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都想打包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都想打包

    冯君处理掉储物袋,又劳烦大佬扰乱一下气息。

    大佬扰乱气息的水平,不知道比他高多少,顺便就将他身上的海腥气处理掉了。

    然后冯君拿出手机,带着大佬直接回到了白砾滩。

    回了行在小院之后,冯君直接宣布闭关,还嘱托大家不要把自己回来的消息传出去。

    这一闭关就是十余天,再次出关的时候,白砾滩上又多了不少人。

    夏霓裳和孤月真人都回来了,这次对阴煞派的行动,不得不中止,两人得了门中密信,就回来等冯君出关——白砾滩到处都是赤凤和太清弟子,保密这种事儿,对他俩无效。

    事实上,这种事对天通商盟都无效,皇甫无瑕也特意赶了来。

    见面之后,她当然要先感慨冯君的修为提升,想当初她的修为比冯君还高,到现在人家出尘六层了,她还仅仅是出尘二层……这差距拉得有点太大了。

    不过有些东西是羡慕不来的,冯君的修为倒还在其次,人家斩金丹都斩了好几个,甚至还敢一对三埋伏金丹——如果不算那只妖兽的话。

    反正是别跟变态比呗,她倒也看得开。

    这次她找冯君的主要目的,是要采购凡物通讯设备,目前通讯设备的安装,在各大势力中是狂飙突进,皇甫家的安装队伍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除此之外,锅驼机的需求量也极大地增加,不过皇甫无瑕已经顾不上这点小钱了——按说她是商人,大钱小钱都赚才是正道,但是凡物通讯的安装,牵扯了她太多的精力。

    而且,安装锅驼机和通讯交换机,手艺是差不多的,天通基本上已经抽不出类似的人了,所以只能便宜了战修互助联盟。

    皇甫无瑕也是友情提示,告诉冯君——你该给战修们准备货了。

    冯君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过两天我给你调货,止戈山那边也会铺货。

    事实上,他也该给华夏准备原油了,近期他必须忙一波生意了。

    然而,皇甫无瑕还有别的事情,“有小道消息说,你得了一艘战舟?”

    冯君不动声色地发问,“这小道消息是哪儿来的?”

    “记得麻真人吗?”皇甫无瑕问了一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他的仇家是夏家,前些日子,夏家联合多个家族,灭掉了麻真人出身的黄家。”

    “这个我知道,”冯君点点头,“黄家的消息,还是我告诉夏家人的。”

    “黄家有一艘战舟的股份,”皇甫无瑕悠悠地发话,“夏家那几个家族,一直在争取战舟股份,但是战舟的股东们不同意,结果前不久,狩猎联盟租用了那艘战舟……”

    天底下的事儿,说巧还真的巧,冯君抢的战舟,居然还能跟这一家挂上关系。

    很显然,皇甫无瑕以为冯君出手,是别有用心,她挤眉弄眼地表示,“夏家那小妞长得不错,你这么帮她,倒也可以理解……”

    冯君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你瞎扯什么呢?我是想知道,消息怎么传出来的?”

    见他不耐烦,皇甫无瑕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笑眯眯地解释。

    船主找不到船,心情当然相当不爽,去狩猎联盟问,那边却回答说,这是蒙啸天蒙执事的个人行为,跟联盟无关,你去找他本人。

    狩猎联盟真没在意这件事,因为类似事件实在太多了,那些执事们打着联盟的旗号,四处低价租用战舟,甚至蒙执事是带了队伍去无尽之海,回来才失踪的,这也正常。

    船主实在没辙了,就发出了悬赏,找知情人提供情报。

    在此期间,战舟的信号出现了,持续了一天多的时间,不过很遗憾,他们只能分辨方向追踪,等追到一半的时候,信号又没了。

    不过最终还是有人私下来领这个悬赏:你们所说的方向,天星坊市外,曾经出现过一艘战舟,战舟里走出来的是冯君。

    冯君是谁,船东们也清楚,所以他们怀疑是夏家使的坏,反正没有真凭实据的话,谁也不敢来白砾滩送死。

    皇甫无瑕就是想提示他一下:夏家正为难着呢,动不动手是你的事,我只负责告知。

    冯君冷笑一声,“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过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

    少不得,他又将“师弟时捷”的故事重复一遍,着重强调是师弟已死,用师门秘术告知自己因果,他才愤而夺船杀人。

    具体的细节他没有讲,只是表示这事另一艘船的狩猎者知情。

    皇甫无瑕听得一脸的茫然,“你的师弟?”

