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虎帅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满城风雨

第三百四十二章 满城风雨

    回到公司,依然有记者堵在门口。不过,霍山派了这条街道警务所的人在守着,维持秩序。

    早上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警务署长打人,韩城一哥带着几百混混前来与声讨正义的群众对峙得等事情,不到一个小时便已经传遍全城。

    叶青青不愿意接受任何采访,在盛开、康得铸的护从下,来到三楼办公室。

    容颜、叶离、褚天刚、陈喜媛、陆铭雪等人在焦急等待,见叶青青平安回来,都松了一口气。

    盛开将韩大牛的情况说了,并将沈雁飞被带去询问一事告诉了她们。

    “韩大牛的女朋友是沈雁飞?”

    听完盛开简单的说完经过,陈喜媛不可思议的说道。

    容颜也一样觉得不可思议,韩大牛又黑又矮又胖,人还憨憨傻傻的,实在想象不出像沈雁飞这样的拜金女,居然会是他的女朋友!

    盛开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场针对我们金叶公司的阴谋,沈雁飞不过是这场阴谋中的一枚棋子。现在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尽量配合相关部门和医院,完成对这次事件的调查,以及对中毒者的救治。这个事件,已经将金叶公司推到了悬崖边缘,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面对媒体和中毒者家属,尽量少说话……”

    这件事的严重性,大家都已经意识到。说是悬崖边缘,实际距离粉身碎骨仅仅一步之遥了。

    与媒体、中毒者家属不能再有任何冲突,一旦社会影响继续扩大,到时候金叶公司便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下午4点的时候,警务署打来电话,说韩大牛已经改变了态度,将原来的招供全部推翻。同时,沈雁飞也已经招供,事情已经基本清楚。

    盛开、康得铸、叶青青赶紧前往警务总署,向负责这个案子的组长询问情况。

    原来,在盛开走后,韩大牛坐在那里发呆,足足一个多小时,他忽然说要重新交代。

    盛开的话,让他反反复复在思考。虽然他的脑子不是很灵光,但想了一个多小时,他最终选择相信盛开。

    金叶食府的食用油一直是采购惠美超市的,原来是盛开带着他与惠美超市签订的合同。可前不久,原来的经理突然被调走,换了沈雁飞前来。

    不知道为什么,沈雁飞一直对他很有好感,两人打了两次交道后,便开始约他一起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

    韩大牛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女人对他这么好。而且,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他受宠若惊,同时也觉得自己很幸运,感觉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

    就这样,两人很快确定恋爱关系,并且去了酒店开房。

    期间,韩大牛几次提出,要沈雁飞和他一起去金叶公司,将她介绍给盛开、叶青青等人。但沈雁飞总是能找出各种借口拒绝、拖延。

    以前韩大牛认为她是害羞,现在他明白了,她不是不愿意去,而是不敢去。因为金叶公司中有不少人认识她,还知道她是什么样一个人。

    这次食用油采购,沈雁飞突然和他说,她的一个朋友有一批油要处理。

    她的那个朋友以前是做粮油生意的,但家里出了点事,做不下去了,所有将所有东西紧急处理,现在就剩下几百桶油了。

    她对韩大牛说,保证那批油的品牌、质量和惠美超市的油是一样的,而且她能和以前一样,开具惠美超市的票据。

    韩大牛根本没怀疑,当即就答应了,将那几百桶油给拉回了金叶公司。

    谁知道,这批油是有问题的。这几天配送了6家店,结果6家店全部出现了食物中毒现象。

    他知道这件事以后,心中害怕。担心这件事会波及到沈雁飞,于是决定一个人扛下来。

    因为在他的心中,认为沈雁飞也是上当了的,她肯定不知道这批油有毒。

    但盛开的一席话,让他明白,这事就算他想扛也扛不了。而且他也已经想明白,盛开的话是对的。

    沈雁飞凭什么要看上他?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像她那样的女人,闭着眼睛随便抓一个男人,都可能比他韩大牛强。

    他向警方推翻了前面的供述,重新交代。警方在掌握这些信息后,立即重新审问沈雁飞,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她终于开口了。

    她供认不讳,那批油是从她手上流出来的,而且确实是有问题的油。

    至于票据,她也是从惠美公司开出来的,并真实出库了这么多油,只是那一批油并没有运去金叶公司。

    问到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坚持一个理由:我与金叶公司的盛开、叶青青、容颜、陈喜媛等人有矛盾,所以她设计了这个局来报复他们。

    盛开等四人被再次传讯到警务总署,询问了他们与沈雁飞之间的矛盾是否属实。

    四人讲述了一遍,与沈雁飞所交代的完全吻合。

    不过,盛开当场质疑:为了这么一点矛盾,至于搞出这么大事?这样一来,她自己的这一辈子不也毁了?

    “毒油门”事件演变成了故意投毒,沈雁飞肯定难逃法律的制裁,她这样做,图的是什么?

