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浮生浣风录 > 落尘 第四十三章 四强

落尘 第四十三章 四强

    林玦站在舞台中央,多年的积累和随父入军的经历,让他保持着时刻的警惕,绝不会因为看上去的胜券在握而丧失警觉,这在战场上可是会吃大败仗的。

    “你似乎比刚刚那些人要强一点,不知道你能挡得下几招?”

    小孩将剑直插进台子里面,似乎是不打算出剑就要将林玦打败的意思。

    “那得看你有几招了!”

    只见小孩霎时间露出诡异的笑容,林玦见着有点古怪,长剑一指,剑鞘如长虹贯日般直射那小孩而去,只见小孩似乎像是虚影一般,剑鞘在击中虚影的一瞬间,小孩陡然间已经立于自己的配剑之上。

    “就这点本事可是碰都碰不到我啊!拿点真本事出来!”

    只见林玦运气真气,剑身周围,尽是黄色的真气覆盖其上,刚猛异常,只见他脚微微弯曲,用力弹射出去,以烈日般的威势将剑气超男孩覆压而去,留下舞台深深的脚印痕迹。

    那小童的面色却未改变,淡淡的说道:“玄炎诀?可惜火候还差点!”

    只见小童一个漂亮的侧身翻跳落在地面,林玦持剑追击,小童身体以右脚为支点身体向后一扭,躲过这一刺,林玦立刻止住剑势,御剑横砍,而小童躬下身子,躲过横砍,林玦左脚上踢被小童一掌挡住,小童以单手倒立之姿,两腿向林玦下颌蹬去,林玦立刻后跃翻身躲过这一击。

    短短的数秒的时间,动作行云流水,招招攻击要害,让人眼睛应接不暇,高姑娘有时候都忘了呼吸。

    落地的林玦并未得到喘息的机会,只见小童立刻暴起直扑而去,一手变爪,朝林玦的咽喉袭去,林玦以右脚为基,立刻将身体后仰平行于地面,小童平行飞过。

    再将过未过之际,林玦立刻用剑抵地,左手变拳一击击向了小童,小童将双手交叉,抵下了这一拳,自身也被力量的冲击,腾空数圈落地。

    玄炎决和破军拳,看来林玦这小子下的功夫确实是很扎实,林澈在旁边也对他的武学的进步感到高兴,不过小童的鬼魅也确实让人有些难缠,身法精妙到让人觉得邪乎,而且力量也不错,可以硬扛林玦的破军拳。

    “天生,你觉得谁会赢?”

    陛下右手靠着他龙椅的握把上,右手握拳抵在自己的太阳穴,细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关注。

    徐天生看着场下的两个人。

    “回陛下,依微臣看,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小童的实力占优,林玦世子试算很小。但赛场如战场,也未必一定说谁输谁赢!”

    “看来林玦那个小娃娃凶多吉少啊!”

    低沉的声音说到!

    “也难说,那个小鬼也不敢露出真实力!”

    清凉的声音应答道。

    场上的高曼倪见到这样快速的节奏和真枪真刀的战斗,感觉整个场子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甚至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而林夫人则是有些不敢看,生怕见到血腥。

    “内力五重境,你的功夫比起你爹和你爷爷,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小娃娃!”

    这个小童模样的人,居然还叫林玦小娃娃。这就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

    “你是谁?难道你和我爷爷切磋过?”

    林玦有些不敢相信。

    “说是切磋那还算不上,当年也就是被他吊打的份!”

    童子的眼神里突然变得狠厉,双手的爪子的很气呈现初红色,手背上的血管都变得十分的明显。他似乎打开了一个封印一样,力量和速度都比之前上了一个台阶。

    只见那小童整个脸似乎就像是扭曲了一般,脸色变得刷白,快如闪电般的出现在林玦的左侧,他的爪子就像是一柄利刃,直接抵向林玦的延后,而林玦见势不对,全身暴涨的玄炎真气像一身金色的铠甲,在小童的利爪插入的时候抵住了第一时间的冲击,随后林玦向右翻跃,双腿凌空蹬向小童,而小童快若灵蛇一般的闪避让林玦并没有得逞。

    林玦运气全身真气,将玄炎决的阳刚霸道的真气聚集于手中的长剑之上,瞬间周围风声大作,整个赛场风起沙扬。林玦的整个人像是被熊熊的大火包围,正在以狂暴的姿态将一剑之力如潮水般冲向小童。

    “这招可不好躲啊!”

