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风从何处来 > 第五十八章 围城(二)

第五十八章 围城(二)

    “我也希望,可是……唉,老娘连一个恋爱对象都没有过,更别说不断更换恋爱对象了。”徐冬冬双手合十作祈祷状,“老天爷,快赐给我一个又高又帅的如意郎君吧,我愿意用被关在婚姻围城里一辈子来交换。”

    这言行把大家都逗笑了。吴菡微笑着问钟恪南:“我很好奇,计算机天才的感情观是什么样的,你想进婚姻围城吗?”

    “不想。”钟恪南答得很干脆。

    颜昕伊正往自己的杯子里斟茶,手一抖,差点打翻茶具,茶水溢出来,烫了她的手。她听到吴菡又问:“你是不婚主义者吗?”

    “算是吧。”钟恪南回答。

    刚才徐冬冬带来的那抹轻松的空气已经隐逸无踪,颜昕伊能感觉到那份沉重的寂静又回来了。她望着发红的手背,疼的却不是手,有某种疼痛的感觉,从她内心深处划过去。

    她没心思喝茶了,带着心智恍惚的迷惘转过头去,立刻接触到钟恪南那对直视着她的眸子,他闪烁的目光中带着一抹难解的冷淡和忧郁。

    “为什么是不婚主义者?”短暂的沉默过后,徐冬冬带着惊讶问。

    钟恪南挺直腰杆,眼里又添了不悦的神色,“没有为什么。”

    “太遗憾了,你这样会让多少少女心碎。”徐冬冬感叹,“我还以为你和昕伊有发展的可能呢,结果她想结婚,你却是不婚主义者,这不就没戏唱了。”

    “干嘛扯到我。”颜昕伊转过身去,她必须找点事情做,来驱逐内心迅速堆积的阴霾。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斟满了一杯茶,可是端起茶杯,热气冲进了她的眼眶,她的黑眼珠变得迷蒙而模糊了。

    吴菡不动声色地观察了钟恪南和颜昕伊后,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凡事没有绝对,等你解开了心结,也许想法就改变了。”

    钟恪南微微一凛,但立即武装了自己,不再发一言。

    颜昕伊勉强平定心绪,端着盖杯起身,为其他人添茶,到了钟恪南面前,他抬起头,他们的目光有一刹那的交汇,他的眼底有些不自在,很快调开目光。她的脑子里一团乱麻,理都理不出头绪来,努力稳住自己的手,机械化地往他手里的小空杯斟满了茶水,水还是稍稍漫了出来。他端起杯子,啜了一口茶,眼光暗淡。

    大家都没有再说话,连徐冬冬也不作声了。颜昕伊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过了一会儿,岳凯元和钟馨进来了,催眠已经结束。

    “感觉怎么样?”吴菡关心钟馨的情况。

    其他人也都望着钟馨。

    钟馨的精神状态明显比之前好了,“谢谢关心,我感觉好一些了。”

    岳凯元在一旁说,钟馨属于自我防御强的人,可能需要十次以上的催眠,内在力量才能完全被激活。如果是自我防御弱的,可能一两次就可以实现。

    每次咨询就做一次催眠,钟馨已经跟岳凯元约好了下一次咨询的时间。

    钟恪南送钟馨回家了,他们走后,颜昕伊也不想继续待下去,起身告辞。吴菡送颜昕伊下楼,徐冬冬则留下来和岳凯元聊天。

    走出接待室,外面是一个小平台,通往楼梯口,有一盏路灯明亮的照耀着,颜昕伊看到自己的影子瘦瘦长长的投在地上,看来那样孤独、寂寞和渺小。

    身边的吴菡忽然问:“你很喜欢那个计算机天才吧?”

    颜昕伊因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愣,“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出来了。”吴菡的嘴角泛起一抹了然的微笑,“而且我还看出,他对你也有情。别忘了,我们可是同行。而且你研究的是罪犯,我研究的是两性关系,在这方面我比你更有经验。”

    颜昕伊那蒙蒙然的眼珠被灯光染上一层梦幻的色彩,她看来心神恍惚而神思不属。她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那又怎么样,他不是说了,他是不婚主义者。”

    吴菡扑哧一笑,“真是当局者迷,难道你身为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没有能力帮他解开心结?”

    “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我对他无从了解,没法对症下药。”颜昕伊很是苦恼,只要一触及他的隐私,他就像刺猬竖起坚硬的刺,摸不到碰不得。

    吴菡将手轻搭在她的肩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喜欢一个人就勇敢去争取,不要等到错过了才追悔莫及。我看好你,加油哦。”

    颜昕伊垂下睫毛,有些忧郁,有些惆怅,却有更多的感动,“谢谢你!”

