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0章 幻象,他的阿宁死了

第120章 幻象,他的阿宁死了

    顾琳琅从地上站起来,连连摇头:“没事的,我不痛。”

    薄老夫人面上难得见了笑容,起身开口:“行了,都先出去吧,小年也该多休息下,不能吵闹。”

    几个人都起身出去,顾琳琅不甘心地看一眼仍留在病房里的陆宁,就对上了陆宁轻笑着看向她的视线。

    她立刻将目光收了回去,再慌张也只能先离开了病房。

    薄斯年拍了拍陆宁的手,“陪我睡会。”

    他总觉得不安,醒来的那一刻没看到她,就感觉她是又逃了。

    这段时间昏迷也总是梦到她倒在了那雪地上,浑身都是血。

    那些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他现在都有些记忆错乱,就好像当日受伤奄奄一息的人是她。

    陆宁回过神来,看着他,再环顾着四周的病房:“在这睡?”

    “嗯。”薄斯年看她这副反应,轻笑了一声。

    心里那种不踏实,也总算是缓解了些。

    陆宁拧了拧眉,起身坐到了旁边的陪护床上去。“还是算了吧,这是医院。”

    “想什么呢?只是休息一下,我还能在这吃了你?”

    “那也不行。”她皱着眉摇头。

    薄斯年无奈地盯着她看。

    这样看着,他总觉得有些虚幻,似乎只有把她抱紧在怀里,他才能真的确定,她是还在这里的。

    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脑子里无数种幻象不断重现,最多的幻象就是在那个废弃厂房里,盛满熔浆的铁罐砸向她头上的那一刻,他没来得及将她抱开来。

    她死了,他甚至觉得,她死了。

    那种感觉让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怕失去她,想将她锁到身边来。

    他克制着,将那种感觉压回去,再说了一句:“那今天出院回家吧。”

    “可你身体才刚……”

    “我没事,昏迷这段时间,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回去吧,你待这也不习惯。”

    他语气有些急,但还是尽量保持着平静。

    陆宁没再应声,她脑子里想起被带到了庄园的赵四。

    如果今晚回去的话,她没准能去见那个男人一面。

    能早日查清楚两年前那些事情,让顾琳琅得到该有的下场,她也好早些跟宋知舟离开。

    她这样失神的模样,在他眼里显得更加不真实,如同一碰就碎的气泡。

    薄斯年出声叫她:“那不睡觉,你坐这里来。”

    陆宁起身,坐到他身边去,就看到他格外仔细地挨近了打量她,就像是用放大镜观察什么微小物体。

    陆宁一脸莫名其妙:“你这样盯着我看做什么?”

    薄斯年将脸移开了些,又伸手摸了摸她的侧脸,轻声问她:“阿宁,那天你没出事吧?”

    “我没事啊,我又没受伤。”陆宁应着。

    那天除了被曹虎割破了脖子上一点皮,她从窗口跳下去的时候,都是整个被薄斯年护在怀里的,没再受半点伤。

    薄斯年松了一口气,突然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力道有些大。

    陆宁脸上一块皮肤被捏红,紧皱着眉捂住了脸:“你干什么啊!”

    薄斯年笑着揉了揉她的脸,然后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不等了,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几个医生进来,劝着说多住院观察几天,再是薄老夫人和穆雅丹进来劝。

    薄斯年半句话不听,铁了心要回去,在医生无奈帮他拆手上的针时,他另一只手一直牵紧了陆宁。

    从回到病房开始,陆宁就感觉他很奇怪,盯着她看的眼神,更加奇怪。

    她甚至感觉,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那天他带她去墓地时,看着他养父母墓碑时的眼神。

    就像是,眷恋而不舍地看着一个死人。

    在“死人”那个词在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时候,陆宁自己都吓了一跳,没忍住问了声一旁的医生。

    “医生,他脑子之类的都没问题吧?”

    这一次,她对上了医生怪异的眼神,还有穆雅丹狠狠瞪了她一眼。

    因为刚醒还不能多耗费体力,陈叔给薄斯年推了轮椅进来。

    薄斯年直接绕开轮椅,起身进换衣间换了衣服,再给陆宁包好了厚厚的围巾,牵紧了她的手出了病房。

    他使不上多少力气,但尽力地去握紧了她的手。

    陈叔有些着急地在后面跟上去,小心开口:“先生,您身体刚恢复,还是慢点走吧。”

    薄斯年似乎是没有听见,拉着陆宁进了电梯,在薄家长辈跟进来时,他就垂眸只盯着她。

    这样肆意打量着的目光,让陆宁有些不自在,将头低了下去。

    下了楼再上车时,薄斯年护着陆宁的头顶让她进了后座,自己再上车。

    穆雅丹在后面跟过来,不放心地说着:“妈跟你一起回趟庄园吧,你这样急着出院,怎么让人放心。”

    薄斯年却似乎是没听到,直到陆宁伸手杵了下他的手臂,他才侧目看向了车门外。

    他看着愣了一下,倒似乎有些诧异穆雅丹怎么在这里,再淡声开口:“妈回去吧,我没事。”

    穆雅丹皱了皱眉,退开了一步,看到薄斯年直接关上了车门。

    陆宁察觉到有些不对劲,问了他一句:“刚刚你妈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说了吗?”薄斯年应了一句。

    前面开车的陈叔,立刻诧异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陆宁再问他:“那刚刚进电梯时,陈叔跟你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男人摩挲着她的手背,回想了一下:“没说吧。”

    这一次,她跟陈叔都愣住了。

    像听力之类的这些检查,医院都仔细做过了的,没有问题。

    陆宁放低了声音问他:“那我的声音呢?”

    “阿宁,我耳朵没问题。”薄斯年盯着她,蹙了下眉头。

    陆宁沉默了下来,回想起在病房时,顾琳琅叫他喝点水时,他似乎是也没听到。

    还有他这样一直看着她的眼神,也是怪怪的,这算是怎么回事?

    一直到回了庄园,她脑子里都是乱的。

    可各项检查医院都做过了,他无论是听力,还是意识各方面,都并未检查出异常。

    进了门,吴婶已经备好了一大桌子的菜。

    陆宁看向餐桌,“先吃点东西吧。”

    “先回卧室。”他步子不停,牵着她就往楼上走。

    http://www.cxbz958.com/boshaodeerhunzuiqi/21464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