    “我就不能有师弟?”冯君听得不高兴了,“那支狩猎队的主事者叫澜山,出尘八层,船上还有金丹……对了,那个苍平田家,你帮我放出风去,出尘期以上,杀一人救一人。”

    “不用放出风,”素淼真人的声音在小院里响起,“那个田家,我们太清包打了。”

    “凭啥呢,”夏霓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赤凤包打了,出尘期可以让给你们两个。”

    “夏道友,你这么做不合适,”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却是太清的孤月真人,“我可是已经让给你一个金丹了,注意点吃相好不好?”

    十方台供奉千山真人是他杀的,但那是他的友人,考虑到是跟夏霓裳合作杀的,所以他把首级让了出去,他只收了储物袋。

    真人的储物袋,收获当然不差,但是那颗脑袋可以换取冯君的一次全力推演。

    夏霓裳轻笑一声,“所以我让两个出尘期给你们……我们负责杀人,首级给你们。”

    “三位真人,”皇甫无瑕可怜兮兮地发话,“冯道兄是跟我在谈呀。”

    “你跟他关系那么好,凡物通讯都拿到手了,还差这点?”孤月真人不以为然地发话,“再不知足,我太清也派几个美女出尘上人来,你可就危险了哦。”

    “呵呵,”夏霓裳轻笑了起来,“我赤凤派在此,孤月道友你说美女?”

    “切,”孤月不以为然地哼一声,“赤凤坤修虽多,有几个比得上紫霞峰紫伊师侄的?”

    其实孔紫伊的相貌不算绝美,气质倒是极佳,不过说到底,她跟冯君走得很近,数遍赤凤派,还真没哪个坤修,跟冯君的关系比她更近。

    “紫伊确实不错,”夏霓裳倒是不生气,反而笑吟吟地发话,“你太清有她,何必跟我们抢这种杀人的买卖呢?”

    孤月真人这才反应过来,上了对方的当,不过比赛口才,他还真没怕过谁,“这田家滥杀无辜,我太清忝为四派之、之……之重要一员,自当带头锄奸铲恶、匡正世风!”

    “你们还吵吵什么,”又一个声音传来,却是岳青发话了,“不见季不胜已经溜了?”

    “我去追他回来,”孤月冷哼一声,“没个章程,成何体统!”

    随着他们这番折腾吗,第二天,冯君夺船杀人的消息,就在修仙界不胫而走。

    皇甫老祖跟散修的金丹家族联系比较多,同常真人也见过多次,虽然常真人是金丹中阶,但是家族不大,不像皇甫家四处开花,影响广泛,所以两人相处得比较融洽。

    皇甫真人听说此事之后,先联系了常真人,因为他对金丹家族了解颇多,不但知道澜山此人,更知道澜山是常真人的后辈,所以直接问他,澜山最近出去狩猎了没有?

    常真人跟他相熟,却也不可能什么话都说,见一个金丹打听出尘修者,就问你想知道什么,澜山要是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你可以先跟我说,我给你交待。

    皇甫老祖倒没有什么顾忌,他是金丹真人,但是皇甫家让他带上了经商的道路,所以各方面的交情都很注意,就说你问问澜山,遇到过一个叫时捷的人没有。

    “时捷?”常真人一听就头大了,“那不是个化名吗?”

    他否认不了那天发生的事情,狩猎队固然可以统一口径,但是还有买船票上船的散修呢,哪怕他提前把散修们干掉了,那不是还有船东派来的船老大一行人?

    “你果然知道,”皇甫老祖叹口气,“你没对他怎么样吧?听冯君的意思,不太恨你。”

    “哦,时捷就是冯君吗?”常真人假装不知道,然后恍然大悟地发话,“我说嘛,他的推演手段,跟传说中冯神医的手段有点像。”

    “完蛋!”皇甫老祖一拍大腿,“时捷真的死了?”

    常真人一听也懵了,“冯君不是‘不太恨我’吗?那他没死啊。”

    “你们要惨了,”皇甫真人叹口气,“那是冯山主的师弟……冯山主又开始悬赏了。”

    “我勒个去的!”常真人直接就炸了,“冯君还有师弟?那他、那他……那他师尊是?”

    他其实很想跟冯君拉一拉交情的,但是实在惹不起阴煞派和十方台,但是要说跟冯君打对台,再给他个胆子也不敢……人家一个人就敢埋伏阴煞三真人的!

    “不用说他师尊了,连他你也惹不起,”皇甫老祖并不是耿直,而是说话的艺术比较娴熟,这时候说话直一点没问题,“听你这意思是,当时你也在船上?没招惹时捷吧?”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4339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