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悔不当初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悔不当初

    常真人赌咒发誓,说自己没有惹时捷,还好心提示了很多。

    没办法,来自冯君的悬赏,实在是太吓人了,强大如十方台,都不得不跪了。

    阴煞派倒是没跪,但是金丹真人的死伤,还多于十方台,最后据说是真仙发话,双方才罢斗——起码冯君没有输。

    那么此前,常真人为什么不敢接触冯君呢?因为冯君不怕那两家,他怕啊。

    一句话就能说明白,冯君极其强横,影响也大,但是短板也很明显……自身势力不够。

    而那两家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数百出尘,两位数的金丹,想阴掉一个小小的金丹家族,实在再容易不过,甚至可能都引不起冯君的注意。

    皇甫老祖笑着告诉他,冯君只是悬赏了苍山田家,内容还是杀一人救一人,目标是出尘期以上——其实就是灭掉这个家族的意思。

    一个家族没了出尘上人,连家族都称不上,基本上就是任人宰割,甚至连聚灵阵都不可能保得住,比一般的炼气期家族都不如。

    火红的时候有多么张扬,衰落的时候就有多少人落井下石。

    像那田上人随手诛杀炼气高阶的乘客,说明了什么?说明这是田家的日常操作。

    一旦没了出尘上人,合作过的伙伴都可能冲上来啃一口,什么姻亲之类的帮忙……不存在的,姻亲也要考虑,会不会受到冯君的迁怒。

    常真人倒是很奇怪,“田三强……好像也没得罪时捷,哦,我想起来了,杀了个小家伙,但是区区炼气期,没必要毁掉一个金丹家族吧?”

    其实,皇甫老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架不住冯山主不这么认为。

    所以他只能耐心地解释,“冯君对低阶修者很友善,战修互助联盟你该听说过吧……就是冯君支持的,关键这还是他师弟的遗愿,据说当时那炼气高阶说了句公道话,是不是?”

    常真人沉吟半天,才咂巴一下嘴巴,“啧,都是意气之争啊,皇甫道友,你说要不要通知一下间禾道友,让他自己解决了问题,向冯神医道个歉?”

    田家老祖叫田间禾——其实田家还有一个老祖宗,九百多岁了,闭关不出,如果田家遭遇什么大难,老祖宗会破关而出,发出最后一击,跟赤凤的荣勋堂差不多。

    “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皇甫老祖给出了警告,“你当时在船上,没有拦住蒙啸天把人带走,冯君不找你麻烦,已经算讲理了……常老哥,咱们相处一场,我把话说到,听不听在你。”

    “诶诶,别这样,”常真人也有点麻爪,“老弟,我就是跟你请教一下,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这边就先下手,没必要让别人占了便宜……这样好不好?”

    “不是吧?”皇甫老祖也是一愣,“你跟田家结亲不少,以你的性子,也好意思下手?”

    “为什么不行呢?”常真人淡淡地反问,“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老好人,所以你才会联系我,不担心我私下跟田家说,但是……田家这是必死之局了,我还客气什么?”

    他的话说得比较冷漠和势利,但是事实证明,他还是个有底线的人,“田家这个姻亲,不是很友好,不过我不计较,谁让人家有俩金丹呢?可是还有些家族,对他家很痛恨。”

    “我常家不会搀乎此事,但是……把这消息跟别家说一声,可不也是人情?”

    “千万不要!”皇甫老祖马上制止他,“赤凤、太清、青罡和天心台为了争杀人的名额,都快打起来了……那些家族都是什么身板,敢搀乎这种事?”

    其实他这话有点夸张,青罡还真是没人搀乎,别看岳青也待在白砾滩,但他的理由是,为了给弟子董千钧护法——当然,真正的缘由不能跟外人说。

    皇甫真人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向自己的朋友展示——这么大的事情,我能搀乎进去。

    起码常真人是很吃一套的,他愕然地发问,“这几家当然很厉害,但是我有点不了解……冯君的悬赏,还能被他们把持了?”

    “这不是把持不把持的问题,”皇甫老祖哭笑不得地解释,“四派五台目前在白砾滩有八个真人,明白吧……是八个真人,也没谁敢得罪冯君,敢把持了他的悬赏。”

    “但是常老哥,麻烦你搞清楚啊,对四派五台的弟子来说,那可都是机缘,你的朋友想抢他们的机缘……我就问你一句,他们可能活着兑现吗?”

