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救命

第六百一十九章 救命

    从车窗向外看去,竟是不知何时,雨过天晴,艳阳高照。

    地面上不见一丝湿润。

    顾阳在大齐国的历史和民俗学上深有研究,一眼就看出刚刚桥头上的小玉狮子应该是六百年前,齐国工匠大师公输翎所制。

    早在百年前,这对玉狮子就已经不翼而飞,离奇失窃了才是。

    但眼前这一对雕刻得活灵活现,尤其是一双黑玛瑙的眼睛,十分传神,半点不像仿造品。

    而且如今整座永济桥,一砖一瓦都搁在博物馆等人参观,这座桥是后来重建的,十年来又建了新桥以后,老桥一般只有行人通行,可没有公交路线。

    公交车上一行人都乱起来。

    有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家忽然惊道:“莫不是司机没看清楚路,走到黄泉道上去了?”

    众人都是一惊。

    “老大爷您可别胡说吓唬人。”

    “哪有什么黄泉道啊,司机,你说句话,咱们现在在哪儿?”

    司机也是一脸的懵懂,拼命踩刹车,可踩了半天,竟是一点用处都无,如今已经急得满头大汉,双手把着方向盘也觉得分外不安,仿佛这车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你们看!”

    骚乱中,有人一指外面,神色大变。

    顾阳顺着人们的声音看过去,就看到街边一个穿着裙子,头上梳着两个冲天辫的小孩子,正扭着头看公交车。

    等车一驰过去,她人还朝前头走,头却是一转三百六十度,整个转过去还在看。

    旁边一老太太拉着小孙女,嘴里念念叨叨:“别看了,别看了,有什么新鲜的,快去赶夜市,就这三天,耽误了得大半年没得吃没得喝。”

    桥头桥尾各种装扮的‘人’,脸色都灰扑扑,像是黑白画上的人物,色彩黯淡,他们见到公交车显然也有些惊异,也有些不知所措,很多‘人’站住脚步,探头探脑,窃窃私语。

    奇怪的声响在明明算不上幽暗的环境下,竟让人毛骨悚然。

    尤其是还能看到有些人很随意地把胳膊,腿摘下来再安装好,就仿佛是身体的零部件不舒服,可以取下修改一般。

    这些哪能是正常人?

    顾阳猛地打了个哆嗦。

    满车的乘客只觉一股寒气袭上心头,胆子小的人一边瑟瑟发抖,一边轻声啜泣起来,司机更是手足无措,咯嘣一声,刹车彻底失去作用。

    “啊啊啊啊啊!”

    司机终于崩溃大叫。

    一车的乘客也呜呜咽咽,几乎要绝望。

    尤其是有个乘客扒着车窗向下一看,就看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缠着车轱辘,一时吓得眼前一黑,瘫坐在椅子上茫然无措。

    不知多少鬼怪故事传说涌上心头。

    可平时看鬼怪方面的故事,大家看过也就看过,喜欢的人还觉得颇为有趣,但是坐着辆公交车,行走在怪异出没的地段,这样的经历恐怕任何人都不想拥有。

    杨玉英叹了口气,抬脚对着文桓的小腿轻轻一踢。

    文桓无奈:“杨炯大哥做了八百年的城隍,三天后是他的寿诞,过完寿就要退休,做一鬼仙悠闲度日,按照天济这边的规矩,城隍寿诞前三天要在永济桥头打开黄泉道,鬼门关,开夜市热闹一番。”

    “我看,最近这位司机肯定是运气不大好,阴气重,阳气弱,正好又过桥,就误入黄泉道开到阴间的永济桥头上来。”

    也就几句话的工夫,车底下黑漆漆的一团像头发一样的东西已经爬到窗户上,好多乘客瑟瑟发抖,挤成一团。

    杨玉英大踏步走上前去,撕下一片衣袖,高声道:“谁有笔,有笔吗?”

    顾阳:“……我有。”

    他是文人做派,出门就喜欢从口袋里搁两支喜欢的钢笔,一支为蓝墨水,一支为黑墨水。

    杨玉英接过红墨水的钢笔,伏在窗户上面画了张最简单的避障符,可避开一切障碍,引导行人与车辆安全通行。

    “文桓。”

    “好嘞。”

    文桓取出大印,乐呵呵给杨玉英盖了个戳。

    杨玉英走过去,把符纸往司机身上一贴,轻声道:“往前开,掌握好方向盘就行,别怕,你阳气本来就弱,一害怕就更弱。”

    司机:……我也不想害怕!

