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执掌的心思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执掌的心思

    曲涧磊哼一声可不简单,这是金丹真人。

    哪怕在白砾滩,金丹似乎有烂大街的趋势了,可是今天青罡的金丹,也不过只有两个。

    虽然这俩金丹,都是强金丹,不管是断刃执掌还是岳青,基本上都能跟死敌太清派的两个金丹掐一下,可是曲涧磊……那是赤凤派的。

    没人知道,为啥赤凤派出了一个男性金丹,但是……赤凤有三个金丹在场。

    断刃真人见曲涧磊呵斥自家弟子,先是一怔,有心计较吧……那就要面对五个金丹了。

    其实夏霓裳和孤月两人,就顶得住他和岳青了——他俩是强金丹,那俩也是啊。

    剩下三个金丹,谁来招呼?

    关键是冯君坐在那里不动——光是这个家伙自身,足以抵得上两个强金丹了吧?

    断刃真人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但是他对冯君还真有忌惮。

    不过话说回来,换给岳青那眼高于顶的主儿,也得同意他这个估算。

    那只白狐顶一个强金丹绰绰有余,岳青反正没把握战胜它,至于说冯君——岳青真不知道那货的底限在哪里……也许两个他能扛住一个他。

    这些盘算都是分分钟的事儿,下一刻,断刃真人就发现了新的问题,“这是千钧……看起来风毒好了不少?”

    董千钧在青罡派是鼎鼎大名,所以他遭遇的风毒,也是鼎鼎大名,断刃真人虽然是真人,但他还是执掌,对下面弟子还有相应的关心,所以他发现了异常。

    “嗯,好了不少,”岳青点点头,面无表情,符合他那种欺上但不凌下的人设,“多亏赤凤孙荣勋帮忙,孙荣勋以后有事……只管说话。”

    一个强金丹对一个出尘巅峰这么承诺,简直是诡异,但是——他是岳青,所以正常。

    孙荣勋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受益者,所以真不敢接这种话,所以看一眼冯君。

    冯君笑一笑,“好嘞,大家别院都快完成了,先喝酒吧,也别折腾,过两天就是太清别院,然后是我的,走一个先。”

    赤凤别院的建成,算是开了一个头,白砾滩各家的别院渐次展开,但是赤凤终究是拔了一个头筹。

    然而在当天晚上,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意义,反正赤凤派把场面控制得很好,大家也都没有喝多,不到午夜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断刃真人邀请冯君去他的行在坐一坐。

    ——江湖规矩,随便去陌生人的行在,是不安全的。

    但这是冯君的土地,而且断刃是一派的执掌,这种情况,不去也不合适。

    去了之后……当然不会有什么意外,两人聊了一阵——虽然是不对等的,但是断刃执掌还是就此前发生的误会,做出了表态:以前我们当你是散修,这个是不对的,你有传承。

    这个道歉,其实挺膈应人的——合着没传承的就该被欺负?

    然而这是常态,也没什么好说的,社会就是这样的认知。

    不过冯君也算个有底气的,随口陪着他聊着,不紧不慢。

    聊了一阵之后,终于进入正题了,断刃真人表示,“董千钧原本是我青罡杰出弟子,一朝遭遇不幸,差点毁掉了整个修炼生涯,还是多亏了冯山主的推演,我在这里多谢了。”

    “这可当不起谢字,”冯君笑着一摆手,“侥幸而已。”

    鬼才会以为这是侥幸,无非是客套罢了,断刃真人见他不接话,只能主动提起,“类似状况的弟子,我派里很有几个,可气的是,越是精英弟子越容易出现问题。”

    说到这里,他显得有点痛心疾首,但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实如此——越是自信的修者,才越会挑战罡风锻体。

    冯君却是不接他的话茬,而是微微颔首,“青罡修者勇猛精进的意志,我是佩服的。”

    断刃真人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冯山主,一定要我主动提起,请你出手救人?”

    冯君笑一笑,“我又不愁病患,相较而言,我更发愁没时间修炼,断刃执掌你不主动提的话,我为什么要给自己增加负担?”

    断刃真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都说冯神医高傲,果然是传言不虚,听说你修炼的是混元吞天功法,不知是也不是?”

    见到冯君点头,他继续发话,“也许你并不知情,混元吞天功最早是出于青罡一脉的。”

    一个声音从行在外传了过来,孤月真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断刃老弟,你怎么也是堂堂的一派执掌,混元吞天功能是你青罡一脉的?麻烦你解释一下,何为一气化三清?”

