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别无选择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别无选择

    田家的事情一发生,狩猎联盟很干脆地把张家剩下的三个上人也都杀了。

    联盟派两人过来,倒不是说什么“杀一人救一人”,而是纯粹向冯君证明:蒙啸天暗害你师弟,跟我们联盟真的没关系,张家其他三人我们都杀了。

    甚至这三个上人里,有两人根本就不在无尽之海发展。

    不过联盟下如此狠手,其实也是有原因的:经过调查,他们怀疑蒙啸天在吃里扒外。

    别人帮冯君搞株连,冯君多少是要表示一下谢意的,虽然他还没有想好,自己如果报复的话,是该报复狩猎联盟还是散修联盟。

    接见了对方的两名上人,冯君收下了人头,却退还了对方的其他礼物。

    那两人聊了一阵,跟冯君打问战斗细节,冯君却是含糊应对,不肯细说。

    到最后,对方实在无奈,“冯山主,我们听说,那艘战舟上是有金丹真人的?我们也不要求知道详细经过,只是想知道,那真人名唤什么?”

    “真人没有通名,”冯君很随意地回答,然后拿出一张画像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他素描的水平很普通,但是大致还能画个轮廓出来。

    那两位看过头像之后,交换个眼神,显然是已经认出了此人,“冯山主,你有此人的储物袋之类的东西没有?”

    冯君面无表情地回答,“金丹自曝了,什么也没留下,我没受伤已经很万幸了。”

    对方一名上人沉吟一下之后发话,“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此人名唤焦梦原,是空明山散修联盟新请来的供奉,冯山主您可以调查一下。”

    “人已经死了,就那样吧,”冯君不以为然地摆一下手,“你们狩猎联盟跟散修联盟的关系,我也有所耳闻,你们之间的事儿,不要牵扯上我,利用他人不是好品质,也让人反感。”

    另一名上人闻言,忙不迭解释,“冯山主,我们断断没有利用你的意思……”

    他的同伴拉他一把,使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了。

    于是冯君端茶送客。

    焦梦原死在了冯君手上!这消息没过多久就不胫而走,散修联盟和狩猎联盟爆发出了激烈的争吵,不过狩猎联盟有恃无恐——你们说焦梦原没做此事,把人摆出来呀。

    柳家兄弟却是表示,我们招揽焦真人不过才年余,而且他只是联盟的供奉,又不是盟主,我们也不好过分监督他,正经是他和蒙啸天走在一起——是你们狩猎联盟想挖墙角吧?

    狩猎联盟是真心猜到了,这是空明山设的局,只不过运气不好撞到了冯君的师弟——原本他们就怀疑,是蒙啸天出问题了,现在看来,还真是投靠了空明山。

    对此,狩猎联盟绝对不能忍,打着我们的旗号做坏事,而且还是栽赃,我们如果没有点反应的话,岂不是有人会怀疑我们提不动刀了?

    于是在无尽之海的周边,联盟对空明山势力展开了新的一轮的打压。

    两大势力搞摩擦,就又有无数散修被连累了。

    不过这一次,有人发明了新的避险法门,“你们这么欺负人,信不信我去白砾滩告状?”

    在现在的无尽之海,白砾滩就是个禁忌话题——田家的余孽还没全抓住呢。

    反正大多数人都知道,冯山主是个愿意替卑微的散修出头的人。

    当然,有些人并不认为,冯君会那么闲得无聊,只不过是联盟中张家三上人的遭遇告诉大家,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然而,这一招一旦管用,很多人就开始模仿,联盟里的人忍无可忍,最终还是爆发了,“特么的,倒不信随便一个人都能搭上冯君。”

    很不幸的是,他发作的这位,还真的是有些门路,“我联系不上冯山主,但是我战修里朋友多……你知道不,那些会装电灯的人,全都联系得上冯山主?”

    简而言之,冯君一怒悬赏田家,倒是让散修的生存状态改善了不少,在真正的凶险之处——比如说无尽之海,他的名头不能阻止杀人夺宝之类的事,但是日常待遇能改善也不错了。

    战修借着这次事件,又增加了一些曝光度,不过有人顺着战修的线儿,打听别的事——那艘战舟的东家,托他们来问,战舟是不是在冯君手里。

    “在我手里,”冯君并不掩饰这一点,并且回答说,“我还打算再入无尽之海。”

    来说情的这位只能苦笑了,他也是靠着冯君讨生活的战修,所以也不敢一门心思帮着外人,只能表示——按照规矩来说,狩猎队出现争端很正常,但是船东是无辜的。

    他这话真不是无理取闹,无尽之海那边一直是这种规矩——外来人打打杀杀跟当地人无关,但是想把战舟拿走,所有当地人都会反对你。

    狩猎联盟够不讲理了,跟当地人租船,最多也就是租费便宜一点——谁不给钱试一试?

