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北颂 > 第0194章 张元吴昊?

第0194章 张元吴昊?

    若是能趁机从西夏、或者辽国身上剜下一块肉,也能大壮国威,为赵祯登基增添声势,为以后收复燕云奠定基础。

    然而,刘娥在得知了此事以后,非但不允,还指着寇准是无端揣测,想伺机谋夺兵权。

    寇准为此,跟刘娥大吵了一架。

    最后在丁谓、吕夷简偏帮下,此事无疾而终。

    “一帮子棒槌……”

    寇季朗声骂了一句,随手把手里的信件扔到了火盆里,任由它燃烧成了灰烬。

    小小青塘,内忧外患之际,都能借此谋划一二。

    堂堂大宋,比青塘大的远不止一星半点,比青塘强了远不止一星半点,居然甘愿放弃大好的机会,原地踏步。

    当真是了不起。

    寇季依稀记得,史书上夏辽之间打过的大仗,不止一次。

    每一次动手,双方加起来的人数,多达百万,几乎是抽空了各部精锐,在打仗。

    大宋要是趁机出手,一定能从夏辽之间剜下不少肉。

    可在夏辽大仗的时候,大宋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时机。

    错过了时机以后,非但没有感觉到后悔和惋惜,反而在夏辽两国罢手,休养生息很久以后,再对人家出手。

    这算什么?

    讲义气?

    国与国之间,你跟人讲义气?

    你也是了不起。

    “老子管你们去死啊!以老子如今的地位,混吃等死,也能富贵荣华的过一辈子。”

    寇季伸长了腿,迈步下了寇公车,骂了一句。

    “你是谁老子?”

    寇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等到话音落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寇季的卧房里。

    寇季见了寇准,收起了脸上的怒容,淡然道:“祖父,您怎么过来了?”

    寇准上下打量了一眼寇季,道:“怎么,不欢迎老夫?”

    寇季摆手道:“不敢不敢……”

    寇准瞥向他,道:“腿上的伤势好了?”

    寇季点头道:“养了这么多日,应该差不多了。”

    寇准翻了个白眼道:“回头再让府上的大夫瞧瞧,别留下病根。”

    寇季点头道:“知道了。”

    寇准盯着寇季道:“老夫听你在骂人,看来太后等人的意思,你也知道了?”

    寇季无语道:“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去,我能不骂人吗?”

    寇准瞥了寇季一眼,淡然道:“此事只是你我祖孙二人的猜测,没有实证,朝廷没办法因为你我二人的猜测出兵。”

    寇季无奈道:“我就怕等实证出现的时候,朝廷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寇准道:“老夫已经吩咐潜伏在辽国的探子,密切的注意辽国的动向了。辽皇真的要有动作,一定会漏出马脚的。一旦辽皇露出了马脚,老夫一定会找太后,借机出兵的。”

    寇季撇撇嘴,低声道:“但愿如此吧。”

    事到如今,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辽人要征讨西夏,朝廷必然不会出兵。

    那就只能继续等着,等着辽人露出马脚的那一刻。

    祖孙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寇准让寇忠去招来了府上的大夫。

    府上大夫查验了一下寇季的腿,缓缓点头道:“小少爷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可以走动了。”

    听到这话,寇准满意的点点头。

    又叮嘱了寇季几句,就离开了寇季的卧房。

    寇季活动了活动腿脚,换上了衣服,揣上了钱,准备离开四君园,去外面活动活动。

    他在寇府里闷了有些日子了,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刚走到四君园门口,就被送寇准回去以后返回来的寇忠给拦下了。

    “小少爷,您等等。”

    寇季止步,疑惑的看着寇忠道:“有事?”

