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浮生浣风录 > 七星阁 第一百章 危机

七星阁 第一百章 危机

    这一片荒芜的城隍庙,子夜也是凄楚的叫人害怕。

    这洛念此刻,也是有些担心,这本来是想在这武林大会开始前就到这七星阁,可以提前个几天到,然后在林澈的带领下也能在七星山那周围玩两天啊。

    这如今空旷的庙里,就一个打坐的和尚,一个面具怪人,这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还有一个是闭眼的,倒是让人觉得尴尬也无聊。

    这么久的时间了,三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慢慢的这洛念也觉得这氛围没有那么的恐怖了,便开始壮起了胆子。

    “那个,面具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吗?这里这么冷,还破,蛇虫鼠蚁这么多,我这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小姑娘,实在是没办法在这呆着啊!”

    这一波的示弱也算是符合实际情况,洛念也只能是先试着看,能不能行了。

    “差不多了吧,以他们的脚程,你们可以走了!”

    白色面具的人回答的很爽快,这倒是让洛念心里一颤。直骂自己蠢,为什么不能早点问。

    “走咯走咯!无尘大师!”

    无尘缓缓的睁开那无神地双眼,慢慢地站起身来带着小洛仙离开了这破旧地城隍庙。

    这一路空旷地要死,这洛念此时也只得和无尘一起步行了。

    在码头附近的客栈,这李隆兴和小西却也是一夜都无法入眠。虽然洛念这个丫头说了让他们等她,可是这马上快要一天的时间了,也没有消息,李隆兴决定,要是今天中午还没有消息,就让小西在这等着,他去七星阁找林澈来想办法。

    只是一想到,这样匆忙的就带这个小丫头来这,只怕林澈要疯掉了。

    第二天的快到中午的时候,李隆兴和小西二人还是没有看到洛念,这李隆兴就等不住了,刚打算策马去七星阁,却不想看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姑娘和一个和尚出现在了面前。

    “小姐你没事吧!”

    小西赶紧把洛念抱住,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没事!就是脚要废了!”

    洛念说着都要哭出来了,说什么走了四五个时辰没休息,走的急还没有带钱,尽是一个第一次出远门人的辛酸泪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先去休息下吧,赶紧去洗漱下换个衣服什么的!”

    李隆兴算是觉得谢天谢地了,还好这人没事,安全的回来了。

    “对了李大哥,这‘武林大会’还有多久开始啊!”

    洛念一边随着小西上楼一边问道。

    “明天上午吧,我们可能赶不上了!”

    一般正常来说,从他们这出发坐马车的话正常来讲也要将近两天。

    “什么!那不行,我洗完澡换完衣服咱们立刻出发!”

    这李隆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呢,这丫头不是刚刚还说多累多困要休息吗?

    李隆兴又看了下这个无尘和尚。

    “无尘师父,您要不要休整一下!”

    无尘摇了摇头说道:“我昨天白天休息到了晚上,精力正好!”

    李隆兴有点纳闷了,白天休息到了晚上,难道是去了那个地方就休息了?这人怎么这么大的心脏啊!

    等着这洛念洗漱完毕之后,这一行人就骑上这洛神商会的快马,直奔七星阁而去了。

    这整天整天的奔波,倒是丝毫没有减弱洛念的心情,这个时候的她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小道长你好,请问能不能帮我找一下林莽先生,就说是洛念求见,他会明白的!”

    宋照一回头,一个双眸恰似七月夜晚银河,右眼下一个小小圆圆美人痣,微笑着显出两个绝美的梨涡的姑娘,闯入了他的眼帘,这大概是天上的谪仙吧!

    宋照有了失了神,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嘿!人家叫你呢!”

    柳飞雨拍了拍宋照的肩膀,他才苏醒过来。

    柳飞雨看了忍不住笑起来:“姑娘,你找我师父啊,那我先带你去会客厅,我师弟去找我师父过来!”

