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258章再遇慕白灼

第258章再遇慕白灼

    “不可能!”南乔拍桌情绪失控的站起身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神色,南風满意一笑,“本王知道你听了会有如此反应,别说是你,就连本王都是没想到啊,就算你们不是一母同胞,但好歹也是同一个父亲,他在大宣肯定有安插眼线,你的身份他不应该猜不出来,你说他怎么就对你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呢!”

    南乔咬着牙,反驳道,“不,我不是宫怜儿,我怎么会是宫怜儿呢!”

    怎么回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身份明明就不是她,她就算不是父王母妃的亲生女儿,也不可能是宫怜儿,绝对不是这样,那个死在她旁边的女人和腰上的羽毛令牌,根本不可能是大宣的人。

    “捡到你的时间地点都没错,而且你的年龄与宫怜儿一样,世上没有如此巧合之事,本王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毕竟,嫁给亲哥哥这种事你当时也不知道,既然错了,便不能一错再错不是。”

    南風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放心,这件事皇叔会先替你瞒着的,但是你得在被真相大白的那天之前手刃姬无煜,才能洗脱这屈辱的一切。那时候,死无对证才不会被世人诟病!”

    南乔反应过来后便是冷笑一声,“原来九皇叔想让我杀了他?”

    南風不要脸的说道,“本王这是为你好!”

    “呵!”南乔反问,“那么请问皇叔,我该如何做呢?”

    南風继续说道,“如今你怀了这孩子,姬无煜也不会拿你如何,不妨装作不知道,继续以南乔的身份对他,在他不查时动手,只有先让他失去至高无上的权力,你才能在手刃他之后不被他的爪牙报复!”

    “还真是感谢九皇叔为我着想,南乔今日算是受教了!”南乔眸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意。

    南風勾唇说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皇叔不疼你疼谁?”

    此事过去了几天,南乔早已将其抛之脑后,这种无稽之谈明显就是南風用她对付姬无煜,虽然她一直想离开姬无煜,却没想过在离开前对付他,更不会至他于死地,她做不到。

    自从南乔恢复自由身后,清宜便经常来探望她,自从那日在宫里碰到清宜后,便再也没见过清宜来王府。

    南乔虽然被诸事缠身,但对于好友,她也会时常关心着。

    南乔随便让人去打听了下,果不其然,宇文墨有为清宜赐婚的想法,本以为联姻之人是太子哥哥或者南晋皇室其他人,没想到联姻之人竟是南風。

    原本正看书的南乔手指不自觉的扣着书页,只差扣出一个洞来,“此事可否属实?”

    一旁的红菱点头道,“千真万确。”

    南風那样的人品,清宜嫁给他只会受苦,别说清宜不愿意,就连她也不会答应。

    “替我备马车,我要去宫里一趟!”

    红菱点点头,退了下去。

    长生殿中,南牧笙刚教完宇文棠诗词,见到南乔前来,便带着南乔去了他居住的偏殿。

    “哥哥,有一事只有你能帮清宜,我想请你帮帮她!”

    眼下,她想不到谁能帮清宜,只要清宜不嫁给皇叔,就是救了她。

    南牧笙虽身在后宫,但这前朝之事他还是略有耳闻的,“妹妹想怎么救?”

    南乔说道,“只要不让清宜嫁给皇叔就行,还有,哥哥有没有想到法子趁这次机会回南晋,我怕皇叔此次来不仅仅是送贺礼,我总觉得,他对皇位图谋已久,不会轻易放过你!”

    南牧笙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当日我输给了宇文墨,愿赌服输,答应他留在这里一年,我不好出尔反尔啊。”

    南乔微微沉思片刻,抬眸复杂的盯着南牧笙片刻,“哥哥,我等不了那么久!”

    一转眼,又已经入了寒冬,这日,南乔正从清宜那里回来,还未到平定王府,便碰到了多久未见的慕白灼。

    慕白灼一身深灰蓝长袍,外面披着石青色灰鼠皮大羽斗篷,此时他一人像是恭候她多时一般,久久的立于风中。

    南乔掀开马车帘子,对着他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不似从前那般明朗,总觉得带着一丝丝苦涩的味道。

    “乔儿!”见到她时,慕白灼亦是笑然对她,只是他的笑多了些深沉。

    南乔下了马车,站在他面前,“你怎么在这儿?”

