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炎不良人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兄弟对话

第八百一十一章 兄弟对话

    越王府。

    今日李承德并没有去许一凡家蹭饭,主要是因为今日朝堂上变化太多,被弹劾的官员太多,其中就包括他李承德。

    至于弹劾的理由嘛,也很充足,关城之事,鄜洲城之事就是最好的理由了,虽然炎武帝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可这个时候还是不乱动的好,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大哥李承贤来了。

    在越王府,李承德谁都不怕,唯独怕他大哥,没办法,从小他就被李承贤收拾着,收拾了这么多年,李承贤在他的心里已经留下很深的阴影了。

    得知李承贤要来,下朝之后的李承德,连忙回到越王府,让越王府忙碌起来,而他自己则搬来一大堆的书,放置在书房内,可是苦读圣贤书。

    虽然大有临阵磨枪的感觉,可不磨不行啊,李承贤每次看到他,第一件事就是抽查他的功课做的如何,如果做得好,没有夸赞,只有一句还行,而做的不好,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哪儿都去不了,除了读书还是读书,在这件事上,越王府没人能帮的了李承德,哪怕是越王和越王妃都不行,更何况,这里不是蓟州,而是长安。

    一切都像李承德预料的那般,李承贤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的他的读书情况,不知道是李承德悟性好,还是他这临阵磨枪的举措起到了效果,总而言之,李承贤对李承德这段时间读书的情况,不太满意,可也说得过去,只是在最后说了一句:“好好读书,多读书。”

    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李承德如释重负,他感觉面对李承贤,比他上朝还要累,还要心惊胆战。

    可能是因为李承德未来的路已经被确定下来了,也可能是李承德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李承贤对李承德管的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

    夜幕降临,一桌丰盛的晚宴被摆上桌,桌前就坐着兄弟二人。

    越王府规矩不大,可豪门大家该有的规矩还是有的,而且非常严格,越王府其他人在的时候,还好一些,规矩比较宽松,可李承贤回来之后,不管是李承德也好,还是府邸那些下人也罢,都会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到不是有人犯错之后,李承贤就直接打杀对方,而是因为李承贤在对方犯错之后,喜欢跟对方讲道理,道理都通俗易懂,很好理解,原本只是一件小事儿,可从李承贤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大事儿,说的让人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应该被凌迟一般。

    言语杀人,有时候比刀子杀人,更让人难以承受。

    李承贤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看着却像三十出头的样子,但是,看他的气势,却像六七十岁的人一般。

    今日,李承贤身着一件青色儒衫,头别玉簪,腰间佩玉,妥妥的一个读书人,有些人一看就是读书人,即便他不做读书人打扮,也能感觉到,而有些人看似是个读书人,却连武夫都不如。

    食不言,寝不语,在李承贤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李承贤做任何事都很认真,而这种认真不是为了认真而认真,而是一种习惯,就比如吃饭,李承贤吃饭很慢,细嚼慢咽,夹菜也是等李承德夹完之后,他才会动筷子。

    相对于李承贤的斯文,李承德就没有那么多讲究,尤其是在许一凡在一起的时候,就像饿死鬼投胎一般,可今日,李承德难得斯文起来。

    富家无丑人,不管是李承德也好,还是李承贤也罢,皮囊都不错,当李承德斯文起来的时候,让人一眼就觉得此子不凡,是富家子弟,哪怕他穿着破衣烂衫坐在那里,那种富贵之气却显露无疑。

    “你打算何时回蓟州啊?”正在吃饭的李承贤突然开口道。

    “嗯?”

    ∑(っ°Д°;)っ

    原本寂静无声的房间,随着李承贤这句话响起,平静被打破,李承德正在夹菜的手,微微一抖,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看向李承贤。

    这还是李承德第二次见到李承贤在饭桌上开口说话,第一次是当年那场袭杀之后,李承贤回到家在饭桌上质问越王李穗的时候。

    见李承德没有说话,李承贤停下吃饭的动作,看向李承德。

    “过完年再回去?”李承德试探性的说道。

    李承贤闻言,想了想,说道:“那就三月份启程回去吧。”

    “啊?太早了吧?”李承德抗-议道。

    李承贤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吃饭,看到这一幕的李承德,撇撇嘴,他知道李承贤这不是在跟自己商量,而是告诉自己一声而已。

    很多人都觉得越王李穗很霸道,尤其是其年轻的时候,而李穗几个儿子当中,当属李承德最霸道,或者说是跋扈,毕竟他是蓟州第一纨绔嘛,但是,越王府当中真正霸道的人是李承贤。

    李承贤在说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不是征询你的意见,而是在告知你该怎么做,何时去做,该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他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只需要按照他的安排去做就可以了。

    “要不,等秋末的到时候在回去?”李承德看着李承贤的脸色,商量道。

    李承贤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头,看向李承德。

    “如果不行就算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李承德见状,连忙改口道。

    “那就六月份回去好了。”

    “啊?”

