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873章 最后一段阅读(八十二)

第1873章 最后一段阅读(八十二)

    受到她俩的鼓舞,我举枪的动作立刻稳定下来,看准了另外一个家伙的脑袋直接一枪打了过去,只见这家伙脖子一歪立马倒在了地上。

    还剩一个了,我心说就别浪费子弹了,当下抽出开山刀快步追上前去,此时剩下的这个家伙动作已经很快了,吴曦得快速跑到才能躲闪开,不过我的速度也不慢,很快就追了上去。

    “快、准、狠。”我在口中再度默念了一遍月灵的三字箴言,接着直接手起刀落把这人脑袋砍掉了。

    完事之后我们几个都在原地剧烈喘息了一阵子,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脑中的思维十分清晰,要知道我刚才可是把一个人的脑袋生生砍了下来……

    孟雨终归是受不了这种血腥的场面,我看到她回过神儿来之后,立马跑到一旁呕吐去了。

    我和吴曦则开始重新把这四具尸体朝着坑里拖了过去。

    “怪了……”我冲着吴曦说道:“怎么这几个人也变异了?难道他们也是携带宏病毒的?”

    “肯定是。”吴曦说道:“看来安明亮说的没错,这些染病的人还真的是一死就变……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病毒。”

    我心说不止你是头一次,恐怕全世界的人听了之后都是头一次吧,如果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我很快就和吴曦两人把这四个人用沙土完全掩埋上了,完事之后我们便拿着方才找到的那三把还能使用的92式手枪返身朝着营地的方向走去。

    看得出来孟雨是真的被刚才的情景吓到了,这算得上是她第一次和这种东西证明接触,毕竟前些天我们营地被那些“变异人”袭击的时候,她正躲在岩洞里帮着张萍给顾芸芸接生,并没参与外边的战斗,只是后来看到了那些人的尸体罢了。

    可今天她可是实打实见证了这些人由死复生,又被我们再一次砍死的全过程,想来她刚才冲上去和徐瑶两人用刀砍那个倒在地上的家伙,也不过是临时冲动吧,等事情一过,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就受不了了。

    总之孟雨一路上一语不发,面色凝重,我猜她除了上述的原因之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回到大陆的希望再一次破灭了。

    我心说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李景云一行五人能够顺利归来,如果他们再出事的话,我不知道孟雨究竟还能不能承受得住了。

    回去的途中,我们担忧地发现火势依然没有熄灭的趋势,因为放眼望去,远处的天边可以看到浓烟四起,一副整个岛屿都埋没在火场中的样子。

    不过好在这火势并没有朝着我们营地的方向蔓延,而是在朝岛屿西北两个方向蔓延而去。

    我心说这场大火下来之后,恐怕我们的“野外口粮”会损失很多……

    还好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营地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回去之后,我把外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众人都和孟雨一样十分失望。

    不过我们好在还可以期待李景云五人的回归,也不至于希望全无。

    按理来说,今天就是他们约定回来的正常日期了,意思就是假如那岛上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并且一切进展顺利的话,他们今天就会回到营地。

    可惜我们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他们五人有出现的迹象,至于天黑之后我们就更没必要等了,他们就算是现在回到了岛上,肯定也不会摸黑赶夜路的,肯定得等天明之后才会回来。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岛上的火灾似乎是终于熄灭了,至少我们在漆黑的夜空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火光了。

    今天晚上轮到我和孟雨两人值班,经过了白天和她那场尴尬的对话之后,我们再没有过太多的交流,不过还好由于分工的缘故,我和她现在一个坐在山头,一个在营地内部栅栏边缘来回行走,也不至于过于尴尬。

    我坐在山头处悄悄地看着孟雨的背影,依旧对白天的事情念念不忘,在她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白天孟雨已经明显表露出了不愿意和我交往的意思,可她之前为什么又偏偏唯独对我这么好呢?