    柳飞雨给宋照递了一个颜色,然后就带着这个姑娘去了会客厅。

    七星山下奔腾的马蹄焦急又欢愉。

    柳飞雨将这个姑娘请到了小会客厅给他奉了茶,因为武林大会的缘故,所以整个七星观的空间用的比较多,这边算是很清静的地方了。

    “姑娘您稍等!我去看看我师父来了没有。”

    这姑娘微笑着点头。

    “师父!师父!”

    宋照面带红光的在林澈后面悄悄喊着。林澈回头一看,原来是宋照啊。他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怎么了宋照,你不在外面清扫怎么跑这来了,是不是和柳飞雨学坏了!”

    林澈想着这些兔崽子现在有点飘了,走之前要好好地敲打敲打他们了!

    “没有呢,师父你误会了,是有一个叫洛念的姑娘说要见你,她说……”

    “谁?”

    宋照还没有说完,林澈惊的差点从位子上跳起来。

    “洛念姑娘,她说只要告诉你名字你就会明白……”

    林澈确认了是这个名字没有错,他立刻起身跟着宋照走了,无视了马上要开始的开幕式。

    正准备过来,看下宋照有没有转告师父的柳飞雨,迎面碰上了行色匆匆的师父和一脸懵逼的宋照。

    “师父,那姑娘在小会客厅……”

    林澈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去忙吧,搞完卫生就去会场,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是师父!”

    二人一脸疑惑的看着师父的背影。

    “你说那姑娘是师父的什么人!”

    柳飞雨有些好奇的猜测。

    “可能是亲戚吧……”

    宋照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面色还有些春光。柳飞雨一瞧,倒是觉得好笑。

    “哈哈哈!我怎么感觉像是师母啊!哈哈哈哈!”

    宋照一下子傻了,就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啥。

    匆匆的脚步从会客厅的门外传来,满是焦急的感觉。

    当林澈推开会客厅的门,看着那个十三四岁的姑娘,一双眼眸正如七月夜晚的银河,右眼下有一滴圆圆小小的泪痣,颇有仙人之姿,一对恰如其分的梨涡,莞尔一笑间,更是有倾倒人间的魔力。

    这个样子和洛仙描述的一致,和李隆兴曾经给他看的画像一致,这个就是洛仙唯一的血亲,她的妹妹——洛念。

    “念儿……”

    林澈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姑娘会在这,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姑娘第一眼,居然让他有种看见了洛仙了感觉,他此刻有些晃了神,眼神里居然有了些许的迷离。

    “姐夫……姐夫!”

    洛念冲过来,倒在了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姐夫……姐夫我终于见到你了……”

    林澈不知道这个姑娘发生了什么,他用手摸着她的头发,拍着她的肩膀说:“没事了,有姐夫在,一切都……”

    “呲”的一声,一把寒冷的匕首,直直的插进了林澈的背部,寒冷的毒液缓慢的渗入进了林澈的身体,林澈的腰背之间,一片红色的血迹慢慢的晕开出一朵鲜艳的花。

    林澈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他颤颤巍巍的向后退了几步,手勉强的撑在茶桌上。

    “念儿……为……什么?”

    只见那个洛念眼睛突然变成了腥红色,一身散发着黑色的真气。他舔着手上的鲜血,一种极其享受又有些变态的表情,让他的面都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林澈双眼开始模糊,看了这个人的脸,却留不下一丝的印象。

    “哈哈哈!为什么,因为我不是你的念儿啊!姐夫,哈哈哈哈!”

    林澈有些不支,他的腿弯曲跪倒在地上。

    “有毒……”

    林澈的脸似乎都有些青黑色,而且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只是让人麻痹睡觉的毒,你就在这安心的睡一觉吧,一觉过后就都结束了,哈哈哈……”

    那个人转眼就消失了。

    林澈虽然已经是百毒不侵了,但是这个更像是麻药,没有什么毒害,他挣扎着,拔出来背后的匕首,早已封住了自己的穴道和真气,而且那人似乎故意避开了要害,血液流出少部分后就立刻停止了。

    但是因为这太过强大的、似毒非毒的麻药,还是让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在典礼正要开始的时候,原本中途离开的林澈回到了位子上。