    小童聚集起自身的真气,红色真气覆盖周身,双眼通红,嘴巴似乎像是猛鬼一般张开血盆大口,双爪像是一双腐烂的鬼手,散发着冲天的戾气,硬扛林澈的这一剑。

    嘭的一声,就像是一团巨大的烟花在场中爆炸,让一众人的眼睛全身一片光亮,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巨大的声响让人以为是一阵惊雷惊现空中。

    但是在这一阵撞击中,二人还是在相互僵持,林玦的剑以破风之势劈向小童,小童的鬼手虽然挡下,但想染已经非常的吃力,鬼手的真气就像是被砍入一一剑,而林玦这个初生牛犊依旧风力的在向下施压,想要强行突破小童的防守。

    吃力的小童依旧在抵抗,忽然他的嘴角邪魅的上扬,掏出一颗红色烟雾的暗器,所有人的武器都是经过检查的,所以这个也是无毒无害的,只是一种战斗的工具。

    瞬间场中一片红烟笼罩,只能看见偶尔激烈对拼的刀光剑影,而林澈和几个能力高强的人都感应到了场内的情况,不同的事,林澈是看见而别人是感应到。

    小童的鬼魅的身影就如同分生一样,而诡谲的剑法让林玦在烟雾中只能疲于应对。

    最后在烟雾褪去的时候,所有人看见,场上的林玦用剑苦苦的撑着地面,浑身大概有七八处剑伤,索性没有伤及要害,只是最后终于不支,倒在了地上。

    在裁判判输以后,林澈等人立刻将其送到医生那边诊治,而他最主要倒下的原因是真气用尽,气力已竭,所以并无大碍,林澈封住了他的穴位,替他运转真气调息。

    “我没事!等会儿还要比赛,不用浪费真气!”

    林玦颤颤巍巍说,旁边是差点的晕到的林夫人和高小姐,还有刚刚那一众小伙伴!

    “别说话!”

    林澈依旧在帮他调息,看着林澈这样的举动,林夫人眼里的眼神复杂,而高曼倪双目中满是悲伤和心疼,若不是这么多人在,估计林玦就要一把抱上去了。

    林澈搞定之后,就让大家出去一些人,让林玦先休息下。失了不少血,需要也需要一些东西帮助调理,先给他开了个单子,然后让林夫人带上护卫送他离开了会场。

    而当他们这些人回到了赛场之后,韩昊和刀客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刀客的眼睛里满是寒光。

    “不得不说你不走运啊小鬼,我本来只是想和林澈打一场,没想到先遇上了你!我的克制力可不像刚刚那个小童那么好啊!”

    他就像是一条在黑夜爬行的蛇,在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猎物。

    “废话少说,出招吧!谁和林澈交手还不一定呢!”

    韩昊这一段时间一直非常的压抑低沉,虽然表面上还是那样恭谨有礼,但是内心实在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在射、御上两项都输给了林澈,而作为大内护卫,内力修为六重境的人,一直都是人们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可如今却输的如此狼狈,他不想再在这次比武中又失利,他会尽力一搏。

    只见韩昊拔剑横斩,一阵风刃般的剑气向着刀客扑面而去,刀客似乎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他运转真气于脚步,暴起向前,面对即将砍向自己的风刃,突然双腿滑跪躲过风刃,拔出佩刀,刀光如一弯残月直接劈向韩昊,韩昊正面硬扛,但刀客并未想靠蛮力,他的刀以韩昊的剑为圆心,被刀客的真气带动绕着剑身向横砍过去,刀刃直逼韩昊的咽喉,韩昊见势不对立刻向后翻身一跃,躲开攻击,而刀客的刀旋转一周后又被他握在手里。

    韩姝灵此时紧张万分,因为从未见过哥哥如此的场面,会如此的被动。

    而在韩昊翻身落地的瞬间,刀身已经要砍向他正在落地的小腿,韩昊双手用剑直插地面,空中硬扛这一刀,只是刀势太猛,宝剑被砍得扭曲出一个巨大得弧度,而韩昊得虎口也被震得开裂。

    可刀客丝毫没有准备给他喘息得机会,看到宝剑抵刀,立刻沿着剑身,向上砍去,想要直接取了韩昊得手臂,韩昊见此情形,将整把剑往刚刚扭曲得方向倾斜,右腿直接运转起自身得真气横踢向刀客得刀,同时拔剑往外跳了三步。

    此时得韩昊虎口的血已经顺着剑身留下,而刀客的眼神也似乎越来越寒冷。

    “差不多了吧小兄弟!可以认输了!”

