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栽赃(一更贺萌主司空)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栽赃(一更贺萌主司空)

    冯君非常清楚,自己在昆浩位面修者的眼里,算是心慈手软的。

    最近好不容易心硬一些了,他肯定不能在女色上掉链子。

    所以他点点头,“这个嘛……奴役契约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他说的是考虑,所以动手杀人的时候,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表示我没有骗人。

    柳依依却是不疑有他或者说,她也许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总是有机会赌一把。

    所以她非常干脆地回答,“我是散修联盟的,我的叔祖是柳真人,怎么会加入狩猎联盟?”

    她的语速非常快,似乎很担心冯君反悔。

    “那你们怎么搞到一起了?”冯君不解地发问,这是他真正不懂的,“在我印象中,狩猎联盟和散修联盟不是很对付……难道是故意营造出来的假象?”

    这问题有点阴谋论的味道,不过这俩联盟不想引起四派五台关注的话,心存默契也正常。

    柳依依摇摇头,毫不犹豫地回答,“不是假象,两家关系不止是不好,而是很糟糕。”

    “那我就奇怪了,”冯君拿出两块令牌来,“蒙啸天这算怎么回事?”

    “他投靠了散修联盟,”柳依依的回答就跟不过脑子一样,要多快有多快,似乎想借此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焦真人也是散修联盟的,现在联盟大力往无尽之海发展……”

    “你稍等一下,”冯君打断了她的话,“散修联盟在空明山吧,你的意思是说,空明山打算往无尽之海发展……隔着千万里以上?”

    “两个联盟发展的对象都是散修,这两处也是散修最大的两个集中地,”柳依依的答案真的是张嘴就来,“无尽之海的收益很不错,但是狩猎联盟一直很歧视散修联盟……”

    在她的嘴里,散修联盟是正义的,想为散修谋福利,不过狩猎联盟一直在压榨散修他们不敢欺负四派五台的弟子,反而沦落成为他们的帮凶。

    从某种角度上讲,她的陈述不算错误,狩猎联盟原本就是以压榨散修和小势力为主。

    而且现在散修联盟已经六名真人了,空明山维持不了这么大的场面,必须向外发展。

    但是想要向外发展,又谈何容易?他们缩在空明山没人管,可一旦扩张,会触碰到各个不同势力的利益,没谁会忍受这种挑衅不但涉及利益,还涉及尊严。

    所以他们把目光放在了无尽之海虽然距离空明山比较远,但是利益丰厚啊。

    关键是那里主事的,不是什么正经势力,而是“狩猎联盟”,也是散修的组织。

    而且这个联盟……还多次不卖散修联盟的帐,得罪他们不浅。

    散修联盟其实试探了一下,是不是能跟狩猎联盟合作,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那散修联盟也就不客气了,直接暗中出手,开始逐步分化瓦解狩猎联盟,悄悄地侵蚀狩猎联盟的地盘。

    像这个蒙啸天,原本是狩猎联盟的执事,在联盟里也有头有脸,但是自家子侄不小心撞上了四派弟子,被打了一个半死,终生残废,联盟不肯帮着出头,他心里就有怨气。

    散修联盟稍微收买一下,他就做了兼职。

    而他遇到冯君的时候,是代表狩猎联盟招揽人,冯君不买账,所以在他回来的时候,蒙啸天又以狩猎联盟的身份把他抓起来这一切手段,都是激起散修对狩猎联盟的愤怒。

    他以联盟执事的身份,帮另一个联盟办事,真的不要太方便。

    而眼下这一艘战舟上死亡的修者,除了散修,就是散修联盟的人,焦真人也是散修联盟的是联盟新招来的真人。

    为了招揽此人,柳家兄弟不惜推出了侄孙女做诱饵严格来说,柳依依还真跟他俩是一个家族的,只不过亲缘关系就非常远了。

    柳真人的侄孙女,还是传说中的纯阴炉鼎,焦真人也扛不住这诱惑等她出尘之时采摘红丸,提升一阶应该不算难事。

    再说了,这就跟柳家兄弟成亲戚了,在整个昆浩位面,也能叫得上字号了。

    焦真人觉得这诱饵很香甜,甚至他对柳依依都很和气采红丸可也分强采和顺采的!

    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柳依依穿插了一下自己的感受其实我看不上他。

    继续刚才的话题,蒙啸天在澜山、狄上人甚至常真人面前,强行要带走冯君,也是为了刺激这些人对狩猎联盟生出怨恨。

    事实上这艘战舟,目前冯君掌控的战舟,根本就不是狩猎联盟的战舟,而是散修联盟租用的战舟。

    为什么蒙啸天不去临海坊市找冯君的麻烦?一来他要刺激起散修的反感,但是更关键的是,这艘战舟进入临海坊市之后,很容易被人认出,这就不是狩猎联盟的,而是假冒的!