    可问题是,看看这车上几个人不怕?

    司机腹诽了一句,但不知为何,渐渐竟真感觉身上涌出一股暖流,手更有力气,脑子也更清醒。

    他昨天晚上失眠,今日本来情绪不佳,略有些头疼乏力,虽不至于影响工作,但终究不太舒坦,此时诸多小毛病都尽数消失殆尽,胆气也不自觉壮了,只觉眼前出现一条通道,有两个身着玄色制服模样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道边,一人手中拿着一面紫金色的小旗子,轻轻挥动,示意车辆转弯。

    司机本能地扭转方向盘,一头撞上去。

    只听刺啦啦一声,顾阳无意中向外一看,就看到玄色制服的那年轻人手里抓住一团头发向外扯了半天,团了团塞进了斜挂的小背包里面。

    眼前忽然一恍惚,再回过神,太阳下大雨又至,哗啦啦地冲洗车身,众人耳边听到汽车鸣笛声,看见熙熙攘攘的车流,大大地松了口气。

    连刹车都恢复正常,司机一脚踩下去,整辆公交车在道边停靠,乘客们纷纷扑下车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估计得有十天半月,这一帮人走路时会变得十二分小心。

    杨玉英把钢笔还给顾阳,顾阳忍不住小声问:“小姐,你是不是杨玉英杨小姐?”

    文桓笑道:“哟,才认出来?”

    顾阳:“……杨小姐比电视里更漂亮些。”

    杨玉英轻笑:“那看来我健身的成果不错。”

    此时司机也一脸感激地走过来,握着杨玉英的手差点忘记松开:“我家里还有生病的婆娘,嗷嗷待哺的孩子,今天要不是小姐你仗义出手相救,我……”

    “那也出不了大事。”

    杨玉英道,“你先等我一下。”

    说完,她撕下袖子上的布条,手指灵巧翻动,一口气制作了十几个平安结,一一拿去给小城隍盖戳,才分赠给从公交车上劫后余生的乘客们。

    所有人都特别认真地收好平安结,乖乖巧巧地盯着杨玉英,听她说的每一句话,态度之端正,堪比当年面对考试前给学生们勾重点内容的老师。

    杨玉英:“别担心,回家多晒晒太阳,如果有空就去城隍庙,岳王庙,或者上山去升龙观,城南的莲花寺走一圈,如果没空也别担心,这几日不要穿桥过巷,不要去荒山野岭,下班就安安生生回家,别去夜店酒吧一类的地方,最多半个月你们身上的阴晦之气自然一扫而空。”

    打发走了依依不舍的乘客,杨玉英最后才把司机叫到文桓面前,沉吟道:“你的问题比别人稍微严重些,我观你周身之气,可能是因为生辰八字的缘故,这几天你阳气太弱,容易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司机吓得一激灵,满脸惊惧,急声道:“那怎么办?”

    他胆子小,一向很怕那些东西,平时连看个恐怖电影都能把他吓哭了,此时换成别人有此奇遇,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说不定还要惊奇一下,不说多开心,至少会觉得这是一次奇遇。

    司机却是没那么丰沛的情感,他人到中年,上要照顾老人,下要养育孩子,真没什么闲情逸致。

    杨玉英回头看文桓。

    文桓略一沉吟:“我算算。唔,你最近应该接触过一个人,属狗,正午时分出生,父母缘浅,事业有成,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至少这一周,你都和此人呆在一起,两个人都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司机绞尽脑汁,愣是没想到他认识的人里哪一个是这般?

