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忠言逆耳(第二更)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忠言逆耳(第二更)

    封毅书在次日中午,才来到了白砾滩,也是带着一艘飞舟。

    相由心生这句话,绝对不合适用在封真人身上,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阳光少年一般,一脸的笑容,非常爽朗的那种感觉。

    他甚至很热情地冲着岳青打了一个招呼,岳青翻个白眼,只是轻哼一声。

    这一声轻哼,都是岳青为了维护青罡的形象,搁在派里,他连哼都没有,直接无视对方。

    封毅书也不计较,直接忽略了他的反应,笑嘻嘻地冲断刃招呼一声,“见过执掌真人。”

    他和断刃真人的关系真的不错,进了执掌的行在之后,就放出灵气罩出声发问,“执掌,这冯君的推演,真的可以吗?”

    “你看一看董千钧的状态就知道了,”断刃执掌也是见了董千钧状态大好,才会找冯君商议此事——每一派金丹真人的状态,其实都是高度机密,尤其是即将凝婴的金丹巅峰。

    “董千钧?呵呵,”封毅书不屑地笑一笑,他跟岳青的关系紧张,对岳真人的徒弟兴趣也不大,“冯君那人,好打交道不?”

    “有点狂妄,”断刃执掌实话实说,“不过……有本事的人嘛,这很正常。”

    “也是,”封毅书点点头,笑着发话,“我先跟别人接触一下,再找他办事……我说,咱们三个真人,能挑了太清这个别院吧?”

    封真人能一直被执掌看重,不是没有原因的,起码大多时候,是很看重青罡的利益,就在此刻,他还想着扫太清的面子。

    “别扯淡了,这是冯君的地盘,你不得给人家点面子?”断刃真人笑着回答,他知道封毅书也是空口白话,但有这个心态总是好的,“再说了,跟岳青联手,你做得到?”

    “我肯定做得到,”封毅书不以为然地回答,“关键是怕那家伙脑子缺弦儿,暗算我一下……那丢人就丢到外面去了。”

    断刃真人点点头,“所以,你也知道自己做不到,吹啥牛?”

    下午的时候,封毅书拜访了在白砾滩的所有势力,也参观了一下白砾滩。

    有意思的是,他对石油的评价,跟断刃真人相仿,都是指出,“这种东西,在青罡派地界不少,冯山主可以考虑一下合作。”

    冯君笑一笑不做声,但是皇甫无瑕认真了,“封真人,您如果有兴趣,可以跟我们天通合作,这东西用来发电是很好的。”

    这个时候,封毅书就表现出自己的傲慢了,他看一眼皇甫无瑕,似笑非笑地发话,“这个就算了吧,我对跟天通合作,兴趣不是很大。”

    参观完毕之后,封毅书表示,晚上在行在请大家喝酒,不过孤月有心跟他对着干,毫不客气地发话,“青罡的宴会我肯定不去,我也在行在里摆酒,想来的就来。”

    别看青罡到了三个强金丹,越是这种时候,孤月还越不能输了心气儿。

    “我去,”皇甫无瑕直接表态,刚才封毅书的话,实在是太不留情了,她知道自己这小小的出尘二层,没资格跟金丹巅峰叫板,但是……你看不起我,我离你远点还不成吗?

    然后她又看向冯君,“冯神医,给两坛撑场面的酒。”

    谁家也不差撑场面的酒,但是相思入梦显然还是其中翘楚。

    不过皇甫无瑕这话,主要还是扯冯君的虎皮,给自己装幌子——对我不满意的人,可以先看一下,我跟冯山主的关系好得很。

    冯君笑着摇摇头,“相思爵早就卖了,喝孤月真人的酒吧,他不缺好酒。”

    当天晚上封毅书请客,还真没几个人来,不过夏霓裳来了,冯君也来了,算是给面子,只不过青罡派这边,连岳青都没来——他说要帮董千钧护法。

    不是每一个门派,都是铁板一块,谁要愿意仔细观察,肯定能窥出其中端倪。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封毅书去拜访冯君。

    他的话说的很客气,意思是自己门下,也有几个受了风毒的,想请冯君推演一下。

    冯君表示,这个事情我已经跟断刃真人交待过了,你再跟我谈,就有点浪费时间。

    封毅书闲唠了两句,终于进入了正题,“我听断刃执掌说,冯山主对于凝婴推演,颇有几番心得,厚颜上门,实在是……”

    “慢着,”冯君不得不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苦笑着摇摇头,“我可没有说过这么狂妄的话,贵派执掌这么说,怕是对我的推演能力有所误解。”

    “冯山主,谦虚是好事,可是你过于谦虚了,”封毅书哈哈大笑了起来,“门外的赤凤、太清两派,可不就是被你的推演吸引来的?”