    刀客对着韩昊说,似乎是在真心劝解。

    “少说废话,看剑!”

    韩昊剑直插入地面,他双手摊开似乎在吸收和聚集真气,蓝色的真气就像是河流一般慢慢的汇聚。

    刀客见势不对,并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持刀,用自身凌冽的真气融合刀身,就像是道惨白的光,以令人恐惧的力量向韩昊劈去。

    韩昊突然睁开眼睛,眼睛里似乎是布满蓝色的星光,霎时间地面的宝剑腾空而起,韩昊握住手中的剑,不顾一切的使出自己的师父的招数,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宋第一高手,禁军统领徐天生的“纵横剑法”,而韩昊的这一剑是“横剑第七剑”,他目前的最强招数。

    嘭的一生,蓝白色的光源就像是太阳一样不能直视,激烈的整党让整个会场的旗帜如同在狂风中一样翻飞不止。

    当一切光亮熄灭的时候,人们看到刀客的刀正向韩昊的胸膛砍去,韩昊吃力的拿起手中的剑防御,却被这不逊色于刚刚那一招的刀势砍得直接飞出去了产外,种种的砸向了观众台的围墙上。

    “哥!”

    韩姝灵立刻奔向韩昊,韩昊嘴角流着血,刚刚最后抵挡的那一刀让他的双手的虎口被震开,他极力想握住剑,可惜却没办法握紧。

    林澈和几个医护人员一起将他抬了下去,他检查了韩昊的经脉,虽然有些损伤,但不至于有危险,内伤需要调理,林澈只能先用针给他封住,让他的气血先平复下来。

    “我哥怎么样了?”

    韩姝灵泪眼汪汪的看着林澈。

    “没事,我用针封住了他体内震荡的真气,受了些内伤,到时候给他运功调理一下,过些日子就好了!”

    林澈说着,先运转真气,帮他调整内息,加上针灸的治疗,基本没有大碍了。

    “谢谢你!”

    韩姝灵双眼通红的看着林澈,林澈倒是没有在意,只是拿笔开了个方子,让她到时候按时给他哥服药就可以了。

    “林澈对不起,上次御马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周耀祖对你的马做了手脚,好在你赢了,否则我也不知道怎么收场!”

    此时的韩姝灵倒像是一个懂事的大家闺秀一般,说话也柔和了很多。

    “没事!我并不在意这些!你哥没事了,好好调整一段时间就可以了!马上就要比赛了,你这红着眼睛去比赛,别人会小看你这个大将军的女儿的。不过记得量力而行,那两个人不管遇到谁,情况不对不要逞强,别到时候我给你们一个个的运回来可真的很累人啊!”

    林澈笑嘻嘻的说着,转身便离开了这个医护室。

    听着林澈的那一番话,看着他的背影,此刻的林澈并没有像以前那般爱开玩笑和桀骜不驯,仿佛真的像他哥哥一样的给自己安慰和鼓励,她的心似乎像是被敲动的大钟,回音和震荡久久的在心里盘旋停留。

    而在林澈和韩姝灵回到赛场,比赛的分组出来了,韩姝灵对阵刀客,林澈对阵小童。

    第一场是韩姝灵对阵刀客,和他哥哥是同一个对手。林澈看了看韩姝灵,可能是做哥哥的习惯,而刚刚韩姝灵的哥哥韩昊还倒下了,林澈这时拍了拍韩姝灵的肩膀。

    “尽力就好,不用勉强,我会帮你们都赢回来了的!”

    韩姝灵看着林澈的背影,突然眼神里多了一种自信和坚定,她握紧手中的剑,毅然的走向了赛场中央。

    林澈回头使劲的向看台的洛仙挥了挥手,而洛仙在看到前面两场的对决之后,内心一阵的慌乱,虽然知道林澈的武功很高,但是像林玦和韩昊这般的实力都被对方击败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显然比赛不会简单啊!

    半决赛第一场,开始!

    http://www.cxbz958.com/fushengwanfenglu/19067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