    寇忠点头道:“老家来信了。您那位兄长的事情,少爷也在信里解释清楚了。”

    寇季赶忙道:“快快取来。”

    寇忠从袖子里取出了信件,递给了寇季。

    寇季翻开仔细阅读了一番,叹气道:“那厮果然骗了我。”

    寇礼在信中言明,他并未有强占民女之举。

    那厮本姓胡,叫胡庆,他在华州招惹了祸事,被下了狱。

    他的娘亲为了救他,就找上了寇礼。

    寇礼没有答应,那厮的娘亲就设计爬上了寇礼的床。

    寇礼被迫纳了那厮的娘亲为妾,并且救出了他。

    然而那厮在出了牢房以后,不仅没有去拜会寇礼,反而以寇礼的名义,在衙门里支取了一笔钱财,拿着钱,直奔汴京城而来。

    寇季收起了信,道:“我去牢里看看他……”

    说完这话,不等寇忠有反应,寇季就出了寇府门口,直奔刑部大牢。

    到了刑部大牢门口,守牢门的牢头,见到了寇季,没敢阻拦,放了寇季进去。

    寇季在牢房里找了一圈,才找到了那个冒充他兄长的胡庆。

    胡庆虽然人在牢里,但也没受罪,在牢里待了多日,不仅没瘦,反而胖了不少。

    看得出曹佾在把胡庆送进牢房以后,有特别交代。

    寇季瞧见了胡庆,沉声道:“胡庆,你的事发了……”

    胡庆听到这话,浑身哆嗦了一下,咬牙道:“我是你兄长,族谱上落了名字的,你得保我。”

    寇季不屑的道:“那是你娘设计坑了我爹,我爹能把你的名字落入寇氏族谱,也能把你的名字踢出去。就算我爹被你娘忽悠的不愿意把你的名字从族谱上踢出去,我一样可以找我祖父,把你的名字从寇氏族谱中踢出去。”

    寇季盯着胡庆,冷声道:“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别跟我耍心眼。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胡庆心中惧怕寇季的话,但是仍旧咬着牙没说话。

    寇季冷哼一声道:“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牢头?”

    “小人在呢!”

    寇季招呼了一声,牢头点头哈腰的凑到了寇季身前。

    寇季盯着胡庆,冷冷的道:“牢头,把你们那些拿手的绝活都给我拿出来,好好招待招待他。”

    牢头闻言,点头道:“小人明白……”

    顿了顿,牢头补充道:“大人,小人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会要命,到时候您可得多替小人们担待着点。”

    寇季冷声道:“尽管施为……”

    “有大人这句哈,小人就放心了。”

    “……”

    寇季跟牢头的对话,着实把胡庆吓的不轻。

    胡庆见牢头要去拿刑具,赶忙爬到牢房的栏杆处,大喊大叫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寇季盯着他,冷声道:“那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胆敢再跟我说一句谎话,我就宰了你。”

    胡庆猛点头,他一五一十的把他犯的事,以及如何被救出来的过程说了一遍。

    大致上跟寇礼在信上说的差不多。

    他从华州华阴县牢房里出来以后的遭遇,却比寇礼说的还要清楚。

    胡庆当日被寇礼救出了牢房以后,并没有跟着寇礼回府,而是折道去找了自己的至交好友张华。

    他把自己的遭遇跟张华讲了一遍。

    张华给他出主意,让他去衙门里支取钱财,然后拿着钱财来汴京城找寇季的。

    张华给他分析的时候称,寇府做主的人,并非寇礼,而是寇准和寇季。

    不然,寇礼也不会被送回华州,寇季却留在了汴京城。

    所以胡庆能不能成为寇礼的儿子,寇季的兄弟,还得寇季说了算。

    所以张华给胡庆出主意,让他到汴京城里来找寇季,坐实他们的兄弟身份。

    借此攀上寇家,谋一份锦绣前程。

    寇季听完了胡庆的讲述,眯着眼道:“你口中的这位张华,倒是个人物,分析的倒也透彻。但他敢谋划我们寇府,我看他是活腻了!”