    别的不提,只事业有成这三个字——他认识的工作做得最好的人就是他们公司的部门经理,那也只是他认识人家,人家估计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文桓看了看时间,急着赶路,连忙拽了下杨玉英,转头对司机道:“你真没事,不放心就请两天假待在家,哪怕找不到属狗的,找几个阳刚气重的朋友一起搓麻将都行,我们还有急事。”

    说完,他一拉杨玉英的袖子,转瞬就消失在道边。

    杨玉英只最后跟司机扔了张名片。

    司机愣了下,见文桓和那位小姐在瓢泼的太阳雨下,每一根头发丝都是精致非常,衣服更是干干爽爽,紧紧抓住名片不敢松手。

    顾阳略一沉吟,也记了下杨玉英的手机号,沉默片刻,忽对司机道:“哥,其实,我属狗的,正好还是正午生人。”

    司机:“……”

    他一把拽住顾阳的胳膊,就再也不肯撒手。

    顾阳心下无奈,虽然他有点奇怪,如果自己阳气壮,怎么今天还会上这辆倒霉的车,但现在多想无用,既然说出口,两个人又是同样的经历,此时肯定得抱团取暖:“哥,如果不介意,我家里只我一个人,你在我家住几天?”

    两个人都松了口气,司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两人便结伴回顾阳家。

    回家路上,顾阳尚有些不敢置信。

    真没想到啊!

    此时,顾阳看着网上那些调侃杨玉英演技好的视频,不自觉嘴角略抽了下,如今他才明白,哪里是人家演技好,那分明就是个真正的高人。

    还没进家门,顾阳脚步一顿,他手机忽然响了。

    是专门设的铃声,他妈妈打来的。

    顾阳犹豫了下,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他妈妈略显甜腻,十分青春年轻的声音:“宝儿,妈在天济山登山,忽然下起雨来,你快点来接接妈妈吧。”

    司机登时都有些犹豫。

    顾阳也蹙眉。

    按说,这种时候真不该出门,更不该去那些山林中。

    天济山算是旅游景点,但其中大片山林都没有开发。

    但顾阳看了看外头的雨,还是和司机两个人一起直奔天济山。

    天济山上有个意林山景酒店,顾阳和司机到的时候,就看到他妈妈正和几个小姐妹互相拍照,玩得不亦乐乎。

    他妈妈一边拍,一边还笑着高谈阔论:“你看这网友真逗,说是今天乘公交车走到半路,结果司机一脚油门,开进阴间去了,呵,多搞笑,那咱们现在这手机信号塔很厉害嘛,在阴间也有信号的。”

    顾阳:“……”

    司机忽然有点不安,猛地揪住顾阳的袖子,低声道:“我怎么感觉,这山头上阴测测,怪吓人。”

    顾阳叹气:“咱们现在这情况,刚才没上车,在我家小区门口我还感觉阴森森颇恐怖,就连家门口的超市,我都觉得里面藏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别想了。”

    他话音未落,司机身体一僵,他看见一个一身白,双脚离地的女人,正伏在顾阳他妈妈的肩膀上,伸长脖子去看手机。

    仿佛感觉到司机的注视,女人扭头朝他看过来,看了半晌,轻笑了声:“哟,看得见?”

    司机僵着身体不敢说话。

    顾阳妈妈和闺蜜交头接耳,不知说了句什么就咯咯咯地笑起来:“要是真有女鬼,我到真想瞧瞧,看看是不是够漂亮,哎呀,等我成了鬼那一天,肯定要漂漂亮亮的,在阳间我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到了阴间,我照样要做一等一的大美女,任谁也比不上。”

    话音未落,双脚浮空的白衣女子眼珠子一转,忽然打量了顾阳妈妈几眼,飞起来朝她头顶一钻,嗖一声就钻了进去。

    顾阳:!!

    ……

    太阳雨一下就是大半日。

    天济山,升龙观。

    后院早已清理一新,小道士们一大早就起来忙,此时整个院子灯火通明,巨大的圆桌和座椅擦得锃亮。

    杨玉英一来就进了厨房,煎炒烹炸,很快,整个后院就被香气笼罩,这香味其实并不特别浓郁,却是勾得所有小道士都动了贪念。

    老道士也有些‘道心不稳’。

    道观的大殿之内,祖师爷坐像隐隐摇晃,竟给人一种焦急催促的感觉。

    文桓更是戳在厨房门口一步也不肯离。

    杨玉英手脚极麻利,很快收拾出好几道菜,对着文桓和小道士们期待的眼神,笑道:“马上就好,你们准备准备,先供给旌阳祖师。”

    小道士们眼前一亮,刚要行动,就听杨玉英的手机响了,才一接通——“杨小姐,救命啊!!”

    

    http://www.cxbz958.com/huapingnvpeikaiguale/184360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