳村要开养猪场,我是很支持的。不管怎么说,是大柳村养育了我。虽然这么多年我没在村里,但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当然希望大家能过得好。”

    他一说话,原本还有几人在交头接耳的人立即安静下来。

    在他说完后,一个老者说道:“我就说嘛,小开不是忘本的人……”

    “六叔,先听他说。”

    立即有人打断他的话。

    盛开继续说道:“村里要开养猪场,你们都要入股,都想赚钱,是吧?”

    “当然,别的村都有产业,就我们村什么都没有……”

    “看别的村,都富得流油了,我们村……年轻人都不愿意回来……”

    “小开,你是在外面发财了,可不知道我们的日子不好过。”

    有人摆了摆手,喊道:“听小开说。”

    “大柳村一共有百来户吧,算是个不小的村子了。那么我想请问大家,大柳村的养猪场,打算开多大的规模?”

    不少村民看向不远处的柳书金,有人迟疑的说道:“起码要养几百头猪吧,当然越多越好。”

    “那好,柳书金,我问你,你那批文是多大的规模?”

    盛开转头看向柳书金, 问道。

    柳书金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批文,说道:“200……”

    “200,那就是个小型养猪场。各位叔伯婶婶,我再问你们,你们每家入股,集资多少?”

    “我家10000!”

    “我家15000!”

    “我家8000……”

    …………

    大家纷纷说出自己集资的数目,虽然有些凌乱,但最少的也有5000 ,最多的3万。也就是说,百来户的资金,远远超过一百万。

    盛开伸手往下压了压,看着一脸疑惑的村民,说道:“那么你们知道建造一个200头生猪的养猪场,需要多少资金吗?”

    “多少?”

    一个村民问道。

    盛开再次转头看向柳书金,柳书金明显有些慌乱,说道:“你看我做什么,我……我还没具体算……”

    盛开淡然一笑,说道:“还没具体算就急着筹集资金了?”

    “你管得着吗,这是我们村里的事。”

    “我管不着,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建造一个200头生猪的养猪场,总投资不会达到30万!但大家的集资是多少,我想都会算……”

    人群轰然一声,有人大声说道:“30万……我们集资一百多万……”

    “对啊,集资这么多钱,股份怎么算?”

    “200头猪,平均一户才两头,还不如在家养呢……”

    “不是想拿了我们的钱去挥霍吧?”

    “那可真不一定,我可听说他花钱大手大脚的……”

    村民对钱很敏感,开始一腔热血要办养猪场,可知道实际投资和集资款完全不成比例时,各种猜疑就来了。

    柳书金眼中闪烁,大声喊道:“你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蛊惑人心!养猪场建在这半山腰,还要修路,要重新平地,这都需要钱……”

    盛开露出一丝微笑,他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既然建在这半山腰要多花费这么多钱,那为什么还要建在这里?”

    “这里有水源,而且离村里远……”

    “有水源是没错,村里的饮用水,也是这条山溪水吧?你这将养猪场建在上游,你让大家吃猪粪,喝猪尿吗?”

    盛开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你骂谁吃猪粪呢?”

    柳书金似乎找到了盛开话中的漏洞,立即大声喊道。

    盛开摊了摊手,说道:“这是事实,不是我骂谁。关键是谁准备让全村人吃猪粪……”

    原本一脸严肃的保安,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

    “小开说的没错,养猪场不能建在上游,我们的生活用水不能被污染……”

    “对,原来没有想到这一点,这还真是个问题……”

    “也是啊,既然建在这山上还要多花那么多钱,那……真不合算。”

    “小开,那你觉得建在哪里好?”

    村民一阵骚动,这个问题直接影响到了大家的生活,他们当然很在意。

    有人甚至开始问盛开,养猪场究竟建在哪里好。

    “你们会相信我的建议吗?”

    盛开故意问了一句,因为他清楚自己在大柳村的地位,他的话,一般人是不会听的。

    “只要是正确的建议,我们当然相信。”

    立即有人表态,紧跟着有人附和。

    柳书金显得有些焦急的喊道:“他已经不是大柳村的人了,你们怎么能信他的?”

    马三也跟着吆喝:“他这是迷惑你们呢,不要被他带沟里去……”

    盛开淡然看着村民,不急着说话。

    一直没说话的韩远山忽然说道:“村里明明有更好的地方可以用,偏偏要舍近求远,还白白多花钱……”

    他的这句话,声音不高,但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老韩,你说说看,哪里有更好的地方?”