    常真人是善于算计的人,人性不坏就是有点谨慎,一听这话他就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些名额……其实都内定了?”

    “倒也不是内定了,”皇甫老祖苦笑一声,“问题在于,谁敢跟他们抢?”

    常真人沉默半晌,最终长叹一声,“唉,散修真的不容易啊。”

    “呵呵,”皇甫老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田家可没以为,散修真的不容易,他们杀散修的时候,也一点不犹豫……忘了自己的出身啊。”

    “好嘞,我知道皇甫道友的意思了,如果需要,我可以作证,”常真人有点意兴索然,中断了双方的交流,然后又叹口气,“当时那个情境,不杀的话,场面容易乱啊。”

    其实站在他的角度上讲,化名狄上人的田三强当时的做法,可能有点残忍,不过本意是没错的——气氛不能被煽动起来,如果不是那么血腥,就更好了。

    感叹完之后,他又沉默一阵,才侧头发问,“澜山你怎么看?”

    合着澜山此刻就在常家,常真人知道皇甫真人找澜山,听了一阵之后,悄悄地把人招呼了过来,令其参与旁听。

    常家现在有两个出尘巅峰,其中一个还是十年内抱丹有望的,所以他不舍得把日常事务交给这俩人——万一根基受损就不好了,从蜕凡一层到出尘巅峰,抱丹就差这临门一脚了。

    当然,真的遇到事情了,该上也就上了,可是日常的杂务,就没必要了。

    所以澜山作为常真人外孙女的儿子,很得他的信任,也能做了常家不少主。

    这一次,澜山也没有让他失望,“我觉得,杀还是可以杀的,咱们不博‘杀一人救一人’的机缘,但是那些人过来杀人的时候,发现没人可杀了,咱们可以卖机缘啊!”

    “卖机缘!”常真人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年轻人了。

    他以自己的经验判断,觉得这不太可能实现,所以他认真地劝说,“澜山,你这有点想当然了,四派五台的弟子,都是非常骄傲的。”

    “不是亲手杀的人,他们不屑去购买这个机缘,说不定还会以为,你在小看他们,这种事我经历得太多了……那些人到底有多么骄傲,你真的无法想象。”

    他是经验之谈,但是澜山并不在意——他来常家是帮忙的,常家也不可能让他做主。

    所以他很坦率地回答,“那是看机缘大小了……三派一台都要争起来了,所以冯君的这个机缘,是非常重要的,咱们不求机缘,只求结个善缘,不算过分吧?”

    常真人沉默一阵,最终点点头,“果然是后生可畏。”

    常家能得到消息,当事的田家也不可能得不到消息,谁家还没有几个亲近的人?

    田间禾本来是在闭关中,他晋阶金丹三层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晋阶金丹四层就是水磨工夫了,不过这是自然规律,不需要着急,慢慢地来。

    但是这一天,他直接破关出来了,“三强、三强那个混蛋在哪里?”

    田三强刚从无尽之海狩猎回来,甚至都没来得及闭关,他要负责各种结算和物资分配,听说老祖招呼自己,马上就跑了过来,“老祖,您有事?”

    田间禾头上幻化出一只大手,直接抓住他,狠狠地甩到了假山上,价值一万多灵的玲珑珊瑚制作的假山被砸得四分五裂。

    田三强喷出一口血来,老祖发怒,他肯定不敢运用灵气护体——其实还是悄悄地用了一点,但是为了避免被发现,喷一口血也正常。

    他没问“我做错什么了”,老祖发怒,先捱着就对了,回头再问为什么。

    可是老祖这次的发作,不是一般的暴怒,根本不管他吐血了,从假山的废墟里捞出他来,又是狠狠一摔。

    这一摔就狠了,他身上的骨头起码断了十七八根,内脏也受损,他是彻底爬不起来了。

    这一次绝对不是装的——他悄悄运用的灵气还是少了点了,但是……多了就要被发现了。

    其实……这些出尘期的小花样,哪里瞒得过田间禾?

    以往他是不愿意计较,这次他是真的火了,大手再次变幻,又把田三强抓了起来。

    “叔祖,”田三强真不敢再被摔了,再摔就死了,哪怕他运足灵气,也吃不住一摔,关键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你让我死个明白成不?”

    “叔祖也想死个明白呀,”田间禾随手一甩,把他甩了出去,一时间泪流满面,“我都不知道会是谁来杀我,你说……当年你溺水,我为什么要救你呢?淹死了多好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4340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