    跟吴菡道别后,颜昕伊走出那栋小洋楼,往她停车的地方走去,走出几步,看到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停放在路边,有个男人从车上下来。路灯很亮,她看清了对方的脸,竟是盛柏亨。盛柏亨也看到了颜昕伊,对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盛家三兄妹里面,盛柏亨是唯一会主动和颜昕伊打招呼,也是对她最为客气的,不像盛兰亭阴阳怪气,盛星辰根本就把她当作透明人。但颜昕伊看得出,盛柏亨其实也对她不屑一顾,只不过表面功夫稍好一些罢了。

    颜昕伊也点头回应,喊了声“大哥”。

    两人打过招呼后就各自走了,颜昕伊以为盛柏亨是去一楼的网红咖啡屋,不经意间透过外墙的镂空栏杆望去,却看到盛柏亨上了楼梯。她刚才下楼时,看到二楼的婚恋介绍所已经关门了,而且盛柏亨那么好的条件,根本不需要去那种地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他是去三楼的心理服务中心,他有什么心理问题需要咨询吗?她带着满怀困惑离开。

    这天晚上,颜昕伊失眠了,无眠而无奈的夜,万籁俱寂的静。她站在窗前看暗夜的穹苍,看夜空中闪烁的星星,许久才叹息着躺回床上。

    钟恪南同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前总是浮现颜昕伊的身影,一层模糊、朦胧而又迷茫的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对他包围了过来。他觉得眼皮沉重而酸痛,却无法阖起眼睛来,他的神智太清醒了,无法入睡!

    早晨起床后,颜昕伊眼睛酸涩,心底空茫。洗漱、吃早餐,出门前还化了点淡妆,掩盖失眠的痕迹。为此她还被牟淞缠问:“昕伊姐,今天又不是去参加宴会,你怎么还化妆呢,是不是下班后有约会?”

    “我是因为失眠脸色不好才化妆。”颜昕伊如实说明。

    “你以前不是号称一挨枕头就能睡着吗,怎么会失眠?”牟淞眼珠子溜溜转动,“我明白了,一定是为情所困,你是不是和那个钟恪南真有什么情况,上次开会时沈弘不是说你们……”

    “说我们什么?”颜昕伊已经忘了沈弘说什么了。

    “他没往下说,但我听着就像那么回事。”牟淞乐呵呵的,“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男才女貌,虽然那人挺难搞的,但你肯定有本事把他收得服服帖帖,不是说什么来着……对,一物降一物。”

    “拜托别瞎扯了,根本没这回事。”颜昕伊嘴上否认,心里却在哀号,还真被你说中了,就是为情所困才失眠的,“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去丸子姐那里说你的坏话。”

    “好好我不说了。”某淞被抓住了弱点,不敢再多嘴。

    “你们有没有什么进展?”颜昕伊这几天忙得团团转,也没空跟肖婉紫单独说上话。

    牟淞顿时愁眉苦脸的,“我觉得没戏了。”

    “为什么?”这下换成颜昕伊追问了。

    “她说要请我吃饭,好好谈谈,我猜她是要跟我摊牌,拒绝我。”牟淞可怜巴巴的,“我不想这么快就幻灭,所以一直借口忙,拖着没敢定时间,我想再多做几天美梦。”

    “怎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我觉得这是好事,不管她想跟你谈什么,你都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好好表现。”颜昕伊好笑地望着他,语气是真挚的,“丸子姐喜欢比自己成熟的男人,你的生理年龄是改变不了了,但是可以在心理年龄上满足她的要求,让她看到你成熟的,能够带给她安全感的一面。你总要努力一把,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尽力了。畏畏缩缩的只会让人瞧不起你,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

    牟淞那对清澈的眼眸里闪现希望的光芒,“昕伊姐,谢谢你跟我说这些。我其实内心挺成熟的,绝对可以照顾她,给她安全感。”

    “那就期待你的表现啦。”颜昕伊像在鼓励一个怯场的孩子,“不用怕,大胆表现自己,总会有收获的。”

    颜昕伊和牟淞一起去了孟艳秋的住处,还把当初报案的孟艳秋的闺蜜胡玉琳也请了过来。孟艳秋失踪前住在近郊带小花园的独栋小别墅里,那一带零星分布着几栋别墅,都是主人自己买地建造的。环境清幽,绿树成荫,溪流潺潺,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与城市的喧嚣形成很大的反差。

    

    http://www.cxbz958.com/fengconghechulai/6898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