    慕白灼眼神微微躲闪,尤其是不敢看她的小腹,虽然她跟从前一样没有半点怀孕的姿态,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酸,目光悄然从她身上瞥开,

    “陪我走走好吗?”

    南乔微微点头,“好!”

    “乔儿,恭喜你!”半晌,微哑的嗓子里才发出并不清晰的这几个字。

    南乔还是听清楚了,这件事除了哥哥,她没告诉任何一个人,或许以前她会毫无顾忌的告诉慕白灼,可现在,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个人为她担心。

    “没什么好恭喜的。”最近恭喜的话听多了,她想来想去,也就这句话来回答了。

    慕白灼本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那句话他再也没勇气问出。

    “他...对你好吗?”其实这个答案早已在他心里过了一遍,明知道她成亲当日的场景,可还是忍不住问这么一句。

    南乔淡淡道,“还行。”

    慕白灼微微皱眉,嘴上却说着,“那就好。”

    如今南乔已经有了孩子,想必她也不会想回现代了,原本还有一丝希望的。

    两人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以往的慕氏药铺,慕白灼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慕白灼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带着南乔一同走了进去。

    他亲切的牵着她的手上了二楼,虽然药铺被他关了,可他还是时不时的让掌柜过来打扫,所以并未有太多的灰尘,里面的一切还如以前一样。

    慕白灼对她微微一笑,开始现场配起药来,他边做事边说道,“怀孕前三个月尤其重要,切不可大意,我这儿还有些现成的药,可以配合饮食一块儿用,现在这个季节特别滋补,外面的药铺给你配的安胎药以补为主,可能有些燥,吃多了反而上火...”

    看着他的背影是那么忙碌,嘴里还喋喋不休的说着那些怀孕的那些事宜,南乔鼻子一酸,眼睛也莫名的有些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小白,其实我...”正当她准备将真相说出来时,身后门口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南儿,来小白这里也不说一声。”

    南乔就知道,她的一举一动瞒不过姬无煜,平时她出入宫中他不会管,实则暗中派人跟踪她,一旦脱离他的视线范围,他就立即出现了。

    南乔将其他的情绪快速憋回去,与此同时,慕白灼也回过头来。

    南乔与慕白灼对视一眼,微微一笑,回过头去看着姬无煜说道,“我与小白是最好的朋友,难道,这醋你也吃?”

    姬无煜脱掉身上的灰狐大氅披在南乔身上,紧张的目光柔和了些许,“当然不是,你现在有孕在身,为夫只是担心你。”

    为了不让慕白灼知道她不快乐,南乔露出久违的笑容,难得对他‘解释’道,“小白正在给我配安胎药,你就来了,我原本想着拿了药就回去的!”

    “哦?”姬无煜眼中闪烁着眸光,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为夫陪你一起,小白,药配好了吗?”

    慕白灼手一抖,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好了,马上就好!”

    说完,他迅速回过头去,继续配没有配完的安胎药。

    南乔在慕白灼没看到时,微微垂下眸子,复杂的情绪被她隐藏心中。

    小白这么好的朋友,她不能再拉他下水,接下来的事,她要一个人做。

    南乔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几人像是从来一样没有过任何嫌隙那般,慕白灼配好药之后交到南乔手中,还不忘叮嘱她几句,而姬无煜替南乔跟他道谢,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和谐。

    最终,姬无煜带着她离开了慕氏药铺,在告别后,她都不曾回头去看慕白灼一眼,生怕这一眼会被慕白灼看出什么来。

    上了马车,她将慕白灼交给她的药抱在怀中,姬无煜则坐在她对面,南乔缓缓闭上眼睛休憩,心里琢磨着接下来的计划。

    “你在乎慕白灼?”

    冷不丁的,马车里响起这么一句话来。

    南乔缓缓睁开眸子,已然恢复之前那般冰冷,“他是我朋友。”

    从一开始,他就是不信的,“以后不许再单独见他了。”

    南乔懒得与他争论,目光的不屑却是出卖了她,下一秒,姬无煜坐到她身旁,搂着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加重语气,

    “我就让你这么厌烦,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愿意与我多说?”

    南乔睫毛低垂,目光始终不曾在他那里停留,淡淡的说道,“王爷要我说什么?”

    王爷,如今的她私下都以‘王爷’相称了,她不再喊他的名字,对他完全像是对一个陌生人。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说完,他手按着她的后脑勺,霸道的吻上她冰冷的唇。

    

    http://www.cxbz958.com/dinvxinjiyaoniewangyeqingrangdao/115087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