    见冯君还要解释,他笑着一摆手,“好了,那些虚头巴脑的话,咱们也就不说了,我即将凝婴,准备得也差不多了,还望冯山主帮我推演一二。”

    不过不说,封毅书待人接物的能力,远强于岳青,很容易就让人生出亲近感。

    冯君开启了行在的防御,凝婴推演,当然是不能让人窥探的。

    甚至他将封毅书请进了行在一楼的大厅,那就是连封毅书拿出的推演物,都不让人旁观。

    不过他这么做,别人也不能说什么,正在用神识遥感这里的夏霓裳轻哼一声,“看来,还真是在帮封毅书推演凝婴,这厮……终于要离开昆浩位面了吗?”

    太清派的行在里,孤月也是轻哼一声,“凝婴没有那么简单,金丹凝婴几率不足二层。”

    金丹凝婴几率也就一成半左右,这不是说一百个金丹能出十五个元婴,而是一百个金丹巅峰,能出十五个左右的元婴真仙。

    那些达不到巅峰或者根基受损的金丹,还不列在其中。

    反正观望的人都猜得出,冯君在做什么事,所以没有人去尝试进入防御阵。

    这次推演,用了差不多六个小时,才见冯君和封毅书从楼里走了出来。

    封毅书依旧很阳光地笑着,但是仔细观察的话,隐约看得到一丝勉强。

    冯君的推演能力还真的不错,第一时间就推演出:他不是本位面土著。

    这个消息,在青罡派也是高度机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跨位面修炼这种事犯忌,尤其那些资源比较丰富的位面,一直在大力抵制。

    其他三派里,知道封毅书根脚的就更少了,所以冯君能一语道明,估计真是推演出来的。

    而且冯山主将他年轻时受过的伤,也一一道来,极其的神奇。

    要知道,其中有些伤情,连封毅书自己都忘了——昔年他跟南门真人争夺修炼资源,他在外面受了小伤,回青罡都不会说,生恐资源分配受到影响。

    对于某些可有可无、他自己都感知不到的旧伤,冯君指出了其中隐患,但是没有给出治疗方案,因为……冯君表示,这次我又不收你灵石,就是友情提醒一下。

    为什么不收灵石?因为冯君推演不了他的凝婴概率。

    他是这么解释的,“你若是在本位面凝婴,肯定要受位面的排斥,这属于夺其他位面的气运,而且空启位面也会影响你,这种干碍两个位面的推演……我暂时还无能为力。”

    封毅书能理解这个说法,跨位面的推演到底有多难,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听起来就很难。

    而且他注意到了,对方说的是“暂时无能为力”,也许等修为上去了就行了,“那么,能怎么降低位面对我的影响呢?或者说……你有什么好建议?”

    冯君沉吟一下回答,“好建议就是……换个位面凝婴,不过你别问我去哪个位面。”

    换个位面凝婴……封毅书非常清楚,这个建议比他在本位面强行凝婴还不靠谱,他是在这个位面成长起来的,跟本位面产生了太多的因果。

    所以他表情古怪地发问,“你觉得我去了别的位面,还可能凝婴?”

    冯君摇摇头,“这个我不能确定,因为目前无法推演,但是在本位面凝婴的话……我推演不出来,看不清楚后果。”

    封毅书皱一皱眉头,“可是在昆浩凝婴的外来人,我知道的就有两个,没听说位面影响。”

    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别人行,你就行吗?凝婴失败的外来人更多,只不过你没听说过就是了……算了,我已经把话说到了,信不信在你。”

    封毅书的心情当然不会好了,但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对方只是看不清楚而已,又不是说自己一定会失败,“能再给一些别的建议吗?”

    “能说的我都说了,”冯君一摊双手,坦坦荡荡地发话,“你的情况非常罕见,我都给不出太多合理化建议,也许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吧……我的推演水平真的有限。”

    在这个位面,也有“我看你骨骼清奇”之类的江湖套路,但是对于修仙者而言,这么说话的就很少了,尤其是冯君又不打算跟对方收取灵石,属于无利可图的彩虹屁。

    封毅书就很享受这种奉承,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一句,“所以你给我的建议,就是一句话……离开这个位面?”

    这厮好像跟岳青认识好一阵了,他的话能信吗?别是岳青授意的吧?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490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