    狩猎联盟那么大的盘子,战舟很容易假冒吗?没有制式战舟?

    这个……还真的没有,乌合之众就是这个样子,狩猎联盟里一共有三艘战舟,分属三个真人,倒是统一了标识,算是大家都知道的狩猎联盟的战舟。

    但是这三艘战舟……一般它不出动啊,身为有活力的社会组织的领导人,必须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对他们来说,战舟是彰显身份的象征,而不是去搏杀战斗的。

    事实上,这三艘战舟,都是他们自己添了点灵石进去,才买下来的,这么处置别人不能说什么狩猎联盟赚的灵石,要用来养小弟,没钱去添置战舟。

    也就是说,狩猎联盟号称是“狩猎”,但是很多利益体现在对无尽之海周边的掌控上,而不是狩猎上出海打打杀杀多辛苦啊,哪里有盘剥普通人来得轻松。

    当然,愿意出海狩猎的联盟成员也不少,不管哪个年代什么背景,总不缺乏有追求的人。

    那么没战舟怎么办?租呗,租给别人一万,租给狩猎联盟八千有种你不租试一试?

    事实上,有些狩猎联盟的人低价租了战舟,加点价转手就租了出去,也是一门生意。

    这些话就扯得多了,简而言之,狩猎联盟也会组织大量的散修去狩猎,但是制式战舟是没有的就是临时租用战舟,而且已经成为惯例了。

    所以蒙啸天并不担心别人发现,他的战舟里其实不是狩猎联盟的成员。

    至于焦真人的存在,更不用担心别人质疑谁有资格来质疑?

    蒙啸天把这一切都算计得很好,所以当他发现,“时捷”出现在血雾岛的时候,肯定要把这人抓过来如果轻易放过你,怎么彰显狩猎联盟的恶名?

    听到这里,冯君终于明白了这两个联盟之间的复杂关系。

    怎么说呢?谁也有对谁也有错活着就是最大的道理,谁都想生存下去。

    不过冯君不会考虑他们的评判标准不管是谁做评判,也只会先从自身出发!

    这出发点源于利益、人情、阵营或者是……理想。

    所以他思索一下之后发问,“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话,我会是什么结局?”

    柳依依怔了一怔,欲言又止,最后叹口气,“假设不存在的事情……我不擅长。”

    “你必须擅长,”冯君冷笑一声,“我本来是要杀了你,现在正考虑给你一个奴仆契约。”

    这世界的丑恶太多了,不如敞开来说。

    事实上,他确实改变了一些主意,不是见色起意他坚决否认这一点,只要他愿意,家里起码还有好些颗红丸待摘,具体是谁……读者都会数的。

    他觉得自己收到的信息,非常完整、条理清晰而且具有很强的逻辑性,这个问询的效果,要远远强于搜魂。

    搜魂好不好?未必好,很多信息是混乱的,没有条理,强只是强在真实,但是把这些真实的因果串起来,需要大量的时间,万一漏掉一环,想要找真相,那可就真的费劲了。

    而且,人家还可以暴炸啊,断掉你搜魂的可能。

    在此之前,冯君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愿意配合的俘虏,考虑到柳依依说过,怨恨叔祖将自己送给外人做炉鼎,他可以认为,她有说真话的可能。

    总之,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但是他还要追问,“我只想知道,我会是什么结果?”

    柳依依怔了一怔,深吸一口气,眼睛也闭上了,“你真想知道?”

    “这不是废话吗?”冯君冷笑一声,然后抬手拍一拍她的肩头……他可以发誓,这不是占便宜的意思,“我说,你怎么跟上人说话呢?”

    柳依依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才要说话,眼泪却是从她闭着的眼中,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特么什么都没做呢,就哭成这样,”冯君轻喟一声,抬起了手,“投个好胎。”

    “不!”柳依依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眼睛刷地就张开了,泪水依旧在哗哗地流着,嘴里却是在大吼,“我不想投胎,我说实话……他们是想杀了你!”

    说完之后,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瘫坐在船舱的地板上,呜呜地哽咽着,眼泪如泉涌一般,哗哗地流到了地板上。

    冯君的手,忍不住停在了空中:杀个美女,怎么就这么难呢?

    作者你这创作能力,还停留在上一个世纪吧?

    (第一更,贺萌主慢司空,下旬了,有人看出新的月票了吗?)

    

    http://www.cxbz958.com/dashujuxiuxian/12378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