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皓玉真仙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揽月为道侣贺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揽月为道侣贺

    黑沙流海中究竟有没有五阶中期的古兽?

    这个问题恐怕大多数的群岛本土金丹都回答不上来。

    即便有答案,也是从秘录的记载中得知。

    可若问及海昌真人,且在他无坏心眼的前提下,此人则会苦笑的点点头,甚至告诉你,他的亲身经历。

    ……

    任由药效在体内流转,陈平半躺在地,面孔上苍白一片。

    内视了一下,他轻轻一叹。

    好久没遭受如此严重的伤势了。

    经脉断了半数只是小事。

    丹田的损伤已危及道基。

    幸好他服用了一枚四品的补天丹,及时弥补了道基。

    否则日后晋级大修士会难上数成。

    待伤势稍微好转一些,陈平端正身体做出打坐姿势。

    “陈老祖神通大成,强渡黑沙流海,历经半月狼狈败退。”

    一声苦笑,他觉得自己这些天的遭遇完全可以编成一部传本。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信心十足的。

    毕竟历代陨落在黑沙流海里的金丹当真不少。

    但万万没想到会曲折坎坷成这般。

    回想当日,他刚踏入死地,起先还算有惊无险。

    黑沙流海中的深海异象比比皆是。

    依仗半步五阶的神通,陈平硬是抗了过来。

    可某一日夜间,小心翼翼赶路的他却被一股骇人的气息给定在了原地。

    不错,对方仅凭威压就让举步维艰!

    接着,出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片笼罩天际的乌云中,玄光点点,鳞片密密麻麻。

    竟是一头身躯纵横百里之巨的庞然大物!

    他想看清巨物的模样,但神识无论如何都接近不了。

    至少是五阶中期的古兽族!

    陈平登时骇然,紫薇敛息术运转间,心中疯狂祈祷。

    幸运的是,此兽的出现并不是特意的针对他。

    而是大范围的兴风作浪,吞噬着周边的异象和生灵。

    瞅准时机,陈平指挥剑阵全力一斩,终于勉强破开锁定,飞也似地仓促逃离。

    古兽族的灵智不高,也未继续追杀他,这才险死还生。

    不过,还没等陈平松口气,四面八方又涌来一股庞大的魂魄力量。

    虽不及先前的庞然大物远矣,可也不是四阶生灵可匹敌的。

    一头五阶初期的古兽!