    但是冯君压根儿不理这一套,他表示,“船东为他们提供了平台,我师弟还会遇难,我不找他们麻烦,只没收作案工具,已经很客气了吧?一定要我翻脸?”

    正说着话,聂赤凤进来了,“赤凤别院今日落成,邀请您前去庆贺一番。”

    别院落成,按说该有庆典的,修仙界也不例外,不过这里只是客栈性质不说,关键还是在冯君的土地上,这就不好大肆庆祝了。

    那位战修见状,也只能起身,恭恭敬敬地告辞。

    冯君见到聂赤凤,却是有点头大,“下一批候选弟子,什么时候才能送到?”

    “我都说了,没有下一批了,”聂赤凤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回答,“如果不是你,今生就这样了。”

    她是即将到点的年迈出尘上人,此前冯君给她推演的结果是,找一个又又修的伴侣,并且他还将天盲真人的推演,批驳得一文不值。

    聂赤凤年少斩赤龙,一辈子就没给过男人好脸色,不成想临到老了,让人接二连三地劝说,要她跟异性又又修。

    天盲真人的建议,她就直接推了,一来是她厌恶阴煞的人,二来就是那时还算年轻,总觉得死亡并不可怕——没准还会有什么机遇。

    但是现在寿数即将到头,她发现自己并不能坦然地面对死亡,最关键的是,冯君推演的结果是——阴煞派的修者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无须面对世仇,聂赤凤就能坦然很多,所以前一阵她托人从派里找了七八名男弟子,都是资质相符的——说实话,做这件事的时候,她心里羞躁得太厉害了。

    这一批男弟子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不过冯君的推演,在赤凤也已经是传说级别的事物了,过来长一长见识也是好了。

    来了之后不久,他们就加入了对别院的建设中,以为这才是真的任务。

    事情的真相是,冯君悄悄地帮着推演了一下,发现这几个弟子,匹配的程度并不高,也就提高四五个百分点——从百分之八提高到百分之十二,意义很大吗?

    他建议聂赤凤再找一批来,多找一些,也能提高几率。

    聂荣勋直接就爆发了,选这么一回就已经丢死人了,知情的两个姐妹差点笑掉大牙,我宁可死,也坚决不找第二批了。

    结果过不多久,她又讪讪地回来了,不是后悔了,而是……那些派内弟子下不了手啊,我大他们四百多岁——一旦传出去,我还不如寿终正寝的好。

    要面子真是一个陋习,冯君正感慨呢,冷不丁,聂荣勋提出了一个极其惊悚的要求:要不那啥……你推演一下咱俩的匹配程度?

    冯君的脸一黑,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敢埋汰我,后果很严重。

    聂荣勋嗫嚅着表示:我其实一直保养得挺好,身体发肤都还不错,吐气如兰。

    她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脸都快红成火龙果了。

    不是这个问题,冯君一本正经地表示:你大他们四百多岁,也大我四百多岁呢!

    你不是我赤凤的后辈,聂荣勋弱弱地回答,而且你是知情人……我不想让别人笑话我。

    说到最后,她转身溜了,末了还丢下一句: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若抱丹,会用往后余生保护你,岂不是好过曲涧磊那个男人?

    冯君压根儿就没考虑,结果两天之后,聂赤凤又来了。

    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一本正经地夸奖他:其实你长得挺英俊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会喜欢男人吗?冯君对这句话深表怀疑,所幸的是,他也有了对策:我是个非常滥情的人,你又有感情洁癖……好吧,因为滥情,我体内阳气已经不足了,对你无益。

    所以你最好的选择,还是多找一些有资质的小伙子,让我来匹配一下,派外的也可以考虑——乾修能有炉鼎,坤修就不能有吗?

    结果聂赤凤转身走人了。

    这次她还这样,冯君摇摇头,也懒得再安慰她了,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反正这是你的选择,真的看开了也算,以后的几十年,认真活好每一天。”

    聂赤凤歪着头想一想,“其实上次我说喜欢你,也是策略……我只是不讨厌你。”

    “问题的关键在于,除了你,我没别的可选了!”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452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