    李承贤的回答,让李承德倍感诧异,他没想到李承贤今天这么好说话。

    李承贤没有去看李承德,而是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了,而是一个大人了,将来越王府的重担都要交到你手上,虽然你还没有行冠礼,但是,有些事情也该着手准备了,你也该有自己的想法了。”

    “这些年,你懒散的很,我也知道你不爱读书,爹和娘都宠着你,有着你胡来,觉得你还小,可有些事情,你心里很清楚,我们出身皇室,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你不爱读书,我偏偏让你读书,不是让你成为一个满腹经纶的圣人君子,而是让你多知道一些事情,以后等你掌管大权之后,可以有自己的判断,知道那些事儿该做,那些事儿不该做。”

    “你天赋很好,悟性也很高,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但就是性子太毛躁,坐不住,心不定。”

    说着话,李承贤放下碗筷,看着端坐的李承德,继续说道:“你太随性了,若不是我在这里,估计你都会躺着吃东西,这一点儿,你要多学学许一凡,他虽然也很随性,可是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听到李承贤把自己跟许一凡做比较,李承德有些委屈的撇撇嘴。

    李承贤注意到李承德这个小动作,不过,他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说道:“虽然你的性子还是很随性,但是,这些年读了那么多书,多多少少还是有用的,现在,你也长大了,我也不在强迫你做什么了。”

    “真的?”李承贤瞪大眼睛问道。

    李承贤点点头,没有说话。

    看到李承贤这么说,李承德并没有感到如何的欣喜,反而有些失落,对,就是失落。

    在蓟州的时候,从小到大,不管自己怎么胡闹,李穗都不会去管,对待几个子女,他一直都是保持着散养的态度,只要在原则问题上不出问题,那他就不会说什么,而越王妃则是舍不得管教,虽然在一些小事儿上,喜欢唠唠叨叨,可也仅限于此而已。

    兄弟几个当中,唯一对他严格要求的就是大哥,一旦自己做错事儿了,李承贤都会教训他,甚至会动手打他,可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他习惯有这个大哥在身边督促他,监督他,可现如今,大哥突然说他以后不管了,这让李承德在感到失落的同时,还有些恐惧。

    似乎是知道李承德在想什么,李承贤缓缓说道:“这些年,你在蓟州一直都在胡闹,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在胡闹,只是想让爹说你几句,可是,你也知道,爹的脾气秉性就那样,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不担心你,你也做的很好,心里有数。”

    “这次,你离开蓟州,其实我是不答应的,毕竟,你还没有行冠礼,贸贸然走出来,很容易出事儿的,可既然爹答应了,先生也同意了,我也只好同意,从蓟州到关城,一路走来,你做的都不错,可有一件事你做的很不好。”

    李承德闻言,低下头,不说话,他知道李承贤说的那件事是什么,自然是他不该以身犯险,去关城搞事情了,如果不是许一凡去的及时,他估计就要死在关城大牢里了。

    然而,李承贤却说道:“我说的那件事,不是你以身犯险的事情。”

    “啊?那是什么?”李承德抬起头,诧异道。

    李承贤看着李承德,缓缓说道:“虽然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可有时候该冒险的时候,还是该冒险,为了拿下盖庭鹜,确保西北的安稳,这件事原则上没错,但是,你们的计划破绽太多了,我以前就告诉过你,做任何事儿,都要谋而后动,三思而后行,而不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就冲上去,逞匹夫之勇。”

    “你在行动之前,应该多做准备,不应该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许一凡一个人身上,幸亏他这次去的不算太晚,若是他再晚一些,你不就死在里面了嘛,凡事都要留一个后手,即便没有许一凡,以你的身份,拿下一个盖庭鹜不是什么问题,幸亏我很早之前,就在关城有所布局。”

    此话一出,李承德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关城之事发生的时候,选择背刺盖庭鹜的奚冠玉,会是李承贤留下的棋子,在从关城离开的时候,他一直以为奚冠玉是陛下,或者是徐肱安排的呢。

    不过,仔细一想也对,李承德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李承贤不可能不知道,可他既然知道了,却没有阻拦,肯定有所安排,而在关城之事发生之后,李承政并没有过来,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贪狼啊。”

    “哥!”