    接连遭遇两头高阶异族,令陈平怀疑人生的同时彻底放弃横渡黑沙流海的妄念,拼命往内海逃窜,一身精血耗费无数。

    好在他的气运不是差到极致。

    追杀他的五阶初期古兽似乎重伤未愈,身法大不如表面的境界。

    居然让陈平成功的逃之夭夭。

    回到内海后,他可不管那头古兽会不会冲出来祸害修炼界,仍是一路奔逃数万里。

    直至精疲力竭才找了个偏僻的小岛藏匿起来。

    一晃两个月匆匆流逝。

    陈平堪堪把自身状态包括精血一同恢复巅峰。

    到此为止,郁阳昌炼制的四品回血丹药也差不多耗空。

    上品雷灵石也只剩下了七十余块。

    回想起在黑沙流海的经历,陈平难免还有些胆颤。

    据推算,他似乎只走了一半的路程罢了。

    看来通过此路进入梵沧海域,除非是像外海假丹俞泽秋那般运道无双,否则再强的金丹修士也有陨落的风险。

    当下,脱离群岛修炼界就剩下了两条路。

    其一,从黑沙流海的最薄弱处,与天兽山脉接壤的区域横穿而过。

    可那头五阶的金光巽龟令陈平忌惮不已,果断放弃。

    其二,联系上风天语,通过此人搭上无相阵宗的顺风船。

    但这个方法也不是短时间能成的。

    阴灵族尚未解决,阵宗修士大概不会匆匆退离。

    陈平不得不接受事实,他恐怕要暂时留在群岛修炼界了。

    目光异色一转,他很快规划好了接下去的打算。

    他目前刚好身处三绝殿海域。

    不如去一趟此宗的门派驻地,找纪元赦交易第四层的龙鹰步。

    片刻后,一束青色的遁光冲天而起,扎入云层。

    ……

    三绝岛,距离边陲地带约莫八万里左右的海路。

    陈平一直高处二元重天埋头飞行,没几日后便降临在了渡口上。

    三绝岛是名震修炼界的四级岛屿。

    论繁华程度,虽不及浮幽城,可无疑远超空明岛。

    来往的灵舰和各色遁光举目皆是。

    从渡口开始,直至沿途,各种阁楼林立,热闹非凡。

    感应了下外围的灵气,陈平不禁心中一动。

    不愧是四阶灵脉。

    纵使野外的修炼环境,也能支持元丹境修士平日打坐所需。

    而三绝殿的宗门驻地,显然是全岛灵气最充裕之地。

    难怪内海四宗几乎每代都有不止一位的金丹修士。

    一块绝佳地盘的重要性毋容置疑。

    但四级岛屿摆在外海,也是稀缺无比的特殊资源了。

    群岛修炼界的四级岛屿更是只有寥寥五座。

    全都被内海四宗占据。

    其中,剑鼎宗独拥两座。

    四宗深耕上万载,可以说,四级岛屿比灵宝还要珍贵十数倍。

    除非局势大变,不然强抢是唯一的可行方法。

    当然,陈平当前没有争夺四级岛屿的念头。

    他成立平云宗,又不是为了独霸修炼界。

    收集矿石和灵石资源,才是根本目的。

    群岛本土的金丹就这么一小批,大家坐下来谈谈生意,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秉持着此种善意,所以陈平非常坦然的降临了三绝殿。

    神识在山脉中一扫,他发现了不下三座的四级阵法。

    虽然修炼了青劫仙雷,他毫无畏惧,可也没必要强闯人家的宗门禁地。

    寻思一阵,陈平将神魂之力压制在九万丈,覆盖住了一座大殿。

    此时的大殿中有一位元丹初期的女修坐于莲座。

    下方则是十几名清一色的练气小辈。

    这群小辈个个年纪轻轻,但修为均是不低。

    女修正给弟子们讲解修行之事,可下一刻,淡定自若的面孔旋即一变。

    “前辈稍后,晚辈这就向殿主禀告。”

    在弟子们诧异纷呈的神情下,元丹女修冲上空双手合十的一拜,然后消失无影。

    与此同时,山外的陈平也是心神一定。

    看来,纪元赦还在三绝殿。

    ……

    半柱香时间后。

    从遥远的山脉内部,突然飞来了一道白光,在阵内盘旋了几圈,化为了一个文质彬彬的长衫男修。

    “纪殿主,多年不见了。”

    陈平笑眯眯的冲来人抱拳说道。

    “陈道友造访直接从宗门的待客殿进入便是,以你我的关系何必通过小辈传信。”

    佯怒者正是三绝殿首修纪元赦。

    说话的同时,他也在仔细打量陈平。

    天兽岛阔别五十多年,此子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自然,这并非主要。

    外界都在盛传,陈平于秘境中收获了天大的好处,不仅采摘了十数株高年份的灵草,还抢夺走几名同阶修士的储物戒。

    甚至蚀日神芽也被他悄悄收入囊中。

    此些谣言,纪元赦真假难辨。

    但姜阳、上官玺等人的财物掌握在陈平手里,是可以肯定的。

    因为剑鼎宗曾四处打探此子的消息。

    “陈某之前生怕纪殿主不在山内,这才向贵门弟子传信打听。”

    干笑几声,陈平淡淡的道。

    说到底,他和纪元赦只是普普通通的利益关系。

    此人还曾蛊惑他背叛揽月宗,加入三绝殿。

    “海昌真人难得来一趟本岛,纪某身为主人总要好好招待一番的。”

    和熙的笑着,纪元赦朝后方阵法一指,一个丈许宽的通道赫然显现。

    “那就叨扰纪殿主了。”

    陈平点点头,波澜不惊的穿入通道。

    这干脆的一幕,令纪元赦凭空起了一些猜测。

    此人敢独身一人随他入阵,明显是对自己的神通极其自信了。

    但他也未太放在心上。

    捏着两件灵宝,又是宗门驻地,他纪元赦连顾思弦都敢碰上一碰。

    ……

    两个极快的身影在山中穿梭,强横的气息贯通数里。

    路过的弟子们还以为看花了眼。

    少顷,一座简朴的洞府中,陈平、纪元赦二人已主客落座。

    随意瞟了几眼,陈平就收回了目光。

    三绝殿的几个主殿修建的金碧辉煌,直捅云霄。

    可堂堂一宗首修的闭关之地却异常朴素。

    一面玉桌,两张蒲团外,再无他物。

    但陈平心如明镜,这只是表面现象。

    五阶矿石制成的桌子,四阶五千年份灵草做成的蒲团,以及门外一株高三丈的粉红桃树,都足以彰显纪元赦的身份。

    “恕陈某眼拙,那棵灵果树是何品种?”

