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与众人走失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与众人走失

    周临楼见他喝得得意,又替他斟满了酒盏。谁知两杯下肚,年懿竟是醉倒在了他怀中。

    他垂眸看着合上双眼呼呼大睡的人儿,一时间竟是脑中一片空白。

    今日本想与他叙上一叙,谁知年懿竟是这般容易醉酒的体质,便只能作罢。

    他推了一把,年懿却是连呼吸都不曾乱,想来是睡得极其香甜了。

    周临楼只好任由他枕在自己的腿上,将那剩余的桃花酿倒了出来,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下去。

    本该是他二人的饯行,眼下,竟是只剩他一人了。

    却说那日沈怀瑾满身血腥回来的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待他第二日去那扇门前,斑驳的血迹已是看不清了。

    林含章神情莫测地站在他身旁,轻声道:“王爷觉得,还要继续审下去么?”

    沈怀瑾推开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夹着屎尿味,闯入肺中,令二人俱是皱了皱眉。

    屋内的血迹还泛着粘腻,想来是因为夜里的大雨,使屋内泛了潮。

    沈怀瑾蹙起眉,将那人额前的头发拨了开来。那人原本是昏睡着的,直至刺眼的光亮照进来,这才悠悠转醒,继而抬起浑浊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二人,嘴角扯开一抹讥讽的笑意。

    “王爷还真是对我上心的很。”

    沈怀瑾并未开口,只不动声色地凝视着他。

    许久,他走到赵天临跟前,开口道:“赵公子,该动的刑,林含章与本王均是动了。既还是未能撬开公子的金口,那么本王……只好亲自来审了。”

    赵天临身上无一处完整的皮肤,沈怀瑾自角落里拾起那血迹斑斑的铁鞭子,在屋中徘徊了一周后,开口:“这些天,本王却是发现了一件极其有趣的事——赵公子从小便是含着金汤勺出身的,应当细皮嫩肉受不得半点委屈才对,不想却是能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当真叫本王好生佩服哇。”

    说罢合掌而鸣,脚步一转,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赵天临跟前,以铁鞭手柄挑起他的下巴,迫使他不得不与自己对视。

    他细长的眸子里道道冷意迸出,语气亦是变得低沉了起来,“倒真是令本王寻到了些有意思的。”

    赵天临却是仰起脖子来,嘴角勾起一抹妖治的笑容,“哦?王爷不妨说来听听?”

    “倘若本王记得不错,赵公子的母亲姓钱,京城人氏,家中有弟兄三人,十七岁那年被卖给赵镜的弟弟,也就是赵府的二公子——赵祀。”

    先前无论是甚么酷刑也不见他眉头皱上一皱,可听到赵祀二字后,他的面色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仿佛听见了甚么恶心的事情。

    沈怀瑾不待他开口,又继续道:“赵公子可否忍上一忍,听本王将故事娓娓道来。”

    赵天临亦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瞬间换上了那副令人毛骨悚然的温和笑意,“王爷继续说便是,何必顾忌我。”

    “因赵公子生母钱氏乃是市井平民,嫁入府中亦只能为妾。况且赵祀看中的仅仅是她的美貌,且只是图个新鲜,很快便对你娘失了兴致。”沈怀瑾不紧不慢道:“对于赵祀来说,你母子二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可你母子二人须得依着他才能活下去。”

    见赵天临眸色微闪,沈怀瑾道:“不过赵公子很是争气,虽是从未得到过正统的教育,可办起事来却是比你那几个兄弟都利索不少。胆大心细,这或许才是赵镜看中你的地方。”

    赵天临听着沈怀瑾一句提起一个赵祀,只觉得恶心感快要从喉咙中溢出来。

    他现在每咽一口口水,都得费上力气,更不消说将喉中那些令人窒息的感觉给埋下去。

    可他仍是微笑着看着二人,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仿佛这两人并非正在逼迫折磨自己,而是接待远道而来的贵客一般。

    林含章皱了皱眉,瞧了一眼沈怀瑾,沈怀瑾接着道:“赵祀一贯都是听他大哥赵镜的,故而赵镜欣赏你之后,连着赵祀也开始重视起你了——你做小低伏也有许多年了。”

    本想着终究是能够扬眉吐气一回,让你娘过上好日子,谁知赵镜竟是因为叛国,让整个陈家都毁在了他手里。

    那日羽林军去赵府之时,你娘逃出府后便与众人走失,难道你不想知晓她如今身在何处,是否安好么?

    赵天临面色仍旧不改,只是眸光微微黯淡了几分。

    沈怀瑾等的正是这一刻。他笑了一笑,“赵天临,你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未能尽孝,对么?”

    赵天临冷冷地笑了,“王爷离开京城去幽州逍遥了这么多年,竟是连脑子都丢在幽州了?倘若你二人当真寻到了我娘,昨日又何必要动这些重刑与我?”

    森冷的气息萦绕在三人之间,林含章冷冰冰的声音正是在这时响起的,“赵公子,我二人只能满足你时不时见上你娘一面的要求……待人见着了,还是会将你送回天牢的。你如今乃是名簿里的犯人,刑部是皇后的势力,而在你身上动用重刑罚,亦是为他人示警——只要如实回答我与王爷的问题,我们便不会太过为难。”

    赵天临却并不着急做出决定,而是道:“既然如此,那在下还有一个问题。”

    见他终于有所松动,林含章道:“赵公子请讲。”

    “二人是如何寻到我母亲的?又是如何知晓过去这些事的?”

    林含章与沈怀瑾对视了一眼,见沈怀瑾点头许可后,才回道:“赵公子在宫中,想必也没少关注京城里的事情吧。”

    赵天临偏头思索了一番,“还望林大人明示。”

    “薛意之,你可认得此人?”林含章见他神色了然,心知他对此人了解应是甚多,便道:“薛意之因乡试未过,虽有皇上亲自举荐其参加会试与殿试,可他却均是未能到场。其才气自是不用多说,这傲气也是闻所未闻。”

    赵天临嗤了一声,并不予置评。

    “之所以会提起此人,是因为自中秋诗词大会上他拔得头筹后,陛下许了他内朝官位任其挑选的承诺,想必你也听说了,他当着一众人的面,向皇上提请了锦衣卫指挥使一职。”

    http://www.cxbz958.com/feimoutianxiayuhuoguilai/11508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