    而在中途路过的两个徒弟,宋照和柳飞雨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师父似乎有些奇怪,一脸阴沉的也不说话,打招呼也没有回应。

    “你说是不是那个姑娘的原因啊!我看估计是……”

    正在柳飞雨打算开玩笑的时候,典礼开幕的烟花正好燃放了,倒是让他突然下了一跳,看着旁边要放的爆竹,心里又是很无奈,因为等会自己和宋照还得把这给打扫的干干净净才行。

    “哎,真好啊!武林大会开幕了,哎!真惨啊!我们两个居然只能在这扫地,要是被那个王少安看见了,还不知道要被他说的多难听呢!”

    柳飞雨显然已经可以预见王少安的嘴脸了。

    “是啊,这等会儿就要开始了,我们等爆竹什么的和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打扫干净,然后倒掉这些垃圾再放好工具,想想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啊!”

    宋照也觉得可惜,他还有一点在思虑,就是刚刚的那个洛念姑娘此时是不是还在小会客厅,还是去哪里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在偷懒啊!”

    金克远老远就扯着嗓门在那喊了,身边还有宋溪冉、严寒、张力。看来其他人都已经干完了,就差他和宋照了。

    “哪有啊!我们两个在这兢兢业业的在这候着,一丝一毫都不敢怠慢,今天还接替了羽儿师姐的活,接待了一位来宾,你们知道吗,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师娘啊!”

    “啊!”

    所有人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除了宋照的难堪和柳飞雨的嘻嘻哈哈。

    “长得和天仙一样啊!叫什么来着,就是洛……”

    柳飞雨正打算说出口,但是却看见正门口来了四个策马疾驰的人。

    一个胖子,看上去是个富家子弟,一个异域风情的美女,看着像是西域的,一个和尚,面容俊秀,双眼像是蒙着灰,没有一点神,还有一个惊掉了他的下巴,吓出了他的眼珠子。

    “你……你不就是洛念姑娘吗?”

    宋照也下了一跳,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难道是双胞胎吗?

    “我是洛念,怎么,你们认识我?”

    无尘没有听他们细说,他自己一个人便走去了武林大会的会场,看样子还非常的熟悉一样的,像是来过一样。

    而洛念、李隆兴还有小西则留在了这。

    “对啊,怎么回事,我要疯了,你刚刚不是托我们两个去我师父吗?然后你们两个在小会客厅见了面!”

    柳飞雨完全感觉自己要不就是眼花了,要不就是时空错乱了。

    “我?你师父?”

    洛念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和这些道士的师父扯上了关系。

    宋照赶忙补充道:“对啊,我师父林莽!洛姑娘你不记得了吗?”

    洛念听李隆兴说过,林澈在楚国用了化名,就叫林莽。

    “没有啊,我才刚刚到这啊!难道是有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跑到这里来找了我姐夫吗!”

    “姐夫!”

    几个徒弟们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天仙一样的姑娘原来是师父的妹妹。所有人不屑的撇了一眼柳飞雨,柳飞雨尴尬的笑了一笑,而宋照则像是舒了一口气。

    “对,就在刚刚,我把你送到小会客厅,然后我师傅和你在那见的面!”

    柳飞雨一字一句肯定的说。

    然而洛念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想起前天的经历,难道是那个蛇首面具的人假扮了她。

    “我姐夫在哪!”

    洛念焦急的问道。

    “刚刚从这经过去了武林大会的会场,不过看上去乖乖的,有点阴沉,还有点陌生!”

    洛念心都凉了半截,心知恐怕姐夫有危险。

    “小会客厅在哪,快带我去!快!”

    而当洛念推开小会客厅的门,所有人都惊呆了。林澈此时正倒在地上,背后一片血晕,面前还有一把带血的匕首。

    洛念干脆冲了过去,抱着林澈,她吓得双眼立刻噙满了泪花。

    “姐夫!姐夫你快醒醒,快醒醒!你们谁有办法!快救救他!”

    书阅屋

    

    http://www.cxbz958.com/fushengwanfenglu/19704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