    念念不忘的陈平一指桃树,好奇的问道。

    此树的枝叶繁密无比,浑身包裹在一层厚实的粉色雾气内,清香扑鼻。

    他的神识已穿过浓雾,注意到树上还生长着两个犹如红桃的果子。

    不过,树果比普通桃子足足大了几圈,散发着蓬勃的灵气。

    “菩提宝桃树,此树乃是本门第二代祖师于一处冰川下发现的五阶异种,寿命已达两万三千年。”

    “宝桃树每百年才结两果,其果实能助我等金丹修炼,一枚可抵整整一瓶四道纹修炼丹药的功效。”

    纪元赦的话里尽是自得。

    平云宗新立,应当没有这种等级的镇压之物。

    果然,见陈平目不转睛的流露羡慕,纪元赦不由开怀大笑,但忽然想起海昌真人的作风后,连忙苦笑的道:

    “哎,此树实在难养,饶是扎根于四阶灵脉的脉眼里,也只能勉强生存。平日,还得提供海量的灵气喂食,不怕道友笑话,这树就与一尊金丹大修士似的,无时无刻地都在和纪某争抢灵气修炼。”

    “灵木与灵草不同,消耗的灵气是后者的几十倍,非四、五阶的灵脉确实养之不起。”

    接过递上来的茶水,陈平赞同的道。

    “那两颗桃果啥时候成熟啊?”

    闻言,刚刚缓口气的纪元赦嘴角猛烈一抽,神情瞬间冷了下来,淡淡的道:“陈道友莫非还有别的心思不成?”

    “纪道友误会了,陈某愿用高价购买那两颗桃果。”

    陈平开门见山的道。

    两颗宝桃,相当于四十粒四道纹的修炼丹药。

    这对他的修为是巨大的提升。

    “你指的高价是用那件雷宝交换吗?”

    纪元赦眉毛一挑,一道犀利的目光扫了过去。

    听了此话,陈平丝毫不感意外。

    玉溪宗乃是三绝殿麾下的大势力。

    他和魏雪灵离开后,此宗修士若不第一时间上报情况,那才叫奇怪。

    “纪某更加好奇,你和魏道友是何种关系,她为什么甘愿助你炼宝?”

    见陈平默不作声,纪元赦再次开口问道。

    这回,陈平在此人瞳孔里,隐隐发现了两股熊熊燃烧的火焰。

    “陈某在秘境救了魏道友一命,魏道友执意报恩罢了。”

    陈平语无波动的道。

    “这样。”

    不置可否的颔首一笑,纪元赦终于回到了正题:“海昌真人远赴三绝岛所为何事?”

    “龙鹰步第四层。”

    陈平简言意骇的道。

    “抱歉,龙鹰步是本门的镇宗道法,陈道友能得到前三层已是气运不小,你莫强我所难了。”

    轻哼一声,纪元赦不留情的拒绝道。

    “纪殿主请看看这是何物。”

    陈平袖袍一抖,胸有成竹的打开一个滑落下来的玉盒。

    里面呈放着一粒浑圆剔透的丹丸。

    三道纹的补天丹!

    纪元赦被海族伤了道基,晋级大修士无望,正需要此丹药的辅助。

    “哈哈,陈道友是有备而来!”

    乍看到补天丹时,纪元赦还微微一愣,但旋即漫不经心的道:

    “纪某击杀了一头四阶初期的尸族,用战功点与阵宗的舒前辈兑换了一粒补天丹,眼下道基早已尽数复原。”

    “那恭喜纪殿主了。”

    陈平面无异色的一叹,心底蔓延着一股深深的不满。

    这粒三道纹补天丹可是他特意留下的宝物。

    先前被古兽重伤都没舍得服用掉。

    为的就是与纪元赦做交易。

    哪知无相阵宗财大气粗,竟将群岛难觅的各种宝物挂在了兑换之列。

    “宝桃熟没熟?”