    还有徐瑶这个死丫头,我现在甚至都有点儿怀疑她在林中对我说的那番话完全就是她胡编乱造的了……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她的那番话才导致了我的“浮想联翩”,否则我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了。

    我又盯着孟雨的背影看了一阵子,接着猛然反应过来我现在可是在放哨呢,而且我还处在石山顶上的重点岗哨位,说白了我现在可是肩负着整个营地人员的安全,怎么能为一己私情分神呢?

    我急忙狠狠扇了一巴掌,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四周的茫茫夜色当中。

    这一看不要紧,很快我就发现在我们四周的林子里出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闪动,起初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但很快我就又听到了一阵阵的响动声从林中传了出来。

    我立刻紧张起来。

    这声音是从我们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的,绝对不可能是李景云他们回来时弄出的响动,而且我隐隐约约还听到了一些粗重的喘息声。

    糟糕!

    妈的又有那种变异的动物来了?

    不对啊,就算安明亮的推测是真的,那也应该是死去的动物才能变啊,而刚才那声音明显是成片响的!哪里来的这么多动物尸体?

    等等……

    我想起来了!

    白天光我们见到的动物尸体就要不下数十具!这还不算火势蔓延之后造成的其余动物损伤!这数量只会更多!

    靠!难道是这些动物复活了?

    事实上我之前也不是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但当时那些被烧死的动物身子都焦了,难道这样还能“复活”起来?

    我还在思忖,就听到孟雨在下边冲着我压着嗓子喊道:“肖辰!你听到了吗?外边好像有动静!”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接着迅速从石山顶上跳了下去。

    “孟雨!你去把其他人叫醒!我到外边看看情况!”

    “你要出去?”孟雨一把拽住我说道:“不行!你不能出去!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没事的。”我轻轻将孟雨的手挪开说道:“我就出去探查一下情况,很快就回来。”

    孟雨还在阻拦,不过我已经把她朝着洞口的方向推过去了,同时我心头也再度涌上一阵异样,这分明就是在关心我的意思啊!

    不过我转念一想,这似乎和男女之情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换句话说,把我肖辰换成任何一个人,甚至是段英,孟雨可能都会出言阻拦的。

    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把这些荒诞的思维从自己脑中驱走,接着我便小心翼翼地打开栅栏大门朝外走了出去……

    我先是靠在栅栏边缘仔细听了一阵子,接着迅速朝着林边走了几步。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性的,我想用自己来引出一两只动物看看情况,毕竟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我之前推断过很有可能是那些被烧死的动物“复活”起来的东西,不过也保不准是其他的野兽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营地周围。

    我打着手电朝四周晃了一圈,很快就听到林中“哗啦啦”传来了一阵响动,接着我就听到“咩”的一声。

    我立马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照了过去,只见一头浑身毛发烧焦、犄角断了一半、满身伤痕的野山羊对着我猛然撞了过来。

    然而我并没有惊慌,因为这种情况早就在我意料之中了。

    妈的!

    还真的是和我的推断一样!

    我看准了这野山羊冲来的方向,心中默念了一遍月灵的三字箴言,接着手气刀落直接把这山羊砍倒在地上,接着顺势一刀补到了它脖子上,这山羊立马不动弹了。

    我急忙拖住它的一只脚,将它朝着营地里拽了进去。

    我迅速返回营地内部,返身将栅栏门关死,此时营地里的其他人也都出来了。

    我见古力似乎正准备点火的样子,便急忙把他喝住了,接着我把那野山羊扔到了它们面前说道:“是那些变异的动物!”

    众人也同样开始质疑起这些动物的来源。

    我把自己刚才的推测告诉了大家,然而很快有人质疑说这些动物不是被贺云从另外一个岛上拉来的正常动物吗?怎么也会出现这种变异?我说有可能是他们的尸体被染病的人或者动物咬过了。同时我还记得之前贺云曾经提到过的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三十头野牛变异的事情,要知道这事发生的时候,那些野牛压根儿还没来过这岛上呢,这就是说贺云饲养的那些动物很有可能本身就是携带病毒的。

    此时从栅栏外边传来了更多的响动,接着就听到段英惊慌地问我该怎么办。

    我恼火地说道:“你他娘的先闭嘴!”