    胡庆张了张嘴,却没敢说话。

    寇季瞥向他,道:“仔细跟我说说这个张华。他一味的窜所你图谋锦绣前程,肯定也是一个喜欢追求名利的人。我很想送他一份锦绣前程。

    送他去阎王爷哪儿,当一个判官。”

    胡庆听到这话,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了跟寇季实话实说。

    “张华是华州华阴人,跟我是同窗,但他比我的学识好,也比我文章写得好,是华阴县有名的才子。只等朝廷开科取士,他就能金榜题名。”

    寇季冷冷的道:“难怪你这么相信他的话,原来你心里很佩服他。不然你也不会说出他会金榜题名这句话。”

    胡庆闻言,垂下了脑袋。

    许久以后,他又抬起了头,道:“对了,张华还有一个字,叫雷复。平日里我都称呼他雷复兄。”

    寇季瞪了胡庆一眼,自语道:“张华……张雷复……我记住了……”

    胡庆听到这话,知道张华是被寇季惦记上了。

    他心里有点懊悔,觉得不该出卖朋友。

    但是为了保全自己,他不得不这么做。

    寇季却没理会他,他念叨着张雷复三个字,他总觉得张雷复这三个字有点耳熟。

    念叨了许久,他猛然瞪起眼,想起了张雷复是谁。

    “原来张华就是张元!”

    寇季盯着胡庆,沉声道:“你姓胡,又是张元的好友,那么你就是吴昊。”

    寇季上下打量着胡庆,幽幽的道:“没想到我还没跟西夏对上,倒是先撞上了你们二人。”

    张华是何人,无人知晓。

    但张元在史书上,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一个在大宋屡试不中,最后一恼,投了西夏,帮助李元昊征灭大宋的西夏宰相。

    史书上记载,张元在投靠西夏之前,本名不详,只知道姓张,字雷复,华州华阴人。

    他还有一个至交,本姓胡,名字不详,投靠了西夏人以后,改名叫做吴昊。

    如今姓氏、字、籍贯都对上了。

    那么张华、胡庆二人,必然是史书上投靠了西夏的张元、吴昊二人。

    寇季没料到,他居然能撞上这二人,其中一人还入了寇氏,要跟他做兄弟。

    若非他出现的话,寇准的命运不会改写,寇礼的命运也不会改写。

    如今他不止改写了寇准、寇礼的命运,还间接的影响到了很多人的命运。

    “还真是煽一煽蝴蝶翅膀,地覆天翻啊……”

    寇季感叹了一句,对胡庆道:“你先在牢里待着,等我抓到了张华,再好好收拾你们。”

    不等胡庆说话,寇季就离开了刑部大牢。

    然后一路奔往了曹府。

    到了曹府,经过了通传以后,直接去了曹佾住着的院子。

    曹佾见到了寇季,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他跟着寇季,虽然占了不少便宜,可同样也沾染上了不少麻烦。

    他还年轻,在朝堂上混迹的时间也不久,哪有手段能处理这些麻烦。

    虽说最后寇季都会处理妥当,但是他总是提心吊胆的,心里不是滋味。

    若不是跟寇季处久了,多少有点感情,他估计会跟寇季打一场,出出气。

    曹佾刚要张口,问明寇季来意,就听寇季道:“曹佾,你立刻回刑部,帮我开一卷文书,捉拿华州华阴士子张华张雷复,令华阴县即可将张华押解进京。”

    曹佾闻言一愣,皱眉道:“他得罪你了?”

    寇季点头道:“差不多……”

    曹佾低声道:“虽说如今刑部掌了权,可直接下发文书给华阴县,仍有不少麻烦。”

    寇季摆手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去信给华阴县,让我爹配合你们刑部办案。”

    曹佾点头道:“那就好……”

    顿了顿,曹佾疑问道:“顶一个什么罪名好?”

    寇季沉吟了一下,幽幽的道:“通敌卖国!”

    曹佾一脸愕然,“这个罪名会不会太大了。一旦大理寺核查下来,很容易查到你我头上。”

    寇季淡然道:“人来了直接押解到刑部大牢,你不要在刑部文书里面留底,大理寺就算想核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曹佾点点头道:“我这就去给你办。”

    当即,曹佾先去申请解除了禁足,然后就到刑部衙门去帮寇季开具了捉拿张华的文书。

    寇季拿到了文书以后,送到了驿站,让人用八百里加急,送去了华阴县。

    相信要不了几日,张华就会被送到汴京城里。

    到那个时候,张华胡庆全握在他手里,是杀是用,就全屏他心意。

    但不论是杀是用,寇季都不会再让他们叛出大宋,去投靠西夏。

    

    http://www.cxbz958.com/beisong/11269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