    下一刻,陈平又捡起了刚才的话题。

    不怕强盗抢,就怕贼惦记啊!

    这下,纪元赦的脸色彻底难看了起来。

    此人的脸皮也太厚实了,他明明已严词回绝。

    “还缺十五载成熟,不过道友别妄想了,纪某和独孤师弟不会出售的。”

    纪元赦硬邦邦的起身说着,送客之意一目了然。

    “贵宗人才济济,不熟就找灵植夫催熟嘛,左右十几年又花不了多大的代价。”

    瞅着暴怒边缘的纪元赦,陈平嘴巴一动,笑眯眯的说了几句。

    “玄品中阶的神魂法!”

    纪元赦震撼万分,忙不迭的道:“陈道友所言不虚?”

    “纪殿主一观便知。”

    话毕,陈平屈指一弹,一枚玉简疾射而出。

    当中记载着清微灵卷第一层的前半部分。

    ……

    半个时辰后。

    陈平亲自摘下两颗宝桃,悠哉悠哉的塞入储物戒里。

    这是催熟至百年份的果实。

    纪元赦为此召来一名元丹境的灵植夫,并消耗了四块木属性的极品灵石。

    另外,龙鹰步的第四层也已到手。

    神魂秘术对小海域金丹的诱惑力,不必怀疑。

    当然,就凭此些代价,完全和清微灵卷不等值。

    所以,陈平暂时只传了纪元赦前两层的口诀。

    “陈道友还需要什么?灵石、矿石、通灵道器,本门统统都有。”

    纪元赦面带微笑,放低姿态的道。

    得不到后三层的修炼法门,就和骨头卡着喉咙一样难受异常。

    “以后再说。”

    轻笑一声,陈平摆手道。

    抛饵的精髓,就是不能让鱼儿一口气吃饱。

    “对了,此术希望纪道友不要外传,否则价值将大打折扣,与你我都极其不利。”

    陈平抱抱拳,郑重其事的道。

    “陈道友过度担心了,神魂功法珍贵无匹,纪某怎会外泄出去。”

    闻言,纪元赦赶紧保证道。

    “如此甚好。”

    陈平点点头,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在未传遍海域之前,此术还是极具价值的。

    话说回来,即使三绝殿、揽月宗泄露出去又有何妨?

    反正他修的又不是清微灵卷。

    ……

    “陈某告辞了,多谢纪道友的款待。”

    目的达到后,陈平一闪身出了洞府。

    “陈道友且慢。”

    这时,纪元赦叫住了他,随手拂去一张红灿灿的鎏金请帖。

    莫名其妙的陈平打开一看,一排斗大金字印入眼帘。

    “为贺沈绾绾沈师妹证道金丹,顾某特邀纪道友屈尊来揽月岛一观大礼。”

    “贤伉俪同入金丹,当真是羡煞旁人。”

    纪元赦用羡慕的口吻道。

    “金丹大典何时开始?”

    懒得揣摩纪元赦话里的深意,陈平面无表情的道。

    “下月初七,纪某打算近期动身赶往揽月岛。”

    慢悠悠的收起请帖,纪元赦眉梢一挑,试探的问道:“怎么,陈道友莫非也要去揽月宗观礼?”

    “纪殿主这话怪了,沈绾绾可是我的道侣。”

    露齿一笑,陈平冷幽幽的道:“顾道友还欠本座一些东西,正好趁此机会一并收回。”

    ……

    目送陈平飞出宗门阵法后,纪元赦微微眯起了双目。

    “算了,此子敢在衍宁城和邪尊正面较量,应是自恃神通高绝。”

    摇摇头,纪元赦掐灭了某个念头。

    接下来的半天,他一直下着各种宗门喻令。

    第二日,一艘大型灵舰从渡口离开。

    提前于渡口守候的陈平则没有惊动纪元赦之外的任何一人,悄悄登上了灵舰顶层的一个奢华包厢。

    7017k

    

    http://www.cxbz958.com/haoyuzhenxian/28524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