    段英立马不说话了。

    这时吴曦建议我们要不要集体回到洞里,然而被我立刻否决掉了。

    “不行!我之前见识过这些动物的力气,单靠洞口的石头是肯定阻挡不了他们的,到时候我们被堵在洞里只有死路一条!”

    “那我们该怎么办?”徐瑶问道。

    “快!你们先把顾芸芸叫出来!我们得集体站在这溪流里!大家记住!这些动物怕水,我们只要站在溪流里,相信那些动物短时间内是不敢接近我们的!接下来我们借助这溪流的地利原地阻击他们!”

    我这还是头一次充当“营地指挥官”,也是头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因为我做出的这个决策如果不当的话,那很可能会把所有的人都害掉……

    不过眼下我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孟雨和徐瑶两人很快就把顾芸芸叫了出来,借着月光我看到顾芸芸一脸惊慌地跑了出来。

    “快!大家都站到溪流里!”我急忙对着众人说道。

    这溪流其实很浅,满打满算也就能漫到我们小腿处而已,不过有水总比没水强,再加上现在的几大主战力都不在,我们只能用这种被动防守的方法了。

    我们一行人现在全部都站在营地中央的溪流三叉口处,这里也是整个溪流路径中最为宽敞的部分,我们正好可以在这里背靠背围成一圈。我们让孟雨、聂晓晓、张萍、顾芸芸以及那个女疯子五人站在最内层,他们负责用手电给我们照明。

    还好那女疯子现在还是挺听话的。

    我这时才发现聂晓晓竟然是一副兴奋异常的样子,而且她手上居然还拿着一把小刀。

    我急忙从她手上把刀夺过来问道:“谁给你的?”

    “我自己拿的!”聂晓晓伸手就要把刀取回,我直接正色说道:“不行!你不能拿刀,你就站到我身后负责用手电照明知道吗?”

    我看到聂晓晓撅着嘴巴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然而我现在可没功夫去哄她,还好梦雨此时出声劝了几句,聂晓晓这才放弃了夺回小刀的打算。

    然而聂晓晓的事情才处理完,我就听到顾芸芸怀中的那个恐怖的婴儿再度又说话了!

    我草……

    她自从喊过我们“叔叔”之后,顾芸芸便再没敢教他说任何话,明显是怕他又说出些吓到众人的话,然而他此时却用那刺耳的婴儿嗓音说道:“谁给你的?”

    他竟然在学我说话……

    接着就听他又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笑声,这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洪亮。

    “快让他闭嘴!”我急忙冲这顾芸芸说道。

    紧接着更多的声响出现了,不过这次是从栅栏外边传来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婴儿声音的勾引,总之外边那些本来不甚清晰的动物喘息声此时猛然间增大增多起来,没过多久我们就听到栅栏边上传来了一阵阵的抓挠声。

    “大家准备好!”我高声说道:“待会儿千万别离开溪流!”

    四道手电光束瞬间朝着我们四周照了出去,然而这光束在这种空旷地形下作用实在有限……不过聊胜于无。

    很快我就看到有几只动物分从不同的方向从栅栏上爬了下来,与此同时段英发出了一声表示害怕的叫声,我一下就恼了,心说女人叫唤也就罢了,你个大老爷们儿发出这种声音不是诚心“扰乱军心”吗?

    当下我也不含糊,直接反手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要再他娘的敢发出这种娘们儿声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知道吗?”

    段英捂着嘴巴开始浑身颤抖起来,徐瑶又骂了他一句“窝囊废”。

    就在这空当,又闪进来了几个动物的影子,同时我注意到栅栏门处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http://www.cxbz958.com/hexiaohuahuangdaoqiushengderizi/21464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