    他的话一落音,立即有人问道。

    韩远山说道:“前几天我去镇里问过,镇里农管站的领导和我说,将养猪场建在这山腰上,根本就是瞎胡闹。到时候会给村里带来严重污染,而且运输还不方便,还必须重新修路,费钱费时间……”

    他将自己去镇上的经过说了出来。

    他在村里虽然不受待见,但大家都知道他是老实人,而且胆小,肯定不会说假话的。

    而且他说是农管站的领导说的,就更有说服力了。

    “那……农管站的领导说了建在哪里合适吗?”

    韩远山指着山下村口,说道:“村口右边小山坡就很合适,在小溪的下游,又临近村道。不但不会对村里的饮水有污染,而且运输也很方便,离村里也有一定距离……”

    村民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向前看去,看到那座平整的小土包,觉得他说的还真没错。

    “对啊,那个地方确实比这半山腰要好多了……”

    “那里还不用修路,我们也不用投资这么多钱。”

    “那个地方比这里也开阔,要扩大规模也容易多了……”

    村民们议论纷纷,开始是被柳书金牵着鼻子走,被蒙蔽了双眼。现在经过韩远山说出来,两下一对比,便立即分出了优劣。

    “好……好,你们去那里建,老子不干了!”

    柳书金忽然发飙,突然将手中批文四个粉碎,狠狠的摔在地上,又重重的踩上一脚。

    马三也不怀好意的说道:“没有柳大少爷的参与,你们能建成养猪场吗?”

    “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还想要老子带着你们发财,做梦去吧!”

    柳书金看到这个情况,知道村民们已经不可能听他的,便显得有些恼羞成怒。

    有些村民慌乱起来:“你不能不建了啊,没有你去拿优惠政策,这养猪场也不好搞啊……”

    “建在村口其实是很好啊,没必要非要建在这里吧?”

    “对啊,我们的钱都已经集资上去了,你不建了,那……那我们的钱怎么搞?”

    柳书金咬牙说道:“怎么搞?你们没看到这几天修路,花了不少钱吗?扣除这些开支,剩下的按照集资比例退回去……”

    “这能有多少钱?就一台推土机和一台挖土机,还只是摆在这里……”

    “多少钱,你不知道这设备是按小时收费的啊?”

    “那……那得多少钱?”

    “少说也得20万……”

    柳书金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就20万……”

    “再贵也不要这么多吧?”

    人群一阵骚动,显然不能接受柳书金说的话。

    “我跑手续不要钱啊?拿批文不要开支啊,你们怎么不去跑,不去拿批文呢?”

    柳书金铁了心要黑掉一笔钱,能够找的借口都给找了出来。

    盛开冷笑一声,问道:“你跑这手续还送礼了?”

    柳书金想都没想就说道:“废话,不送礼谁给你批手续……”

    随即发觉不对,又说道:“关你什么事?”

    盛开淡然说道:“是不关我事,不过,关大家的事……”

    一个老者咬牙说道:“什么都没做就20万的花销,是不是太黑了点?把我的集资款退给我,这养猪场我不掺和了。”

    “对,我也不干了,退钱……”

    “退钱……”

    村民感觉到自己上了柳书金的当,纷纷要求退钱撤出。

    场面混乱起来,大家虽然怕柳公平,但牵涉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了,也就顾不上害怕了。

    这些人一直生活在村里,没有太多的经济来源。集资款还是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如果被黑了,当然心疼。

    盛开淡然看着这一切,现在柳书金已经被村民包围,成为了众矢之的。

    场面有些混乱,十几个小年轻围在柳书金身边,紧张的看着群情激奋的村民们。

    盛开与韩大牛等人退过一旁,淡然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韩大牛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到眼前混乱的局面,忍不住啐了一口,恨恨的说道:“活该,让你们相信柳树精……”

    他大有幸灾乐祸的感觉,盛开看到眼前情况,知道他们盖养猪场的事情算是泡汤了,但柳书金对他的仇恨也因此更加深。

    保安们已经集合队伍,不再围着他们。

    盛开正要和他们的领队说几句话,忽然看到柳芸站在不远处,虽然没有过来,但依然能感觉到她所表露出的焦急。

    他忽然想起昨天下午柳芸对他说的话,心中轻叹一声,转头看向被围在中间的柳书金。

    

    http://www.cxbz958.com/hushuai/204844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