    断刃真人当然可以隔绝行在的声音,但是青罡此前对冯君的态度,实在有点糟糕,太清和赤凤加起来有五名真人,他也得考虑对方的感受。

    反正这话也不怕人听到,他才侃侃而谈,不成想孤月竟然插话。

    断刃真人没好气地哼一声,“孤月道兄,你太清还有气修传承吗?没这传承你说什么?”

    孤月不屑地哼一声,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被人打断聊天,还真是扫兴,”断刃真人先表示一下不满,然后对着冯君发话,“这门功法需要大量天材地宝,青罡派里还是很有一些的。”

    顿了顿之后,他发现冯君还是没啥反应,索性心一横,“混元吞天功没有金丹期功法,但是我青罡派中,有不少前人的推演心得……”

    “这个就不必了,”冯君一摆手,然后又拱一拱双手,“多谢执掌真人厚爱,我门中也有金丹法门,如果得了贵脉前辈的心得,乱了思路和道意,反而是不好。”

    这话理论上讲没错,但是事实上,以他的推演能力,纠偏绝对没问题,多看一些类似的心得才是好事。

    不过他更知道,看某一派前辈的心得,那是什么样的性质——必须得入了对方的门。

    所以他的拒绝,看似担心乱了自己的道心,实则是婉拒对方的招揽。

    正在远处关注此事的几人,也放下了心里的担忧,夏霓裳的嘴角,甚至翘起了一丝弧度,心说我赤凤派坤秀无数,都不能打动冯君,你青罡派倒是也敢想。

    “呵呵,”断刃真人笑一笑,他何尝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好吧,等你需要的时候,也可以跟我青罡派再商议,那帮我派弟子解决风毒问题……算是说定了?”

    “这个自然,断刃执掌开口,这个面子我必须给,”冯君笑着回答,“除了风毒,其他的推演,我也可以提供一二,不过数量上会有所限制,我真是没那么多时间。”

    他表现得很痛快,但是断刃执掌心里非常清楚,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全部——这家伙居然知道以退为进,老练程度真的是远超一般人。

    不过他谈判的手段也不会差,而是随口又发话,“还有一件事,我看赤凤那管红袖修炼,似乎也不仅仅是帮千钧驱毒,是否还有别的说法?”

    冯君摇摇头,倒不是否认的意思,“此事涉及其他修者,还是坤修……我却不便说了。”

    断刃真人点点头,没计较这话,而是又问一句,“以你的推算,管红袖这样的年纪,是否还有可能抱丹?”

    这就是他和岳青的差别,老话说得好,没有一个执掌是简单的。

    但是冯君也足够圆滑,他笑着回答,“只要不放弃希望,抱丹的可能一直都有……譬如说还有仙竹故事。”

    “你这么回答,未免有点敷衍,”断刃真人对这话有些不满意,“我的意思是说,你能推演出抱丹几率,甚至可以提高抱丹概率……没错吧?”

    “卧槽!”孤月真人在自己的行在里听到这话,忍不住抬手一拍额头,“居然忘了这件大事,果然是当局者迷……这夏霓裳也真够过分的,悄悄给自己的荣勋争取好处,不知道知会一下友人。”

    大家都不傻,很多东西一点就透,而孤月真人尤为懊恼,他知道找冯君帮自己推演凝婴经过,却居然忘了自家门中,也有很多老龄上人。

    冯君却是不想直接承认,随着近期几场恶战,他在昆浩位面逐渐站稳了脚跟,名声也传了出去,也不用太担心别人知道自己这个能力,但是适当藏拙,还有很有必要的。

    所以他谨慎地回答,“抱丹这种事,主要还是看自身,若是条件不够,强求也是无益。”

    他没有正面承认,但是断刃真人已经听明白了——若是连这种逻辑都不懂,他也枉为一派执掌了,所以他沉声发话,“接下来,我有些私密事情,冯山主,可否去你的行在一叙?”

    私密请求,肯定就要屏蔽声音和神识感知了,这种时候比较容易动手脚,断刃执掌怕他多心,主动要求去他的行在。

    冯君笑一笑,“断刃执掌心怀坦荡光风霁月,就在这里说吧,不妨事的。”

    断刃真人放出了一个灵气罩,笑着发话,“冯山主不愧是性情中人,我看你和岳青师侄关系不错,未知推演过没有,他何时能凝婴?”

    冯君笑一笑,“他才晋阶金丹八层,凝婴应该还早吧?他也没跟我说过此事,我俩主要谈的是千钧道友的伤势。”

    他是笑着回答的,但是心里却忍不住一沉,不会是那件事吧?

    (更新到,风笑报名参加了起点的“荣誉征战”,手机APP的书架页面,大家顺手点个赞吧,最后,还是召唤月票。)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474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