    “你要记住,不管任何时候,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做以命换命的事情,即便要做,也要做好准备,你的命很值钱,当然,在关键的时候,该站出来的时候,也应当站出来,一步都不能退,就像许一凡在康城的时候一样,他站在那里,就会让人看到希望,心中的那口气就不会泄,而你未来是要执掌东越军的,在关键的时候,你也要做好慷慨赴死的准备。”

    “我知道了哥。”

    见李承德这么说,李承贤满意的点点头。

    “许一凡是一个不错的人,他很特殊,想必他的身份,你在离开蓟州的时候,先生已经告诉你了。”

    “是的,先生跟我说了。”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李承德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然而,李承贤却摇摇头,说道:“你不知道。”

    “嗯?”

    李承德闻言,顿时一愣。

    “在一些小事情上,你毫无保留的帮助他,站在他那边,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你要有自己的主见,因为你的一句话,关系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整个越王府,整个东越军,整个蓟州,这些人依附于我们,把命交给我们,我们要善待他们,许一凡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任何人的命都是命,都很值钱,没有谁可以让人轻易去死,你也一样,将来等你成为了越王,希望你要记住今天我说的这些话。”

    “我知道了,我记住了。”李承德表情严肃的说道。

    “很好,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刚刚严肃没有几秒钟的李承德,突然笑嘻嘻的看向李承贤,说道:“哥,你对安然评价很高啊,我还以为你会看不上他呢。”

    李承贤闻言,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我们要承认别人的能力,看到别人的优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步,将来走的更远,他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我是不满意的,做事的手段也是非常不喜欢的。”

    “啊?!”

    李承德一愣,一脸诧异的看向李承贤。

    李承贤看着李承德,知道他为何惊讶,就笑着解释道:“他功利心太强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一点儿跟房巨鹿很像,跟徐肱也很像,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心中还有枷锁和规矩束缚着他,这是好事儿,但也是坏事儿,一个功利心太强的人,是很可怕的,也是很孤独的,看看房巨鹿你就知道,别看现在房党人数很多,可一旦房巨鹿真的要倒了,这些曾经依附他的人,会瞬间四散而逃,甚至是反咬一口,落井下石。”

    李承德闻听此言,点点头,他知道李承贤说的没错,官场向来如此,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

    “不过,在这一点儿上,你无需担心什么,对他,我观察了很久,虽然他做事儿不择手段,可也有自己的底线,这很好,有东西束缚他,而你不一样,你成为不了他那样的人,我也不希望你成为他那样的人,我只希望,你可以成为他心中的一道枷锁,在关键的时候,束缚住他,虽然在关城那件事上,他利用了你,但是,他很在乎你。”

    “嘿嘿,我就知道那小子还是有良心的。”李承德有些得意的说道。

    听到李承德这么说,李承贤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摇头,暗暗叹息一声,心中暗道:“我就担心,你束缚不了他,反而是他束缚了你,如果那件事出现问题的话,你会成为大炎王朝的罪人。”

    不过,心中虽然这么想,可李承贤并没有说出来,对于许一凡,他了解很多,也做出了很多布置,如果那件事儿真的出问题的话,他也留有后手,虽然不能降服许一凡,可至少可以掣肘一二,只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哥,这次朝堂的事情,安然能应付过来吗?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李承德开口问道。

    李承贤摇摇头,说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安民镇的他,很多事情他应付的过来,暂时不用出手,他可以解决,如果他连这点儿小事儿都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把赌注压在他身上。”

    “可是,这次......”

    不等李承德说完,李承贤就说道:“这对他来说既是劫难,也是机会,结果如何就看他如何应对了。”

    李承德闻言不在多说,一码归一码,虽然他跟许一凡是朋友,可有些事情,不是这样算的。

    就在兄弟二人刚谈完话,就有下人快步走过来,禀告道:“大少爷,小王爷,出事儿了。”

    “何事儿?”李承德皱眉道。

    “许公子在龙门街当众把宋永德给杀了。”

    “嗯?”

    此话一出,李承德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然而,李承贤却说道:“看来,他已经开始破局了。”

    

    http://www.cxbz958.com/dayanbuliangren/285247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