    不只是盛开想不明白,叶青青等人也想不明白。

    但不管怎么问,沈雁飞就是这么咬定不松口。

    事情真相大白,韩大牛因为渎职,被判拘留十五天。同时,警务总署、韩城食监署联合召开记者会,将这个事件的调查结果进行了新闻发布。

    虽然这样,金叶食府的麻烦并没有解除。

    医院里躺着的中毒者,还需要医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所有人经过抢救,除了当天晚上死了两个人外,其他的都已经脱离了危险。

    不过,这一笔费用可谓惊人。

    光是医疗费便花去近2000万,还有一百多人依然在医院接受治疗,费用还会增加。

    而且,还有两名死亡人员需要赔偿,其他中毒治疗痊愈的人,也需要补偿误工费、营养费等等,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初步算了一下,账面上所剩下的3769万勉强够用。

    也就是说,处理完这件事后,金叶公司将一无所有,留下的只有那19家依旧关门歇业的饭店。

    现在就算能开业,社会影响如此巨大,谁还敢去金叶食府消费?

    现在金叶公司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民情激愤,而且许鹏飞也牵扯了进来,康得铸的事也成为热议,这种情况下,还怎么开门?

    而且,短时间内,相关部门肯定不可能批准重新开业的。

    康得铸的处分决定已经下来,不出盛开所料,开除公职。

    “毒油门”事件,将金叶公司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三天,周六。

    从医院探望中毒者回来的盛开,接到何政军的电话,让他去他家里一趟。

    盛开将叶青青等人送到公司后,立即前往何政军家。

    何兰月一直等在门口,见他来了,立即给他开门。

    何政军在客厅中来回踱步,眉头紧锁。很少抽烟的他,手指上夹着一支烟,茶几上的烟灰缸中,已经装了十几个烟头。

    盛开进来,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神情严肃的说道:“来了,请坐。”

    随即,与盛开来到客厅沙发旁坐下,深深吸了一口烟,将还有大半支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中。

    何兰月蹙了蹙眉,端起烟灰缸准备去清洗,佣人赶紧过来接了。

    她在一张单人座沙发上坐下,不时的看向盛开。

    “小盛,这件事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我知道,金叶公司已经受到重创。后面你们打算怎么办,想清楚了没有?”

    盛开现在心里确实一团乱麻,说金叶公司重创,那都是轻松的。关键是后面的路,的确不知道该怎么走。

    19家店,都是签署了至少5年合同的,不开业,每天都在亏损。

    可就算开业,生意还能恢复吗?

    他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他觉得,何政军叫他来,肯定不会是为了问这个问题的。

    “现在这件事还没有完全处理清楚,而且食监署的批文也没有下来,至于下一步怎么走,我们……还没想好。”

    何政军没有觉得意外,这件事的确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医院里还躺着一百多人,在没有完全处理好之前,他们哪有心思去向以后怎么走。

    “这次事件,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忽然,何政军又说道。

    盛开有点意外的看向何政军,问道:“何叔为什么这么说?”

    “事件刚发生,不到半小时便传到了帝都。是帝都将电话打到省里询问,省里才知道韩城出了这么一件事。而且,这次事件,省里、帝都几个相关部门的主要领导都亲自督查,要求我们24小时不间断汇报进展。省里还派来工作组,驻扎在韩城,就是为了处理这一件事……”

    盛开听出了他话中之意,事情刚发生,帝都就知道了,而且跳过了省里。这说明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这件事后面有人操控。

    原本他曾经怀疑叶靓影,现在看来,自己的怀疑是错误的。

    叶靓影,乃至整个叶家,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现在他脑子里首先浮现出来的是花家的二公子花桓。

    花家掌控着帝都的两大财团,只有他们才有这样通天的能量。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何政军舒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社会影响太大,舆情滔滔。不只是韩城,其他各市的人也在盯着这件事的进展。所以,就算我想帮你,也是爱莫能助。我估计,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盛开点了点头,起身说道:“谢谢何叔,这件事太过敏感,何叔没有必要把自己牵扯进来。”

    随即,他向门口走去。

    何政军又掏出一支烟点上,何兰月将盛开送出门口,似乎有些担忧的说道:“别怪我爸,他……他也是不得已。”

    盛开点了点头,说道:“不会。”

    自己哪有理由怪他,如果真是花家做下的,别说是何政军,就是再上面的人,也不一定能顶得住。

    离开何政军家,盛开心中暗暗想着:这件事如果真是花家做下的,那么就是针对他来的。只因为他在金叶公司,使得金叶公司成了炮灰。

    或许,以后花家还会有更对针对他的阴谋与阳谋,自己还能继续留在金叶公司,让他们跟着担惊受怕吗?

    这是他第一次萌生要退出金叶公司的念头。

    盛开回到公司,找到康得铸,对他说道:“你去查一下沈雁飞的家庭情况,但一定不要惊扰到她的家人。我要弄清楚,沈雁飞为什么要这么做。”

    康得铸现在也住在公司,听到盛开的交代,他立即骑上他的机车,离开了公司。

    盛开前往叶青青办公室,还没到门口,便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他没听清楚说的是什么,但其中有一个声音有些熟悉。

    他加快脚步进去,见办公室中果然有两个外人,这两人他的确认识,一人是九州银行学府路区支行经理葛虹英,另一个是她的助理小王。

    

    http://www.cxbz958.com/hushuai/19723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